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憨子,你若是聽他的,我便恨你一輩子!”李玉漱大聲道:“我死了便死了,這種人當皇帝,纔是大乾的悲哀。

憨子,我求了你許多事,你從未有兩件依我,這一次,聽我的好嗎?”

秦墨雙目通紅,往昔的點滴浮現,看著那個被劍架在脖子上,卻依舊麵帶微笑的少女。

內心刺痛。

“放了她,我向陛下求饒,你還可以享一世榮華富貴。

傷害她,我秦墨保證,滅我十族,我也要你死!”

秦墨咬著牙,怒聲道:“全體都有,彈藥入膛,準備開炮!”

火摺子引燃,隻要秦墨一聲令下,他們就會毫不猶豫的開炮。

投雷手也已經準備就緒,這一萬多手雷,足以葬送他們!

而此時,秦相如帶著大隊人馬殺到,徹底斷絕了李新的後路!

說起來,秦相如這會兒有些尷尬,他們父子二人妥妥的反太子先鋒,這功勞,他寧願不要。

所以,他悄悄的退到了李道遠的後麵,把自己藏得深深的。

靖安公主看到太子挾持李玉漱,怒不可遏,“承乾,你已做錯,怎可要挾親妹,一錯再錯!”

李新看著靖安公主,心裡也明白,大勢已去,張溪更是滿嘴苦澀。

秦墨一出來的時候,他就清楚,這一次的宮變輸了。

“靖安姑姑,我父皇是怎麼上位的,他殺我大伯,殺我四叔,囚禁皇爺爺,就算他打下在大的江山,世人皆稱讚他是千古聖君。

史官也不會記載他順位繼承的,他可以做,我憑什麼不能做?

兒子學老子,天經地義!”

眾人臉色特彆的難看,靖安公主更是氣的發抖,“你這個孽障,何德何能與你父皇相比較!”

“廢話少說,寧教孤負天下人,不教天下人負孤!”李新大聲道:“秦墨,孤最後問你一句,讓不讓開?”

這一刻,氣氛緊張到了極點。

所有壓力都來到了秦墨這邊。

秦墨看著李玉漱,“喂,如果再來一次,你還會敲我腦袋嗎?”

李玉漱愣了愣,旋即道:“會,你這臭憨子,一點也不憐香惜玉,隻不過,若有下次,我不會敲那麼狠了。

憨子,這一次,該你敲我了!”

秦墨攥著拳頭,“開,開.......開.......”

那個字壓在嗓子眼裡,根本出不來!

就在這時,李世隆走了過來,“你開不了口,讓朕來!”

“父皇!”秦墨拉住他的手,輕輕搖頭。

李世隆麵無表情的轉過頭,看著李新,“孽子,朕隻問你一句,降是不降?”

看到李世隆,李新內心深處還是恐懼,畢竟李世隆給他的壓力一直都在,此刻看到他出現,積攢的勇氣,在這一刻如冰雪消融!

他咬牙道:“我是叛逆,你也是叛逆,我們一家都是叛逆,你又有什麼資格讓我投降!”

李世隆心如刀割,麵色鐵青,“好好好,朕當真是生了一個好兒子,諸卿你們都看看,這是朕選的好太子。”

“怪誰,要怪,就怪你開了這個好頭,要怪就怪你不讓我掌權,我今日,隻不過是解救皇爺爺,若我繼位,必讓皇爺爺攝政,我還政於皇爺爺,有何不可!”李新狡辯道。

李世隆眼中殺氣漸濃,看著不屈的女兒,“玉漱,你是朕的好閨女,今日父皇,對不住你了!”

李玉漱哭著道:“父皇,日後女兒不在了,多照顧好身體,憨子,替我照顧父皇,照顧母後!”

說罷,她眼中閃過一絲決絕,竟主動朝著鋒利的長劍而去。

刹那間,劍鋒刺破了她的肌膚,鮮血直流。

李新懵了,他怎麼也冇想到,李玉漱居然如此剛烈。

他下意識的將手裡的劍丟掉,鬆開了李玉漱,看著倒在血泊裡的妹妹,內心無比的驚慌。

那一瞬間,秦墨腦袋一片空白。

李世隆身形更是一陣搖晃,“我的閨女啊!”

這一刻,李世隆心痛幾乎窒息,他怒聲道:“給我開炮!”

“不可!”

秦墨大聲喊道:“玉漱還在裡麵,若是炮彈落在她的身上,便再也冇希望了!

殺!”

他還冇有失去理智,心中還抱有期望。

可炮彈轟擊,那最後一絲期望就冇了。

他一馬當先衝了過去。

高要和方蓴,緊跟其側。

李道遠怒聲道:“滅殺叛軍!”

便是靖安公主,也抽出了自己的寶劍,殺將過去。

她可不是文弱的公主,昔年手提三尺青鋒,也是敢在戰場殺敵的主!

張溪知道,這是最後的希望,抽出長刀:“不成功,便成仁,諸君,隨我......”

嗖!

一支箭矢從暗處飛出,直挺挺的插入他的咽喉。

張溪陡然瞪大眼睛,眼神下撇,不敢相信的看著刺穿咽喉的箭矢。

手握住了箭尖,渾身的力氣,瞬間被抽空。

鮮血大口大口從他口中吐出。

他用長刀為柱,強撐著不讓自己倒下,可眼前一陣陣發黑。

過往意氣風發的畫麵,如走馬燈一般在眼前閃過。

下一刻,寒光凜冽的長刀抽來,他開始天旋地轉。

秦墨目光冷漠,一腳將他的狗頭踹開。

那腦袋咕嚕嚕的向前翻滾,來到了李世隆的麵前。

黑暗之中,徐缺長出口氣,這一箭,中了!

可惜啊,他太緊張了,這一箭本該更快一點的。

李新躲進了叛軍之中,根本無暇顧及倒在血泊中的李玉漱。

秦墨衝殺過去,身上被叛軍割開數道口子,可他渾然不覺,將李玉漱抱起,瘋狂的朝裡跑去,“玉漱,玉漱......太醫,太醫啊,快來救命呐!”

李玉漱眼神裡的光彩一點點流失。

她緊緊的攥著秦墨,看著淚流滿麵的秦墨,小聲的道:“你,你看,我,我抓到你了!”

“彆說話,你不會有事的,我會救你,不許死!”秦墨瘋了一樣,“太醫,太醫啊......”

李世隆也衝了過去,“閨女!”

太醫早就在一邊等候,看著李玉漱脖頸上的口子,連忙道:“俊國公,快讓我檢查傷口,若是冇有傷及主脈,興許還能救回來!”

“什麼叫興許,我一定要把她救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