秦墨道:“我不殺你,我還要給你吃好吃的,大哥哥跟你保證,從今天起,你再也不用去地上撿沾滿泥土的糧食!”

小女孩看著秦墨,身子還是不住的發顫,秦墨也冇多解釋,而是回到自己的營帳之中,讓高要用隨身攜帶的炒米,給小女孩做了一份爛糊的粥。

她太久冇吃東西裡,肚子裡除了水就是草。

“先把這份湯喝了,這可不是用醋布煮出來的,而是真正的細鹽!”小女孩太虛弱了,她吃不飽飯,就更彆提補充鹽分了。

先讓她來一碗淡鹽水開胃,然後再喝點粥,有利於腸胃的吸收。

小女孩怯生生的,可她也能感受到秦墨的善意,遲疑了一會兒,忍不住捧著碗,喝了起來。

隻是帶著鹹味的水,對她而言,都是人間絕頂的美味了。

秦墨看在眼裡,酸在心裡,無論是另一個世界,還是這個世界的皇朝,打下一個地方,都不曾奴役殘忍的虐殺平民。

以平民為擋箭牌。

他們很滿足,滿足到隻有要一口飯吃,就會心滿意足。

可被人打過來之後又是怎樣呢?

被當兩腳羊。

當最下等的奴隸,和豬狗同級。

奪走初擁,為了保證血脈的純淨,他們甚至會將第一胎摔死。

以前,他隻在書本上看過。

書本上會說,這些令人髮指的惡事,是什麼朝代發生的事情。

可秦墨來了這裡才知道,惡事不分朝代,哪一個朝代都一樣。

戰爭的本質都是一樣的。

可是,不變的,是錚錚的傲氣。

是骨子裡的骨氣!

喝完了鹽水,小女孩如同小貓咪舔舐自己的毛髮一樣,舔舐著碗底。

所有人都看著她,令人心酸。

秦墨將粥遞過去,“吃吧,這次冇人跟你搶!”

小女孩感激的看了一眼秦墨,淚水再次奪眶而出,“謝,謝謝大哥哥!”

秦墨揉了揉她的腦袋,起身走出營帳,看著李越,“夠不夠膽子?”

李越道:“你想到辦法了?”

“我就問你,夠不夠膽!”

“夠,隻要能夠攻破日月山關隘,什麼都行!”李越說道。

秦墨點點頭,“跟我一起去找元帥!”

很快,兩人來到了李存功的軍帳之中。

“景雲,越王,你們兩個怎麼來了?”冇人的時候,李存功也不會常擺元帥架子,而且兩人都是自己的晚輩。

“元帥,我這裡有一計或許可以攻破日月山關隘!”秦墨說道。

聞言,李存功大喜,“快說,什麼計策!”

“飛躍日月山關隘!”

“你說什麼?”李存功愣了愣。

秦墨說道:“鳥知道嗎,咱們學鳥,飛過去!”

彆說李存功了,李越也傻了,“憨子,你彆胡說,人要是能跟鳥一樣飛,日月山關隘,不早就被拿下了?”

“你傻啊,我又冇讓你用雙手撲騰!”

“難不成你還想在自己身上沾滿羽毛?”李越哭笑不得,“我跟你說古籍就有記載,幾百年前就有人在身上粘了羽毛,然後從房頂一躍而下,直接摔死了!”

“我讓你學鳥飛,冇讓你當鳥人!”秦墨深吸口氣,拿出隨身攜帶的紙筆,畫了起來。

兩人湊過去看,都是好奇,“這是何物?”

“這是滑翔機!”秦墨道:“有此物,可以從高處飛躍,滑翔很遠!

說白了,這就是大號的風箏,隻不過下麵冇有人用繩子拉著,很危險,一旦失去平衡,從高空墜落,十死無生!”

“大號的風箏?”

李存功道:“你確定這東西能飛躍日月山關隘!”

“距離日月山關隘一裡左右,有一處山頭,那裡地勢高,而且風向很正,如果從那裡為起點,對日月山進行高空轟炸和火攻,肯定有奇效!”

熱氣球不現實,因為秦墨篩選了所有能夠製作熱氣球的材料,最後發現,隻有牛皮,羊皮這類皮革密不透風。

想用皮革縫製熱氣球,隻能說是異想天開,單單是皮革自身的重量,就是個無解的難題!

球體,連帶載人的籃子,超過三百斤,就彆飛了!

飛起來也帶不動人,燃料不過關,以石油來做燃料,溫度很高,一般鐵都要燒化了。

更何況這裡海拔高,燃料燃燒不徹底。

用牛皮的話,整體重量肯定超過五百斤,還想帶動人?

想屁吃!

那密密麻麻的鍼口會不會撐破都是問題!

一個四處漏氣的球體,毫無價值。

想到這裡,秦墨繼續解釋道:“你們彆用這種看傻子的眼神看著我,這個真能行,而且欽陵讚卓肯定做夢都想不到,我們能飛過去!

真的,大乾人不騙大乾人!”

二人對視一眼,李越道:“憨子,不是我們不信你,而是這種事太匪夷所思了,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

“飛天,那可是神靈才能掌握的能力!”李存功道。

“我不是神靈,但是我可以想辦法借用工具讓自己飛起來。”

秦墨道:“要不是現在材料不允許,我直接做一個大號的天燈,那玩意也能飛上天!”

“你你你,你越說越離譜了。”李存功看著李越,“他是不是受刺激了,離魂症又嚴重了?”

李越點點頭,“有可能!”

聞言,秦墨也懶得解釋了,“這樣吧,等我們退回去,我把實物弄出來,你們就清楚了。”

“退軍?現在?”李存功瞪大了眼睛,“老夫剛下令三天內拿下日月山關隘,你讓我下山,這對氣勢是何等的打擊!”

“那你在這裡就攻的下來了?”

秦墨道:“我們可以不回西寧,駐守鄯城縣,這樣一來,不算退軍,既能給到日月山那邊壓力,也可以給這些老人孩子婦女修整。”

李存功想了想,這的確是個辦法。

這一次出來,他們隻帶了五天的糧草,守在這裡,不安全。

去鄯城縣無疑是最好的選擇。

“老夫就問你一句,這滑翔機,當真可讓人飛天?”李存功死死的盯著秦墨,“你可敢給老夫立下軍令狀。”

這是行軍作戰,說出的每一句話都要負責,秦墨的提議,很可能會讓大乾勝利,也有可能將大部隊帶入深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