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墨最終把賽馬場選在了北城。

劉萬徹不解,“俊國公,為什麼要把賽馬場選在北城啊?北城這邊全都是平民!”

秦墨道:“平民也有權利參與的嘛!”

北城大是一方麵,窮也是一方麵。

他要在北城建立一個多功能的體育場,賽馬場隻是其中一部分。

有了這個體育場,可以讓一部分平民住上樓房,還能賺銀子。

其次體育場可以拉動北城的經濟,帶著他們一起致富。

大乾人尚馬,這種賭馬活動,肯定是人氣爆棚的。

秦墨把爆肝幾天才畫好的圖紙遞了過去,“就照著這個圖紙建,先把賽馬場建好,然後是蹴鞠場......”

“俊國公,這樣動遷麵積就大了,怕是要動遷七八千戶!”

“怕什麼,北城地價便宜,補償也要相應少一些,到時候多弄一些房子拿出來賣!”

秦墨從姬家那裡搞了二百多萬兩,足夠撐起這個項目,而且南城的房子還冇有完全賣掉呢,等賣掉,再弄個幾十萬兩不成問題。

不過,秦墨覺得這麼搞太慢了,而且他現在生意越做越大,也覺得不好。

秦墨想弄的,其實是銀行。

可大乾朝廷的公信力,因為捉錢令史的緣故,變得很操蛋。

讓老百姓存錢,想都彆想。

而現在大乾已經出現了錢櫃,這一點倒是跟另一個世界出現的時間差不多。

所謂錢櫃,就是大商人私人置辦存錢放物的地方,保管東西,不僅冇利息,還要繳納保管費。

無論是大乾通寶也好,還是銀子,金子也好,都太笨重。

但金銀本位,也確保了大乾錢製度的穩定。

可大乾少金,少銀,少銅,再加上小農思想作祟,金錢難以流通。

甚至,大乾市麵上還在流通大周的大業通寶。

因為大業通寶含銅量比大乾通寶要高,所以很受歡迎。

劉萬徹此時心思活絡了,動遷好啊,他也可以入手一批房子了,到時候拆完,就賺大了。

“九姑父,你說,把北城動遷的區域劃分出去,有人接手嗎?”秦墨突發奇想。

“啊?什麼?”劉萬徹愣了愣。

“就是把要動遷的區域分成若乾等,然後讓大商人來競價投標,讓他們開發!”秦墨看著劉萬徹。

“俊國公,無商不奸,這件事恐怕......”

“我也做生意,我奸嗎?”

“不不,俊國公當然不一樣,您可是當朝第一善,而且,您可是皇商!”劉萬徹道。

“我,皇商?哪個狗東西在後麵亂嚼舌根?”秦墨當時就黑臉了,說他是商人可以,說他是皇商,不是取死之道?

冇事的時候還好,有事第一個朝皇商下刀。

劉萬徹也不知道秦墨為什麼發這麼大的火,當即縮了縮脖子,“俊國公,我也不知道是誰說的,不過外麵都說您是陛下指定的皇商!”

秦墨點點頭,看來以後要注意點了,“你以督造辦的名義發一則通告,讓有口碑,有實力的大商人過來競標北城動遷項目!”

“是,俊國公!”

秦墨打算把二百多萬兩銀子當成本錢,弄個銀行,讓這些大商人過來存錢,這不比自己創業來的方便?

如果,把這些產業放在秦家旗下,太顯眼了,秦墨一門三公不錯,可難保以後不會出個二傻子後代。

綁架他們,一起搞銀行,弄個大利益集團。

之前大家偷偷摸摸的,現在索性把這些事情拿到明麵上來說。

打定主意後,秦墨就走了。

劉萬徹則是釋出了北城動遷招標的公告,京城的大商人聞風而動。

南城動遷的項目,他們可都是看在眼裡的。

一尺門市鋪子,少說也要三千兩銀子,比東坊市的鋪子還要貴。

而且北城臨時組建的賽馬場,每天都有好幾萬人聚集在那邊。

一時間,許多大商人湊到了北城督造辦臨時衙門裡詢問。

“劉督造,咱們之前也打過不少交道了,這北城招標如何招標?”說話的,是京城有名的大商人鄭鳳年。

這傢夥,家產不可計數,邸店園宅,遍滿海內,與權貴往來,也算是頂尖的商人。

他原來也就是普通的大商人,可他聰明就聰明在,秦墨做什麼,他就跟著做什麼,短短一兩年的時間,就成了舉足輕重的大商人。

可惜,如水泥,紅磚,鋼筋,大棚這類技術含量高的生意,他做不來。

劉萬徹坐在椅子上,手裡捧著茶杯,輕輕地吹了口氣,喝了口茶才慢悠悠的說道:“老鄭,你也算機靈人,這北城項目,比南城項目還要好,這賽馬場,全稱叫體育場。

一旦落成,可比南區學院還要大兩倍,動遷的戶數接近萬人

俊國公也下了命令,凡招標成功,水泥,紅磚,鋼筋,皆可成本價拿走。

做出來的房子,自行售賣,要是冇有實操經驗,我們可以派遣專人給與指點。

另外,你們要是想做這生意,也可以,隻需要繳納一萬兩銀子的加盟費,就可以選定區域,十年不動。”

“當真?”眾人齊齊反問。

“呸!”劉萬徹吐了口茶沫子,“這還能有假,這些生意裡麵有誰的股份,你們心裡應該很清楚。

這也就是俊國公心善,才放出這個項目,而且俊國公是咱們大乾最不歧視商人的權貴。

無農不穩,無工不強,無商不富這都是俊國公說的。”

這確實。

秦墨不歧視商人,甚至給與商人一定的優待,這一點在渤海尤為明顯。

來的這些商人,有幾個冇船隊的?

那都是吃了開海紅利,資產在短短一年內暴增的那種。

“劉督造,競標何時開始?”鄭風年一直都很崇拜秦墨,一度認為秦墨是真正的財神轉世。

世人都說秦墨有離魂症,可在鄭風年眼中,恰好是神仙轉世的象征,試問,凡人的**,如何能夠容納神人的魂魄呢。

“來了多少人了?”劉萬徹問道。

“劉督造,二十三人!”督造辦的官員說道。

“太少了,起碼也要五十人,這一次可是有整整二十個區域競標!”劉萬徹道:“諸位,先回吧,這裡有區域競標手冊,可以拿回去看看,先簽字報名,等人數齊了,再開始競標!”

鄭鳳年點點頭,心想,這絕對是俊國公的法子。

這分區競標,不僅分散了風險,還做好了事,讓利給老百姓,也讓他們有利可圖。

簡直太聰明瞭,果真是神仙一般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