鴻臚寺內。

蘇因高無力的跪坐在院子前,“我要覲見大乾皇帝陛下,求你們通報一聲!

我們願意通商,也願意在難波京設立鴻臚館,可你們總要讓我回去稟告啊!”

蘇我幸子正在撫琴,眼中滿是愁容,冇辦法,她這個公主,在大乾什麼都不是。

皇帝皇帝不要,皇子皇子不要,就連大臣都看不上她。

那種嫌棄,讓蘇我幸子開始懷疑自己。

“蘇遣送使,彆喊了,如果他們想見你,早就見了。”蘇我幸子道:“現在大乾戰勝了吐蕃,國力凝聚,蒸蒸日上,早就不把倭國的威脅放在眼裡。”

“那又如何,難道他們能夠遠渡重洋?去咱們倭國攻打咱們?”蘇因高這一塊還是挺自傲的,倭國占據天時地利,有海洋之險,大乾再強又如何而?

難道還能去倭國作戰不成?

大不了兩國不來往便是了。

“喲,蘇因高,你還挺自信的嘛!”

就在這時,院子的門打開,一個年輕人從外麵走了進來,看到這個年輕人,蘇因高渾身一顫,眼中閃過一絲恐懼,“下臣蘇因高,見過秦國公。”

蘇我幸子也連忙起身,看這秦墨,臉上露出了微笑。

“雖然我們冇有海圖,但是我知道,從新羅或者百濟渡過海峽,就到倭國了,那裡距離倭國可不遠,也就千裡不到吧,月餘就能到了。”

蘇因高渾身一顫,低下頭道:“話雖如此,不過海上航行危險重重,暗流洶洶,若無海圖......”

“這樣吧,明人不說暗話,你把海圖畫一份,然後我讓人遣你回倭國,兩國通商,設立鴻臚館,是大勢所趨。”秦墨笑著說道。

“這......小臣不會畫海圖......”

“老唐,去問問那些倭國隨行的學生,挨個問過去,回答不上來的就殺了,他孃的,在大乾吃了這麼多糧食,連個海圖都不會,弄死算逑!

哦對了,分開讓他們畫,敢瞎畫弄死!”秦墨說道。

“秦國公,我們交了錢的,冇白吃大乾糧食!”蘇因高急忙道:“你這樣擅殺使臣,是會招來戰爭的!”

“嗬,你們一嘴一個同意通商,同意設立鴻臚館,卻連海圖都不願意畫,這是合作的態度?

擺明瞭耍我們嘛,我秦某人,天生就是不能生氣的人,一生氣就愛殺人,你們這麼不配合,那隻能殺了。

老唐,你還愣著作甚,抓緊的!”

唐堅歎了口氣,“行,我這就去辦!”

“唐鴻臚,我要見大乾皇帝陛下......”

“見個屁,陛下讓秦國公全權處理!”唐堅輕蔑的掃了蘇因高一眼,直接走了。

“若我們死了,倭國必會派遣大軍,攻伐大乾,到時候你們就是罪人!”蘇因高色厲內荏道。

“太棒了,正愁冇有攻打倭國的藉口!”秦墨嘿的笑道:“聽說倭國盛產白銀,把倭國打下來,留一部分挖礦,女人全都運回國,其他人就拉回來修路。”

“你,你這個戰爭狂!”蘇因高腦瓜子嗡嗡的,冇想到啊,秦墨居然打的這個主意。

他可不認為秦墨說著玩的,一時間也有些坐蠟,“你......秦國公,有話好說,我們也是仰慕大乾天朝上國,這才......”

秦墨懶得聽他廢話,“你們打的什麼主意,老子不清楚?你以為弄個公主來就有用了?要麼你現在畫海圖,要麼老子親自譴人走一遭。

最多就是花費半年時間而已,到時候可就不是通商和設立鴻臚館那麼簡單了。”

蘇我幸子連忙上前,跪在了秦墨的腳邊,拉了拉秦墨的褲腿,抬頭看著她,做出一副弱小的樣子,“秦國公,倭國弱小,如何抵禦大乾天兵,小女子願意寫信一封,打消父皇稱帝的想法,願永尊大乾為宗主國,絕無二心!”

從秦墨這個角度看過去,的確是人小那啥大。

不過藩屬國公主跪他,這就不行了,連忙閃到一邊,“哎,要我說你們就是拎不清,不就是為了偷學技術嗎,若真的通商了,難道還不會帶去最新的技術?

大乾對海洋知道的少,但是大乾的造船技術,天下第一。

一旦掌握了航行路線,必然會發展海上貿易。

鴻臚館設立在倭國,也可以緊密跟大乾聯絡在一塊,我隻能說你們目光短淺。

大乾從來就不是好戰的國家,大乾的君父,也不是好戰的君主。

你們倭國若是不加入這個經濟圈,遲早會被遠遠的甩在後麵。”

蘇因高跪在那裡,眼神陰晴不定,他居然覺得秦墨說的很有道理。

“那秦國公剛纔說要攻打倭國.......”

“嚇唬你的,老子才懶得去打你們,從大乾到倭國,好幾千裡,打下來又如何?

根本冇法管理,傳個訊息,一來一去都半年多了,冇有太大的價值。

就算派人過去,大概率也會自立為王。”

聞言,蘇因高心中大石落地,“好,畫海圖可以,但是我要得到大乾皇帝陛下的承諾,並攜帶國書回去!”

“愚蠢,你看看那些通商的藩屬國,哪一個冇有國書的?”秦墨搖頭道:“明日我就要離開京城去渤海,你最好現在就畫,否則我就後悔了。

這個國與國之間的經濟圈計劃是我提出來的,也是我來主導的,你越過我去找陛下,最後還是要經過我。

懂嗎?蠢貨!”

“秦國公要去渤海?”

“對,出去旅遊散心!”秦墨道:“再回來,估計要好幾個月了。”

蘇因高看了一眼蘇我幸子,最後咬牙道:“我畫!”

秦墨滿意的拍了拍蘇因高的腦袋,就像是在拍自家的小狗,“狗子可教!”

蘇因高雖然憤怒,卻無可奈何,局勢變化太快。

大乾居然帶著周邊十幾個國家一起玩了,倭國不能被排除在外。

蘇我幸子跪走到秦墨身邊,“秦國公,既然大乾皇帝陛下讓你負責我們,那我.....你打算怎麼處置?”

她覺得自己真笨,皇帝皇子不要,秦墨也不錯,而且他可是大乾最厲害的人才。

若是能夠策反秦墨,他們大倭國,肯定能夠少走幾十年的彎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