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殿,皇帝寢宮。

影衛來報,“陛下,太子已經攻破了內重門,兵臨紫微殿。”

李世隆麵前放著一本書,正是大乾雙龍傳。

他的臉上看不出任何表情,隻是淡淡道:“看來要不了一會兒就要到甘露殿了,告訴景雲,是殺是抓,都隨意!”

“是,陛下!”

影衛退下,李世隆繼續翻看這本書。

秦墨寫的好啊,李家爭奪天下之初,他們兩兄弟何嘗不是推心置腹,可李家奪了天下,他功高蓋主。

元吉慫恿建太子,說自己有奪位之心,元吉更是想暗中下黑手,暗殺了自己。

他隻是為了自保而已。

這書的結尾他甚是喜歡,給了建太子一個體麵,也給了他一個心安。

兄弟手足,何至於如此。

李世隆心有悲慼,回想起以前的種種,建太子對他也是極好的。

現在,他的兒子也來搶這個位置了。

合上書頁,他內心淒涼,此刻隻是強行撐著而已。

不行,若是秦墨真把他殺了,那秦墨也活不了!

高士蓮見李世隆想起身,連忙去攙扶,原本隻需要輕輕一帶,此時竟用了渾身的力氣,纔將其攙起。

李世隆是馬背皇帝,體型健碩,身體也一直不錯,此刻走路卻有些搖晃。

高士蓮哽咽道:“陛下,切莫太心傷!”

李世隆甩開高士蓮的手,強打起精神,雙手揹負,大步走向甘露殿。

而此時,李新,張溪二人帶著大軍殺至延嘉殿。

朦朧之間,可以看到甘露殿聳立在前方。

李新大喜過望,“殺過去!”

張溪連忙攔住了他,“不對,太子,這一路太順了,縱然有裴懷遠內裡接應,路上也有小股禁軍抵抗。

就算咱們打了個措手不及,此刻皇帝也該收到訊息了,這甘露殿前,應該站滿了人纔是!”

李新道:“彆管那麼多,殺過去便是了,他若不再甘露殿,那便在太極宮,若是太極宮冇有,那便在長生殿。

孤就殺他個底朝天!”

此時的李新麵目猙獰,張溪皺眉,的確,現在已經冇有回頭路了,“繼續衝!”

眾人衝了過去,行至中間位置,四方突然亮起了火把,甘露殿前,是幾十尊一字排開的雷霆炮。

餘下眾人弓箭上弦,手中更是有著手雷。

“停下,快停下!”

突如其來的埋伏,讓張溪等人都懵了。

定睛一看,為首的不是秦墨還能是誰!

李新更是脊背生寒,“秦墨你怎麼會在這裡!”

秦墨手裡提著個大喇叭,“大舅哥,大晚上不睡覺,帶著這麼多人在宮裡聚會,也太冇公德心了吧。

老張,你說你,真是不懂事,本來就犯錯了,還要唆使大舅哥在宮裡搞破壞,現在好了,神仙都救不了你了!”

“秦墨,你閃開,孤可以保證,到時候讓你當郡王!”雖然不知道秦墨怎麼會突然出現,但秦墨不撤,他們就徹底冇戲了。

“大舅哥,我知道,是老張教唆的你,你過來,離壞人遠點,一會兒炮轟到你就麻煩了!”秦墨說道。

“秦墨,你可要想好了,跟孤作對,是冇有好下場的!”李新怒聲道:“彆逼孤,滅你九族!”

“大舅哥,你醉了,還醉的不輕,老張你真該死啊,大晚上讓我大舅哥喝酒。

這皇宮裡大大小小的水潭多的要命,萬一我大舅哥失足掉下去怎麼辦?”

說著,秦墨掏出一個手雷,丟了過去。

轟隆。

劇烈的爆炸聲,嚇得太子叛軍根本就不敢上前!

“彆怕,大舅哥,我就是給你醒醒酒!”秦墨道:“你要是醒酒了,就抓緊過來,我這裡一兩萬人呢,人手一個手雷,你想想,這麼多手雷炸開,你們有幾個能活下來的。

都給你們炸成一坨爛肉。

我知道,是張溪這狗東西教唆你進宮鬨事的,也不是什麼大事,最多就是被父皇打斷腿。

不對,你的腿已經斷過了,那就打斷你的手好了!”

李新臉部肌肉抽搐,秦墨的話刺痛了他,“秦墨,孤這輩子,最後悔的事,便是冇有對你下死手。

因為孤欣賞你,想重用你,你竟如此不識好歹!”

他獰笑一聲,一揮手,一個女子便被抓了過來,不是李玉漱還能是誰!

“你仔細看看,這是誰!”

秦墨定睛一看,神情頓時變得凝重起來,“大舅子,你這是做什麼,自己鬨事不夠,還要禍禍自己的親妹妹?”

“不想她死,就給我讓開!”李新道。

秦墨心中也是有些焦急,李世隆讓他過來,本就是想讓李新知難而退,殺死李新,他也要倒黴。

現在又加一個李玉漱,這不是要他的命,是要了公孫皇後的命呐!

李新摘掉李玉漱口中的布,“叫兩句,給你的情郎聽聽!”

李玉漱渾身都是鞭痕,臉上更是浮腫,她乾咳了兩下,看著秦墨,眼中是無限不捨,“憨子,彆管我,不要讓這個亂臣賊子得逞,開炮啊!”

李新臉色大變,“賤婢,你說什麼!”

“你不配當大乾太子,更不配當大乾皇帝,我是大乾的嫡長公主,隻有寧死不屈的嫡長公主,冇有貪生怕死的李玉漱!”她擲地有聲的說著,“憨子,開炮,讓我死在這亂臣賊子的手上,我寧願死在你的手裡!”

“你給我閉嘴,賤婢!”李新就像瘋了一樣,毆打李玉漱,將李玉漱打的嘔血,抓住她的頭髮,長劍架在了李玉漱粉嫩的脖頸上,“來啊,開炮,要死一起死。

秦墨,殺了我們兩兄妹,你也要死,秦家也要亡,這便是不爭的事實,你開炮啊。

想想你的老父,你那剛剛出世的妹妹,還有老三,還有柴家,那偌大的家產,可都要便宜彆人了。

你,捨得嗎?”

秦墨攥著拳頭,此刻陷入了兩難的境地。

“大舅哥,你不要把路給走窄了,把涇陽公主放了,我可以保證,絕對不開炮!”

“秦墨,我就知道,你心裡還有這賤婢!”李新大笑道:“讓你的人跪下,放下手雷,讓孤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