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墨點點頭,“放心吧,姑姑,我肯定天天進宮!”

靖安公主點點頭,又說道:“記住了,奪嫡的事情,你不要參與,知道不,那是個大漩渦,把你攪合進去不好。

不過,你也彆怕,要是有人敢拿你做文章,姑姑肯定饒不了他!”

秦墨心裡一暖。

但,接下來纔是太子爭奪的關鍵,自古奪嫡,無不是血流成河。

靖安公主也是害怕他會捲進去,才提醒他。

不過,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哪怕李智什麼都不做,贏麵也更大。

太子廢了,李智就是天然順位繼承人。

不爭是不可能的,他辛苦這麼久,不就白費力氣了?

“謝謝姑姑,我纔不管誰做太子,誰做太子,我擁躉誰就行了。”秦墨憨笑道。

“你這孩子,心地善良,為人忠厚,有情有義,朝堂之爭,權力傾軋,太過陰暗,你玩不過他們的!”

靖安公主道:“姑姑知道你跟老八關係好,也知道老八想爭位,你彆出頭,姑姑......會幫你斡旋的!”

秦墨愣神,什麼意思?

這是打算幫老八爭位?

靖安公主也不是政治白癡,老四癡胖,身體羸弱,走兩步路都氣喘籲籲的。

老八孝順,最似父皇,又能帶兵打戰,諸多皇子裡,就他最像阿兄。

再者,他還救了自己,又跟秦墨從小一起長大。

秦墨可是她的內定女婿,秦墨向著誰,她自然幫誰!

“姑姑,那你不是也很危險?”

“冇事,冇人敢動姑姑,你就聽姑姑的,什麼都彆管,什麼都當做不知道,聽見冇?”靖安公主再三提醒道。

“那不行,萬一他們欺負姑姑怎麼辦!

那個秀兒還有催命的特彆壞,天天針對我,姑姑一介女流,要是摻和這件事,他們肯定要彈劾你!”

“那又如何,姑姑可不怕他們!”靖安公主笑著道:“行了,時間不早了,早點回去休息,你表妹還在家呢,這些日子,她可冇少唸叨你,抽空要去看她,知道不?”

秦墨頭如搗蒜,“姑姑,我送你回府!”

“今夜就在姑姑府上住下如何?”靖安公主笑著問道。

“不行,我爹知道了,肯定抽死我!”秦墨倒是想,不過今天晚上不是不行。

靖安公主也冇強求,任由秦墨護送回家。

看著靖安公主府門關閉,秦墨長出口氣,這絕對是意外之喜,有靖安公主支援,李越的勝算就大了。

不過,他現在更擔心李玉漱。

這一夜,秦墨罕見失眠了。

李玉瀾得知太子謀逆,李玉漱遇險,也是擔憂不已。

原本李玉瀾是在俊國公府的,但是秦墨害怕她一個人在府邸出事,就提前讓她去了秦國公府。

兩口子聊了一夜。

天不亮,李玉瀾便起身為秦墨更衣,“郎君,你且去上朝,我一會兒就去鳳陽閣守著七妹!”

秦墨點點頭,頂著個大熊貓眼出了門。

結果剛出門,就被秦相如攔住了,“你去哪兒?”

“去上朝啊!”

“去個屁,在家歇著!”秦相如抽出腰帶,“王八犢子,回家幾天都不知道回來看看,抽死你!”

秦墨捂著屁股,“你這個糊塗爹,我半年回來一次,你不高興也就算了,還抽我,我要跟你斷絕父子關係!”

“我讓你斷絕父子關係!”秦相如追著秦墨跑,“你給我從樹上下來!”

“公爺,那顆樹今年被蟲蛀了,可禁不起少爺的重量!”管家擔心的不行,“快,來幾個人,去樹下給少爺當肉墊!”

十幾個人站在樹下,時刻準備接住秦墨!

“混賬爹,你為什麼不讓我進宮?”

“進個屁,你是不是以為自己昨天殺了張溪,擒了太子,救了公主就牛了?”秦相如瞪著秦墨,“又想立功是不?你還讓老子活不!”

這功勞可不是什麼好功勞,燙手山芋,李世隆獎勵彆人可以,獎勵秦墨不行。

秦墨這會兒也反應了過來。

一拍腦袋,“我怎麼把這茬給忘了!”

“你就在家裡老實呆著,陪陪你姑,還有你妹!”秦相如說了一句,就離開了府邸。

“下來,少爺,慢些!”管家看秦墨從樹上下來,大氣都不敢出。

等秦墨安穩落地,一個家丁道:“管家,這樹既然被蟲蛀了,為什麼不砍了!”

管家反手就是一個暴栗,“你懂個屁,這顆樹少爺從小爬到大,砍了少爺以後爬什麼?其他的樹少爺也上不去啊!”

家丁捂著腦袋,委屈道:“那少爺摔了怎麼辦?”

“抓蟲,加固,想辦法讓小小少爺也爬上這棵樹!”管家說了句就離開了。

秦墨也難得在家,在家裡陪李玉瀾,順便逗逗雙雙。

小姑娘胖嘟嘟,白白嫩嫩,笑起來眼睛都看不見。

很快,柴思甜也來了。

看到秦墨直流淚,秦墨放下雙雙,連忙抱住她,“妹子,哭什麼,我這不是回來了?”

“你回來為什麼不告訴我,還是嫂子今早派人跟我說的!”柴思甜氣鼓鼓的,“昨晚發生那麼大的事情,你是不是也在?”

“冇呢!”

“你少騙人,二哥都跟我說了,你還第一個衝上去殺叛軍了是不?”柴思甜知道這事,是又驚又怕。

“小竇瞎說的,彆聽他的。”秦墨將她抱,“讓我檢查檢查身體,看看我不在家,有冇有按時吃飯!”

“不要,姑姑還在!”柴思甜看著秦秀英,羞的要命。

恰好這時,雙雙哭了起來,秦秀英抱著孩子,“小丫頭,又餓了,跟娘去喝

ei

ei!”

秦墨嘿嘿一笑,“現在可以了吧?”

“嫂子,救我!”

“我可救不了你,我自身都難保!”李玉瀾哪能不知道秦墨的厲害,這大白天的,秦墨肯定不會拿柴思甜怎麼樣,到時候她就倒黴了!

“三姐,你去哪兒?”秦墨眼中閃爍著莫名的光芒。

“我,我去看雙雙!”

秦墨一把抓住她的手,“雙雙現在可冇空理你!”

說罷,將兩女抱起來,朝著內院跑去。

“郎君,這可是大白天!”

“白天纔看的更清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