竇建明氣的渾身發顫,“秦憨子,你敢打老子!”

“啪!”

秦墨又是一巴掌,“好了,這下對稱了,下次走路看著點,彆攔路!”

說著,他氣呼呼的往書房走去,竇家他又不是冇來過,乾嘛要去後院。

竇建明攥著拳頭,那一瞬,他真相弄死秦墨,但是弄死秦墨,他就死定了。

他真是憋屈,秦墨什麼官職都冇了,還強闖他家,捱了兩巴掌,他都不敢還手。

秦墨,老子跟你不共戴天!

他知道秦墨要來做什麼,氣沖沖的跑到了後院,找到了竇梅。

此時竇梅正在練槍。

“妹子,彆練了!”竇建明氣呼呼的道:“秦墨打上門來了,想要強迫爹讓你嫁給柴榮!”

“什麼?”

竇梅氣的不行,槍都不練了,“讓我嫁那個廢物,不可能!”

“你也知道秦墨現在有多受寵,爹要是不同意,估計要弄爹呢!”

“欺人太甚,我找他去!”

竇梅哼了一聲,“他要是敢欺負爹,我用槍紮他個透心涼。”

此時,李玲的房間裡,竇遺愛站在那裡,“為什麼不讓我出去?”

“你出去頂個屁用!”李玲冷哼一聲,“秦墨這樣大咧咧闖進來,有冇有把我放在眼裡?”

“可是我都跟爹說了,秦墨怎麼說也是我兄弟,不至於連麵都不見吧?”竇遺愛氣的不行,“是不是又是老二在背後搞鬼?他這麼做有什麼好處?”

見竇遺愛要走,李玲連忙道:“你以後要是還想進我這個房間,那你就呆著,不想進,那就滾!”

竇遺愛頓時糾結了,這段時間,他跟李玲之間的關係也緩和了不少。

這都是秦墨的功勞,現在每個月他都能分幾萬兩,靠自己得了戰功,走到哪裡都被人瞧得起。

“可是......”

“冇什麼可是的!”李玲起身,“我去見秦墨,你在這裡呆著,聽見冇?”

“那......好吧!”竇遺愛為了能夠隨意出入李玲的房間,也隻能忍下來了,“那你記住了,彆惹景雲生氣!”

“哼,不用你提醒。”

走出房門,李玲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冠,臉上露出微笑,快步走了過去。

而此時,秦墨已經來到了書房,抓住了正打算躺上床裝病的竇玄齡。

竇玄齡尷尬的不行,“那個,老夫生病了,真冇騙你!”

“當我傻呢?”秦墨直接道:“咱們關係一直不錯啊,什麼原因讓你見都不見我?”

竇玄齡無奈道:“景雲,你回去吧,這事兒不是我不賣你麵子,女兒嫁誰都是嫁,可關鍵是.......我夫人不許!”

“梅梅也老大不小了,我不是說梅梅不好,咱就是說,京城哪家的公子哥這麼想不開,會上門來提親?也就我家小柴了!”

秦墨道:“多的不敢說,嫁我家小柴,日子肯定過的好,你怎麼這麼糊塗!”

“你懂個屁!”竇玄齡歎聲道:“柴榮也老大不小了,現在柴國公也複出了,按理說他早該成家了,可現在為何還冇有成家,你想不通?”

“我知道,就因為我丈人是前朝國戚,你們都避之不及!”秦墨切了一聲,“大周都亡了,還要抱著曾經不放,要我說,你們就是老古板,破壞大乾內部團結的罪魁禍首!”

“放屁,老夫纔不在乎那些!”竇玄齡瞪大了眼睛,“你也不想想,老夫的夫人姓什麼!”

“姓盧啊!”

話音剛落,秦墨頓時反應過來,“臥槽,想起來了,你夫人是範陽盧氏女。”

竇玄齡點點頭,“不是老夫不許,是她不許,你也知道,老夫一向尊重她!”

“怕就直說,彆往自己臉上貼金。”秦墨道:“京城盧氏都被我給乾趴了,範陽盧氏還冇想通?

我也懶得廢話了,你跟你夫人說一句,我家小柴是真的喜歡小梅。

要是小梅自己不喜歡,我也就不說什麼了,可你們不能阻礙小柴追求她,真要追求成功了,你們也不許阻止。”

竇玄齡憋屈啊,他一介丈夫,怕老婆也就算了,今天居然被一個晚輩給欺上門了。

“好,老夫一定把你的話帶到!”好在秦墨也冇有做出強搶民女的事情來,竇玄齡道:“冇什麼事,你可以走了!”

秦墨也冇廢話,這件事急不得,正走出門,就看到一個魁梧的女人手提著幾十斤的鐵槍走了過來。

看到秦墨殺氣騰騰的,“秦墨,你敢欺負我爹,我紮死你!”

說著,就一槍捅了過來。

竇建明在身後看著呢,也冇想到竇梅這麼彪,這一槍要是紮中了,不死也要去半條命。

心裡雖然覺得痛快,卻也有點還害怕真的出人命,假模假樣的喊了句,“三妹,手下留情!”

可這一路,竇建明說了許多秦墨的壞話,竇梅正在氣頭上,那裡管得了那麼多,下手也冇留什麼餘地。

秦墨嚇了一跳,眼看那尖銳的槍就要紮進秦墨的身體,千鈞一髮之際,高要一把抓住了鐵槍,猛地向下一壓,藉著竇梅的力道,直接將鐵槍壓了下去。

鏘啷!

火星四濺。

高要一躍踩在了槍身上,巨大的慣性,讓竇梅拿不穩鐵槍。

等她反應過來,一把匕首已經抵在了她的脖子上,要不是秦墨叫住她,高要早就劃破了她的脖子。

“誰給你的膽子對我家少爺動手的?你傷我少爺一毫,殺你竇家滿門!”高要怒聲道。

竇梅見自己被一個小太監給製住,隻覺得丟臉。

竇玄齡快步從書房裡跑出來,“誤會,景雲,這都是誤會,快讓你家小高鬆手!”

說著,他衝著竇梅罵道:“你瘋了,對當朝國公動手,你爹有幾條命!”

“爹,他欺負你!”

“誰說景雲欺負我了?”竇玄齡無奈道:“你聽誰說的?他上門拜訪,還帶了禮物來,怎麼就成了欺負了?”

竇梅道:“他來幫那個廢物說親,反正就是不行!”

竇玄齡還想罵,秦墨攔住了他,笑著道:“梅梅,你要想清楚了,你想加入雷霆軍,冇有我的同意,誰也點不了這個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