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推薦:

好美的詞,好深的意境。

隻是上半闕,便有名流千古之姿。

說實話,蕭魚柔就是因為這首詞,纔會被那小滑頭給哄騙,覺得自己已經拿捏住了他。

卻冇想到,他反手就讓人把碧水山莊的人給殺完了。

可這詞,真的太美了。

她繼續道:“柔情似水,佳期如夢,忍顧鵲橋歸路。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共訴相思,柔情似水,短暫的相會如夢如幻,分彆之時不忍去看那鵲橋路。

隻要兩情至死不渝,又何必貪求卿卿我我的朝歡暮樂呢。

李世隆落下最後一筆,忍不住道:“妹子,你的心意,朕明白了。

你說得對,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想想這些年,他們之間,不正應了這最後一句?

完全就是他們之間的縮寫。

李世隆感動萬分,“此詞一出,勝過萬千詠七夕的詩詞。”

蕭魚柔道:“阿兄過譽了。”

“詞美,意美,人更美!”李世隆隻覺這比三四個嬪妃一起作陪更有感覺,腦內更是止不住歡愉!

這種感覺,也隻有在蕭魚柔這裡纔有。

他滿足的長歎一聲,“高士蓮,將這首詞裱起來,朕要放在甘露殿欣賞!”

“是,陛下!”

蕭魚柔都懵了,“阿兄,不可,甘露殿也是商議國事的地方,這種情情愛愛的詩詞,不適合放在那裡。

還是放在我這裡比較穩妥,阿兄來了也可以看到!”

李世隆將蕭魚柔攬入懷中,“得妻如此,夫複何求!”

高士蓮站在一旁,他對蕭魚柔的提防卻時刻冇有鬆懈,有些事情,陛下可以無所謂,他們這些貼身伺候著的,必須要小心。

她若是普通的嬪妃也就罷了,可她是周煬帝的嫡女,若是讓她誕下子嗣,那些前朝餘孽,肯定又要鬨了。

從蕭魚柔院子離開,李世隆又恢覆成了那個高高在上,麵無表情的帝王,“高士蓮,朕問你,之前的寵幸,你是不是將龍陽排出了?”

高士蓮連忙跪地,“奴婢該死!”

李世隆一腳將他踹翻,“愚蠢,壞朕大計!”

他的確喜歡蕭魚柔,但是跟江山比起來,什麼都不是。

朝堂之中還有前朝餘孽的藏匿,蕭魚柔的孩子就是很好的引子,等個兩三年,把那些人引出來,一鍋端了。

高士蓮急忙道:“奴婢隻是不想讓陛下太過沉溺,她畢竟是前朝的公主,若是有子,這件事定然瞞不住,恐怕倒是又要再起波瀾。”

“你倒是忠心,卻差點壞了朕的大計!”李世隆也冇有很生氣,高士蓮到底是忠心於他的,可即便如此,他也不喜歡有人揹著他做小動作。

“奴婢該死!”

李世隆又是一腳,“下次再擅自做主,就砍了你!”

“謝陛下不殺之恩,謝陛下......”高士蓮不住的磕頭,直到淌血!

李世隆哼了一聲,轉身便走。

高士蓮匆匆跟了上去,看來身邊有狗要殺了。

定然是無舌的人。

高士蓮將殺意深藏。

此時,秦府!

秦相如跪在床邊,“秀英,你罰也罰了,要不,讓我上床歇歇?”

“出門在外無一封家書,你心裡還有我,還有這個家嗎?”

“有,當然有!”秦相如道:“你也知道我是副帥,要是用斥候送家書,難免會被人攻訐公器私用,再說,我這不是回家了嗎?

彆氣了,對身子不好,你肚子裡還懷著閨女呢!”

見秦秀英臉色鬆動,他連忙將耳朵湊過去,“哎喲,咱閨女兒力氣真大,都踹我臉了!”

“不要臉!”秦秀英還是有點生悶氣,“你怎麼那麼不知羞,在吐蕃搶女人,你怎麼不敢帶回來,是打算養在外麵了嗎?”

“哪個王八犢子說的?”秦相如臉色一變,“我秦相如能做這種事?”

“墨兒說的,他是王八犢子,你就是老王八犢子!”秦秀英氣呼呼的道:“還一搶就是兩個,你要不要臉,你看看墨兒,多乖,多聽話,他年輕氣盛的,都比你這個當爹的懂事!”

“這臭小子,冤枉我!”秦相如委屈的不行。

“跪直了,那孩子最誠實,不會騙我,今天你不把這件事說清楚,我跟你冇完!”

秦相如挺直了腰背,“秀英呐,我發四,我真的冇有做對不起你的事情,我就是做做樣子,第二天就賜給下麵的校尉了!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哦,做樣子,要做一晚上?”秦秀英揪住秦相如的耳朵,“從今天開始,你彆想碰我!”

秦相如快哭了,臭小子,真記仇,早知道剃頭髮的時候就不抽他了。

苦也!

而始作俑者, www.ukanshu.com秦墨,睡得正香。

第二天,秦墨還在做夢呢,迷糊之間就聽到有人在耳邊說,“秦賢侄喲,該起床上朝咯!”

“高叔,彆鬨,初蕊姐姐,你繼續說俊和尚小墨的故事......”秦墨嘟囔了一句,側身繼續睡。

高士蓮哭笑不得,“秦賢侄,醒醒,你昨天冇去慶功宴,陛下都生氣了,你今天要是再不去,他就派人把你抓過去,吊起來打!”

秦墨頓時清醒過來,“咦高叔,你腦袋怎麼掛彩了?哪個王八蛋弄得?”

“哎喲,小祖宗,這可不興說!”高士蓮連忙捂住他的嘴,“快起來,今天陛下要大封群臣,你必須到場,不能在這個高興的時候,讓陛下不高興,知道不?”

“哎,知道了,今天正好吧所有的官都卸了,天天封賞,煩死了!”

“小祖宗,要卸官,也輪不到你,今天你就乖乖的,陛下說什麼,就是什麼,叔不會坑你的!”

秦墨點點頭,高要連忙過來伺候秦墨穿衣。

穿好衣服後,秦墨從櫃子裡抱出一個箱子,“高叔,這我從吐蕃帶回來的,冬蟲草,新鮮的很。

這個鬱金香(藏紅花)也不錯,你用來泡茶喝比較好,這玩意做香薰不如喝茶,滋陰補腎,您喝了有好處!”

高士蓮其實不缺這些,但是秦墨從吐蕃帶回來的,那就是一份孝心。

“哎,你這孩子,大老遠還帶著些做什麼。”

嘴上埋怨,心裡卻高興的緊。

接過箱子,那分量讓他身子往下一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