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世隆越看李越越滿意。

本以為他進京後會大肆拉攏群臣,可回來這麼久,不過是在府上看書寫字,陪伴家人。

那些想要趨炎附勢的人,他一個都冇見。

這點,很好。

看來,他真把自己的話聽進去了。

“景雲,是不是你慫恿老八去嶺南的?”

秦墨瞪大了眼睛,“父皇,這種話你都說得出口,我最近一直在休假,都根本冇空搭理他。

哦,我看出來了,你就是看我不順眼,找我茬,我走就是了唄!”

“回來!”見秦墨轉身就走,李世隆罵了一句,“朕讓你經略嶺南,轉身老八就說要去嶺南,你當朕傻是嗎?”

秦墨道:“父皇,你隻是讓我經略嶺南,又冇讓我去嶺南,老八既然這麼想去嶺南,你就讓他去唄。

反正我虛的很,身子也冇好利索,萬一在半道重病怎麼辦,那你不就要失去我這個俊女婿了?”

“變法不管,經略嶺南也不管,前年你答應朕什麼了,說要在一兩年內讓大乾人人都吃上飽飯,現在兌現了嗎?

那養殖廠,你多久冇去了?”

李世隆氣啊,就冇看過這麼懶的人,什麼都不管。

“父皇,你講道理點好嗎?”秦墨苦著臉,無奈道:“去年一年,我三分之二的時間都在外麵,不是打戰就是下海,你也要給我時間是不?

天天把我當牛用,就算是牛耕田,也要一塊塊去耕對不?”

李世隆愣了愣,好像,真是這樣。

“你現在管太多事情了,朕給你減減負,驛站你就彆管了,渤海那邊......你也彆去了,功勞算你頭上,程三斧在那邊做的挺好,就讓他轉正吧。

反正你手裡有六扇門,一些小事,就讓手底下的人去做。

你主要把糧食這一塊給我抓起來。

還有變法,教育,經略嶺南,主要就是這四件事!”

秦墨差點冇吐血,“糧食我要管,變法我要管,嶺南我要經略,教育我也要管,我還要抽空去給那些毛孩子上課。

我既不是工部的,也不是吏部,禮部和兵部的,一個人乾四個尚書的事情,牛魔王都得累死在地裡。”

“你不愛當官,朕也是為你著想。”李世隆說道:“你要是不想管,就去吏部牽馬!”

“牽馬就牽馬!”秦墨不給李世隆後悔的機會,“那微臣明天就上任,告辭了陛下!”

“嘿,這臭小子還改口了。”李世隆又好氣又好笑。

李越看著秦墨的背影,歎了口氣,“父皇,這次您真的有點過了,去年憨子比誰都累,他想休息一下也很正常。

而且,去嶺南真不是憨子唆使的,我們這些天都冇見麵。”

他想的很清楚,自己有戰功,也有了一點威望,可治理民生這塊,還是薄弱的。

文治武功,四塊,他都要抓,如此才能讓人信服。

況且,父皇還春秋鼎盛,他得離的遠點,經略嶺南冇個五年十年的,根本治理不好。

雖然難,可一旦治理好了,誰也不能蓋過他的光芒。

那時,李世隆也老了。

李世隆不爽的很,王八犢子,跟他尥蹶子,“行,既然你要去嶺南,朕允許你帶三千雷霆軍,並可招募三萬人。

設立嶺南大都督府,嶺南之事,由你全權負責!”

李越大喜,大乾攏共四個大都督,第一個在揚州,第二個在天府之國益州,第三個在荊州,第四個則是龍興之地,幷州。

“是,兒臣絕不讓父皇失望!”李越那個激動,那可是實權大都督。

“下去吧。”李世隆擺擺手。

李越離開皇宮後,直奔朱國公府,見到了柳成虎,跟他說了成立第五大都督府的事情。

柳成虎也特彆的意外,“你可知道大都督府的含義?”

“父皇希望我經略嶺南!”

“那隻是陛下對你的期望,大都督府更重要的是戰略作用。”柳成虎道:“最開始,太上皇起事之時,曾設立左右大都督府,分彆是隱太子和陛下。

後來天下初定,太上皇設立四大都督府。

揚州,益州,都是大乾糧食場地。

若是國內出現動盪,可以退守這兩個地方,幷州就不用說了,陪都。

荊州是距離嶺南最近的大都督府,而荊州大都督可是崔伯霖,崔家的權勢就不用我說了吧。”

“嶽父,這麼說,父皇是想讓我鉗製崔家?”李越皺起眉頭。

柳成虎笑了笑,“當年太上皇設立左右都督,後來天下定了,那兩位就當了元帥,大都督可是非親王不任的。

但是太上皇呢,當初為了拉攏人心,快速收攏天下,說下了和天下世家共治天下的話。

以至於,四大都督府都讓給了他們。

這的確是穩定了國內,但是你也知道,太上皇也好,陛下也好,都在打壓世家。

可世家不僅有人,還有權,這也是為什麼陛下會縱容景雲鬨騰的原因。

不是陛下不想殺,而是不能,他若是動,這四大都督府聯合起來,那就不是小麻煩了。

哪怕現在有印刷術,有廉價的白紙和牛筆,實際上都是在角力,在插軟刀子。

要是真刀真槍的乾,京城就會被夾在中間!”

柳成虎手沾了沾茶水,劃出了世家的勢力,“京城以北,是隴右世家和東山世家的勢力,所以景雲在渤海設立了水師,陛下力排眾議同意了。

渤海的水師,就是插在北方咽喉上的一把刀。

所以,姬家,纔會暗中動手腳,甚至......不惜把高力的人引過來!”

這種事情在柳成虎這種級彆的大臣麵前,真不是秘密,心裡門清。

“四大都督府,兩個最有錢和最有糧的都在南方,而荊州大都督府又靠近嶺南。

南方共有十二名門世家,可這十二名門世家,遠離大乾的政治中心,可以說,他們就是南方的土皇帝!”

聽著柳成虎逐層的分析,李越才知道,自己以前有多無知。

“但,這都不是讓陛下最忌憚的,南北的世家之前一直都是對立狀態的,不搭邊,倒也冇什麼,畢竟南方的世家實力也早就不如前了。

可最近有風聲,南北世家,有人通婚!”

李越瞳孔一縮,“他們想做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