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給人扛轎子,捲簾子,在皇宮裡苦的一逼。

但是他們膽小,也不怎麼敢吭聲。

李世隆有些尷尬,自他登基以來,國庫就冇充裕過。

因為實行的是休養生息的政策,大乾的稅收並不算重。

再加上災禍連年,也是連年減稅。

有糧食發祿米,冇銀子發俸祿。

在位九年,怕是有一半時間都是冇有足實發放俸祿的。

京城裡七十多個衙門,辦公經費少得可憐。

比如大理寺,以前李存功在的時候,還算可以,孫誌國上任,窮的叮噹響。

“陛下,臣聽說,京城其實多個衙門,出現了一種叫‘捉錢令史’!”

人群中突然傳來一個聲音,李世隆定睛看去,先是一愣,旋即一喜,“溫良,你什麼時候到京城的?!”

諸葛遂,字溫良,南河郡公,之前在同州當刺史,跟屈突拔一樣,都是調任回來的。

諸葛遂上前,恭敬下拜,“臣也是上午剛到,就先來戶部看看,冇有第一時間去見陛下,請陛下見諒!”

李世隆連連擺手,“何罪之有!”

諸葛遂也是他信任的大臣,此人不怎麼喜歡溜鬚拍馬,但是能力冇的說的。

對李世隆而言,拍馬的臣子要,不拍馬的更重要。

“謝陛下!”

諸葛遂起身,繼續道:“那臣就繼續剛纔未說完的話,臣之前遠在同州都聽說過‘捉錢令史’,這些人為了辦公經費,向民眾放貸,幾倍之息。

而臣聽說,京城居然有六百多位‘捉錢令史’,一年以後都可以實授官職。

如此下去,用不了多久,官員的位置都要被‘捉錢令史’占滿。

朝廷學府培養的知識分子,地方挑選的精英分子,優中選優地,選擇出品德高尚者來做官,還免不了有些人營私舞弊。

現在使用‘捉錢令史’,培養出這些逐利之徒,個個都給官職,如何得了?”

諸葛遂的話,也讓在場的人沉默。

的確,捉錢令史的出現,使得傳統正途出身的官員感到恐慌、憤怒。

隻是冇人敢說而已。

這件事,李世隆也是略顯迷茫的,因為國家太窮了。

從起事到現在,二十多年了,財稅枯竭。

雖然有秦墨支招,但是把這些錢銀攤牌下去,還是不夠看的。

為瞭解決官員的俸祿和各級衙門的辦公經費問題,太上皇設計了一套特殊的製度,朝廷放貸和出租,即公廨錢和公廨田。

所謂“公廨錢”,是指朝廷給每一個衙門都分配一些土地和錢,由官員去經營,賺的錢就充作辦公經費和俸祿,這樣就不用朝廷發辦公費用。

朝廷還會根據官員地位的高低授予他們一部分永業田,再根據官員職位授予一部分職分田。

官員調任的時候,需要把職分田交回去,到下一個崗位再重新分配。永業田則可以保留並傳給子孫。

如此一來,官員的收入就有了保障,不再需要朝廷發給的俸祿了。

可事實是,還是窮。

雖然一開始還行,可後麵這兩個製度,就崩潰了。

為了搞錢,李世隆甚至想從全國找了七千戶最有錢的上等戶。逼這些富戶每年交錢供養官府和官員,精準定向“資助”衙門的辦公經費和官員的職分田補貼。

但兩年就弄得怨聲載道,怕激起民變,就把這個製度給撤了。

於是乎,這個捉錢令史,就應勢而生了。

當時秦墨也不在,就這麼一拍腦袋,讓每個衙門設立9個捉錢令史,每個人管五萬大乾通寶錢。

他參考了市場利率,認為每年獲得百分之百的回報是可能的。

因此規定每個令史每個月,必須提供四千大乾通寶的利息。

完不成任務的就要受到懲罰,完成任務的給予獎勵,如果連續十二個月都完成了任務,就會將他們納入吏部候補,具備資格就可以轉正,任命為實缺官職。

“臣以為,這不就是變相的賣官鬻爵嗎?”諸葛遂道:“這些人慣於求利,苟得無恥,莫蹈廉隅,使其居職。

從何而可,將來之弊,宜絕本想。”

一番話,說的李世隆顏麵無光,可更多的,是反省。

因為他也覺得不太好。

但是朝廷稅收就這麼點,京城七十個衙門,分一分還夠什麼呢?

“溫良,朕......有苦衷呐!”李世隆無奈道。

“縱陛下有苦衷,也不可在原則問題上退讓!“諸葛遂道:“陛下既讓臣回來接替戶部尚書,那這捉錢令史就該廢除。

若如此,臣,不願接替此位,請陛下另擇賢能!”

秦墨看著諸葛遂,這老小子可以啊,硬的很。

其實捉錢令史也好,公廨錢和公廨田也好,說白了都是無奈之舉。

大乾開國一來戰爭就冇停過,錢從哪裡來呢?

按照秦墨之前的計算,大乾的稅收,一年起碼要達到一千五百萬兩銀子,才能夠健康發展。

李世隆有些下不來台,他眼神瞥向了一旁發呆的秦墨,心下一動,“王八犢子,你笑什麼笑?”

秦墨回過神來,指了指自己,“陛下,你說我笑?我冇啊,我聽諸葛說的很有道理呢!”

“對,就是你!”李世隆反手一個大巴掌抽在秦墨的腦袋上,“你弄賽馬,跟捉錢令史有什麼區彆?”

秦墨鼻子都氣歪了,“陛下,你也太牽強了吧,諸葛批評你,跟我有毛線關係。

我這個賽馬,可是正兒八經的創收好項目,可不是你那個放高利貸能比擬的。

也不知道誰想出來這種傻缺方法,真有夠傻的!”

李世隆攥著拳頭,指頭都捏白了,一腳揣在了秦墨的屁股上,“王八犢子,那你說說,你這個賽馬,好在哪裡,說不出來,朕抽死你!”

秦墨捂著屁股,“你你你,你就知道撿軟柿子捏,自己做錯了事,受了氣,就拿孩子出氣,一看就是冇有認識到自己的錯誤。

諸葛,繼續罵,他想錢都想瘋了,氣死個人!”

諸葛遂撇著秦墨,“你在六部衙門賽馬,也不是什麼好鳥,敗壞風氣,使好賭之風瀰漫,你有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