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那不重要!”秦墨滿不在乎的說了句,這諸葛遂屁事很多,一進京就把他當刷子,刷聲望。

諸葛遂臉都氣綠了。

李世隆道:“你給父皇騎的那個叫什麼?”

“這叫三輪車,又名老頭樂,景雲特地給朕弄的。

這個方便,速度快,又省力,還能載重!”

李源再次爬上了老頭樂。

秦墨連忙提醒,“老爺子,可以放單手,不能放雙手,知道不!”

“明白了。”李源點點頭。

“父皇,這三輪車太危險了,您還是......”

“怎麼,你想騎?”李源皺起眉頭,“讓景雲給你弄唄,這是朕的!”

“不是,父皇,兒臣就是覺得它不安全。”

“父皇,三輪車可比騎馬安全十倍不止,而且它不吃草,也不會累,哪怕像老爺子這樣的老人,騎著它都能騎個幾裡路。

還有這個二八杠,速度更快,在水泥路上,一天騎個上百裡不成問題。

還可以載重二三百斤。”

“一天騎行百裡?”

“嗯,現在隸直道都是水泥路,我還保守了,年輕人一天騎個二百裡不是問題的。”

“這車兩輪不併行,為何不倒?”李世隆問道。

“父皇,這個問題我很難回答你,就像人為什麼可以站立一樣。”

“這個老頭樂,還有這個二八杠,貴嗎?”

“貴,要三百兩銀子一輛!”

“這個老頭樂還有二八杠,各送十輛進宮!”李世隆道。

“父皇,你前幾天才順走了我三萬兩銀子,太欺負人了!”秦墨就知道這老六冇啥好事。

天天薅他羊毛。

李世隆哼聲道:“讓父皇受驚的事,都還冇找你算賬,你還敢跟朕討價還價。”

“行,你這個多哥皇帝,我不跟你一般計較。”秦墨認了,反正他本來就準備要送的。

見秦墨吃癟,李世隆心情好了不少。

“對了,朕問你,北城招標是什麼情況,中標當皇商,是不是你搞出來的?”

“招標是我搞的,皇商是什麼鬼?”秦墨愣了愣。

“秦墨,你彆裝傻,現在京城在傳,隻要能拿下競標,就能做皇商,不是你搞的,還能是誰?”諸葛遂冷哼道。

“放屁,我會說這種話?”秦墨又不傻,說這種話那不是冇事找事?

“難道老夫還會構陷你不成?你自己去打聽打聽!”諸葛遂道。

秦墨皺起眉頭,“是誰在背後散播謠言?”

“謠言?”諸葛遂冷笑道:“要不是你弄這些噱頭,那些商人會蜂擁而至?”

“老諸,你懂個屁,我的名聲就是噱頭,我需要玩這種把戲?”秦墨道:“肯定是有人在背後搞鬼。”

他拱手道:“父皇,我不會乾這種傻缺事,雖然這麼說,可以吸引他們過來招標。

但如果不能兌現的話,他們肯定會覺得自己上當受騙,到時候損害的不僅是我的信譽,還有朝廷的信譽。

我早就說過了,朝廷的公信力非常重要,如果出爾反爾,時間一久,百姓不信賴朝廷,甚至和朝廷站在對立麵。

那肯定會出事的。”

李世隆點點頭,這一點,他還是相信秦墨的。

就拿大周來說,就是百姓對朝廷失去了信任,各地纔會揭竿而起。

隻是秦墨說的透徹,所以這件事才正式讓李世隆重視了起來。

“說一千道一萬,這件事就是從你這你傳出來的!”諸葛遂道:“重農抑商,千古都是如此,到了你這裡,反而重商了。

大乾財神的名聲,老夫在同州的時候就聽過,也知道你比較器重商人,你可知道,重商的後果是什麼!”

“知道啊,為大乾創收,增加賦稅,為老百姓提供工作崗位,提高老百姓的生活水準,帶動南北經濟,讓大乾國力蒸蒸日上!”

“放屁,農業纔是人們生存的根本,而商人都是逐利的,是剝削百姓成果的,重商隻會讓老百姓過的水深火熱!”諸葛遂道。

秦墨懶得跟他廢話,說到底,還是小農思想在作祟。

“父皇,這件事,我會處理好!”秦墨說道。

“嗯,這件事,傳出去的確不好聽。”李源說道:“我估計,是有人散播的謠言,處理不好,也很麻煩的。

畢竟這涉及到萬戶百姓,不可大意!”

“知道了,老爺子!”秦墨知道自己被人暗算了,之前劉萬徹報上來七十個人,可現在來了二百人都不止了。

這些人的財富加起來,少說也有幾千萬兩,這是很大的一比財富。

雖說商人地位低,可錢能通神,秦墨還要讓他們跟著自己乾事呢。

冇必要耍他們。

“這件事,你要好好處理,處理不好,看朕怎麼收拾你!”李世隆也就罵的比較凶,這些商人在他眼裡就是大肥羊,隨時可以收割的那種。

他要這麼做,諸葛遂保證第一個支援。

李世隆一行人走了,李源也冇繼續煩秦墨,騎著老頭樂回宮了。

魏忠在後麵把著,“太上皇,您慢點喲!”

秦墨把劉萬徹叫了過來,劉萬徹滿臉喜色的道:“俊國公,發了,咱們徹底發了!”

“招標一共弄了多少銀子?”

“合計三百七十六萬兩!”劉萬徹激動到渾身發顫,“這麼多銀子,足夠開發賽馬場了。”

秦墨點點頭,這也在他的意料之中,遷移萬戶,除了體育場,剩下的地,足夠開發出七萬套房子。

京城首善之地,房子屬於供不應求的那種,出得起價,人家都不一定會賣的。

去掉拆遷補償的房子,還能多個三四萬套。

就算是三百兩一套,也能賣個一千多萬兩。

去掉拿地的成本,開發的成本,也有個四五百萬兩利潤,分一分,是很賺錢的。

這三百多萬兩銀子,拿個零頭就能搞定,所以說,多出來的三百萬兩純賺!

加上手上的二百多萬兩,他手裡一共有五百多萬兩。(不包含糧食,布匹,鹽稅,加一塊,大乾一年的財政三千萬兩左右)

“還是房地產賺錢!”秦墨這麼想。

“對了,有件事我想問問你,你知不知道,投標當皇商的事情?”

劉萬徹不解,“什麼投標當皇商?我都是按照您的意思去寫的通告!”

“你不知道?”

“冇聽說,卑職一直在走訪,這幾天忙得找不到北了!”劉萬徹道。

正當秦墨打算把徐缺叫來的時候,一個人進來通報:“俊國公,外麵那些中標商人想求見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