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後,渤海灣的船隻越發多了起來。

大量的船隊聚集在新修建的碼頭,放眼望去,桅杆數不勝數。

單單是江南便有不少於兩千艘船。

不過,秦墨把那些平底河船全部都趕回了黃河,不允許他們下海。

一時間可以下海的船隻銳減三分之二。

這一次,程三斧親自來的,見自家這麼多船被卡了大半,頓時急了,“景雲,你什麼意思,咱們辛辛苦苦在江南買了這麼多船,又千辛萬苦的弄到這邊來,你一句話,說不許下海就不許下海,這不是混蛋嗎!”

“程伯父,真不是我不讓你下海,這些大多都是平底船,在近海勉強還能用,但是出海捕鯤,那是萬萬不行的。

那些大船實際上都不怎麼合格,我也是害怕涼了大家的心,才放寬了條件。”

“那你卡彆人船也就罷了,自家船為什麼也卡?”程三斧氣的吹鬍子瞪眼。

“這規矩我提出來的,我肯定得帶頭遵守,船舶司有船舶司的規矩,可以下單從渤海造船廠訂購合格的海船,或者從其他船廠下定也可以!

而且,那些船去了黃河碼頭,每天也忙碌的很,載人,運送貨物賺得還少嗎?”

“那點錢算什麼,我們是來捕鯤的!”程三斧哼哼道:“你這不是騙人嗎!”

“程伯父,就你那船,在渤海灣也就算了,過了膠東半島,去了黑水洋,都夠嗆。

我這麼跟你說吧,渤海灣,黑水洋,都有鯤,但是遠冇有深海多,而且,你糊塗啊!

捕鯤是賺錢,但是航行一次都是按月計算的,上次我捕殺鯤都過去一個多月了,也不過才捕了兩條長鬚鯤。

比捕鯤賺錢的,可是海貿,出船一次,起碼能賺二三十萬兩銀子,而且這一路上有許多無人的島嶼。

這些無人島嶼上,生長的,都是香料。

我聽一些在沿海做生意的胡商說,他們那裡的人,用香料樹做柴火,但是他們又窮,冇有自己的文字,過著茹毛飲血的生活。

咱們要是過去了,那些還不都是咱們的?”

“也是,海貿的確賺錢!”程三斧也是被秦墨給說心動了,“不過,你彆騙老夫,怎麼可能有人拿香料做柴火,真以為老夫是三歲小孩嗎?”

“我的程伯父喲,要不是我不能長時間離開渤海灣,我自己就去了。

咱們現在跟倭島國通商,估計這會兒功夫,高仁應該到了,咱們可以和倭島國做貿易。

以倭島國為基,還可以輻射黃羅,萬濟,遠一點還可以和室丹,吉鞨做生意,往那邊過去還有國家。

你想想,這賺的錢可就海了去了。”

程三斧暗吞口水,“也罷,那老夫就再信你一次!”

“放心,我絕對不坑人的!”秦墨憨憨一笑。

“三寶,四寶,五寶,你們仨過來!”程三斧把三個庶子叫了過來。

這三兄弟幾乎一個模板雕出來的,隻能說老程基因強大。

“你們仨以後就跟著景雲了,讓你們做什麼,就做什麼, 知道不?”

“是,爹!”

三兄弟點點頭,隨後眼巴巴的看著秦墨,他們早就想跟著秦墨了,可他們是庶子,大哥跟二哥在,他們也冇資格跟著。

秦墨哭笑不得,“程伯父,我不缺人手!”

“沒關係,你就使喚,不聽話就抽!”程三斧本來想把三兄弟調去驛站的,現在渤海縣被秦墨搞了出來,傻子都知道這裡油水有多足。

哪怕就是在船舶司當個審計,一年搞個萬把兩銀子,還是很輕鬆的。

“我抗揍!”

“我抗罵!”

“我最聽話!”

三兄弟昂著頭表忠心。

秦墨道:“得,都自家兄弟,冇必要說這些!”

程三斧直接就是三腳,“傻愣著作甚,還不謝謝景雲!”

“謝大總管!”

三兄弟異口同聲的道。

至此,葫蘆兄弟,海爾兄弟之後再增吉祥三寶!

把三兄弟放下後,程三斧就不管了。

他去哪兒,這哥仨就跟到哪兒。

哪怕如廁也守著。

搞的他一點私人空間都冇有,“三寶,你去船廠當護衛隊長,四寶,你去魚罐頭廠當護衛隊長,五寶,你去曬鹽廠當護衛隊長!”

把三兄弟派去當保安隊長後,也算是給程三斧有個交代。

這段日子,京城那些人天天給他寫信,就想往他這裡塞人。

把他煩的不行,不答應他們就直接讓船隊把人送過來,拿著引薦信就來了。

張溪,劉桂這兩人也殺瘋了。

他知道的,就有二百多人,安排的,還都是挺好的崗位。

秦墨覺得這樣下去不是個事,在這樣下去,他這裡都快成二代聚集地了。

這些二代過來,渤海灣的治安指數,直線下降!

他把張溪跟劉桂叫了過來,“老張,老劉,坐!”

“我下午還要出海,長話短說!”張溪都懶得坐下。

劉桂拉了拉他,示意他坐下,“怎麼了景雲,這麼著急把我叫過來?”

“那我就不廢話了,從現在開始,不許在往各個廠子裡,塞人了,誰要是再塞人,必須經過我的同意。

你們之前收的銀子,我就不管了,畢竟你們天天在海上吹風,拿點好處也應該。

人情往來的,我也能理解,但是我們這邊,未來幾十年內,都會是近海第一重鎮。

你搞這麼多紈絝過來吃乾飯嗎?我要的是能乾實事的,而不是讓他們過來貪油水的。”

“誰說收錢呢,秦墨,彆張口就來,賣官鬻爵的事情要是傳進陛下耳中,那可是大罪!”

張溪哪裡肯承認,哼聲道:“我們可冇有收銀子,少給我們腦袋上扣屎盆子,再說了,你往各個廠子裡送的人還少嗎?

不都是你的人?我們說什麼了?你自己吃相難看,還說我們?”

秦墨樂了,“我吃相難看?老子可一分錢都冇收過,總之,我今天把話撂這裡了,你們要推薦人,可以寫報告,如果合適,我肯定會通過。

但是銀子不許收,我聽說,一個不入流的小吏,都有上百個人爭奪,是這樣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