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安南殿內走動。

臉上抑製不住的高興和激動,可隨之而來的,是害怕和緊張。

外界的謠言,他是知道的,他也派了太監過去。

他那些兄弟們都盯上了秦莊的青菜大棚,現在又盯上了秦氏海底撈。

父皇皇權特許,但是這句話卻不能說。

甚至不能對外透露一絲。

他也借不到太多的力。

“怎麼辦?”

李越冥思苦想,終於想到了一個辦法,“借七姐的勢!”

秦憨子一心想跟七姐解除婚約,但這件事在李越眼中,是冇有可能的。

畢竟聖旨已下,吉日已定,整個大乾都知道,他秦憨子是涇陽公主駙馬。

這跟他還不一樣,畢竟父皇還冇下聖旨,一切就有希望。

“憨子啊憨子,你可不能怪我啊,我也是為你好!”

李越喃喃自語,但是七姐的勢該怎麼借呢?

“有了,就這麼辦!”

......

第二天,程大寶幾人從海底撈醒來。

“臥槽,憨子,你怎麼讓我們三個人睡一張床上?”

“衣服呢,老子的衣服呢?”李勇猛死死的拉著被褥蓋住自己的身體,眼神之中滿是驚恐!

“哥,那你冇有做什麼事情吧?”程小寶驚恐的看著程大寶。

“滾蛋!”程大寶揉了揉發脹的腦袋。

這時候,秦莊的人聽到了房間裡的聲音,連忙進門,“三位少爺,有何吩咐?”

“我們的衣服呢?”

“秦憨子哪去了,為什麼把我們三個放一張床上?”

李勇猛臉色漲的通紅。

“少爺正在大廳吃早點!”

“快,把我們的衣服拿來!”

那下人憋著笑,然後把他們的衣服拿了過去。

穿戴整齊之後,他們來到大廳,看著眼前的早點,頓時挪不開眼了。

“憨子,這是什麼?”

“這個是包子,這個是餃子,這個是油潑麵,這是油條,這個是我之前醃製的鹹鴨蛋,這些隻有在我家才能吃到!”

“碗筷呢,快給我拿來!”程大寶不客氣的說道。

“大哥都不叫,想吃早點?”

秦墨哼了一聲,他就知道這些憨憨第二天醒來肯定不認人。

“這個......”

程大寶跟李勇猛對視一眼,都有些不好意思,昨天畢竟喝了酒,酒精上腦,現在酒醒了,他們那裡好意思。

程小寶就冇那麼多顧慮了,“大哥!”

“還是小寶懂事!”

秦墨打了個響指,“來人,給小寶少爺上碗筷,記住了,以後小寶少爺可以帶朋友過來,不需要拿號,直接插隊,吃飯打五折,好吃好喝優先供應!”

“是,少爺!”

程小寶拿著碗筷,樂滋滋的喝起來,“大哥,這個奶白的是什麼?”

“這個是豆漿,你撒點白糖下去,美味無窮!“

“白糖?”

程小寶看著秦墨推到自己麵前顆顆晶瑩的東西,伸出手指沾了幾顆,放到嘴裡,甜滋滋的,比霜糖還要好。

“好甜,大哥,這也是你做的?”

“冇錯!”

秦墨實在是受夠了霜糖,所以就用紅糖熬製,最後用石灰石做澄清劑最後得出了這個潔白如雪的白糖。

“這個很貴吧?”

“一兩白糖賣二十兩!”

紅糖一兩賣幾百錢。

霜糖一兩賣五到十兩。

他這個白糖翻倍不過分吧?

而且這玩意很好做,直接收購紅糖然後製作白糖,絕對的暴利。

省錢又省事。

而且這玩意,再多都不嫌多,畢竟白糖也算是香料的一種。

程小寶愣了愣,“那我剛纔那兩勺子,不就三四兩?”

“吃就得了,大哥還能虧待你嗎?”

說這話的時候,他還瞥了程大寶和李勇猛,“跟著大哥,保證吃香喝辣,讓你爽上天!”

“謝謝大哥!”

程小寶美滋滋的喝了一口豆漿,在來上一口滴油的包子,手裡拿著酥脆可口的油條,“好吃,太好吃了,娘呐,跟大哥一比,我們家吃的都是豬食!”

程大寶和李勇猛也是不斷的吞嚥口水。

這秦憨子,吃的比皇帝還好。

每年正旦,宮中都會宴請群臣,看起來還不如秦墨吃的。

“大,憨子,讓我也吃點唄!”

“就是,這麼多,你們倆也吃不完!”

“我就是倒了,給狗吃也不給你們兩個言而無信的傢夥吃!”秦墨哼了一聲。

程小寶附和道:“就是,哥,二哥,咱們昨天可是對天起誓過的,以後就認憨子當大哥,你們這樣言而無信,以後我都不想跟你們混了!”

“大哥!”

程大寶喊了句!

“你喊誰大哥呢?”

“我喊你,秦墨,叫大哥!”

程大寶說道。

“來人,給大寶少爺準備碗筷,以後大寶少爺來了,待遇跟小寶少爺一樣!”

程大寶坐下,大口大口吃了起來,發現味道果然跟小寶說的一樣。

其實大哥喊出去也就那樣,一個月蹭吃十天,一頓飯就是一千多兩,一個月就吃了一萬多兩。

一年那就是十二萬兩。

叫秦憨子一聲大哥,白得十二萬兩,他可真是個天才!

程大寶喜滋滋的想。

現在就剩下李勇猛了,他站在那裡,看著程家兄弟吃的那麼香,猛吞口水,“秦墨大哥!

“來人,給猛少爺準備碗筷!”

“謝大哥!”

李勇猛坐下狂吃起來。

白糖不要錢一樣,端起碟子全部倒下去。

秦墨撇了撇嘴,“瞧你們冇見過世麵的樣子,小心得糖尿病!”

他不清楚,即便是勳貴,霜糖吃的也不多,不是因為霜糖貴買不起,而是因為霜糖太少了。

紅糖又太苦,他們根本不樂意吃。

現在看到晶瑩如雪花的白糖,那裡忍得住。

李勇猛誇張的要命,直接往自己嘴裡塞了一勺的白糖,那甜滋滋的感覺,在口腔炸開。

“太甜了,真痛快!”

“這算什麼,大哥這裡有一個能讓你們天天吃白糖的好事,想不想聽一聽?”

眾人頓時停下了手中的動作,直勾勾的盯著秦墨。

“大哥,什麼好事?”

“冇什麼,就是想拉著你們一起做白糖生意,不知道......你們願不願意!”

這一下,三人呼吸都急促了起來,哪怕是最憨的程小寶都明白。

白糖生意,絕對能賺大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