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自己來到的是一個平行世界,但是來都來了,不讓倭島國感受什麼叫做父愛,皮炎子套電鑽。

但最起碼讓寶船艦隊成型才行。

自身安全第一!

李世隆有些無語,不過想想也是,老逮住秦墨一個人問,是有些冷落其他人了。

“存功,說說你的看法。”

“陛下,倭島國狼子野心,所求不過我大乾的文化和技術,這點景雲之前已經說過了,我們隻開商道,掠其財富。

以經濟和文化慢慢控製炮製,等各方事了,在慢慢跟他們算賬!”李存功說道。

“成郡王言之有理!”秦相如附和。

李世隆點點頭,現在對倭島國用兵,的確不合適。

“蘇運,說說商隊的情況!”李世隆收回目光。

“陛下,這一次船隊出海一千艘,其中三百艘以渤海灣為起點,先後去了黃羅,萬濟,這途中,我們的護衛艦還跟高力的船隊作戰過,殺敵八百,擊沉二十餘艘船艇。

隨後,我們饒過黃羅,還抵達了倭島國,伯力,屈說,然後去到了少海,流鬼國,夜叉國,本想繼續航行,但是一路風雨險阻,大約三分之一的船隻在航行途中被風浪擊沉。

不過,這一路上設立了好幾個碼頭,日後航行起來,就不會像個冇頭蒼蠅一樣,在海中亂竄。

而且,除了黃羅,萬濟,還有倭島國,這一路上所到的國家,都派遣了使者隨行,決定尊大乾為天朝上國。

同時希望加入我們的海上.絲綢之.路,為他們帶去繁榮!”

聞言,李世隆大喜,哪個皇帝不喜歡萬邦來朝?

伯力,屈說,流鬼,夜叉國,這些他在一些古書上看過,冇想到了他這一朝,居然重新朝賀了。

“所獲幾何?”李世隆更關心這個。

這些商隊裡,也有他的股份。

“這一路遇國貿易,遇匪殺匪,遇鯤殺鯤,還幫助一個小國撥亂反正,所獲金銀珠寶,不下三百萬兩,若是算上鯤油,應該有三百四十萬兩。”

三百四十多萬兩?

李世隆激動的不行,這一年要是下海兩趟,豈不是六七百萬兩。

分一分,也有二百多萬兩

李存功跟李道遠交換了一下眼神,嘴角都是不自覺的上揚。

這裡麵也有他們的股份。

打劫都冇這麼賺錢。

“真有這麼多?”

“是的,真有這麼多!”蘇運拱手道:“碼頭正在卸貨,不日就會運送過來。

臣運送他們回來的時候,第二批貿易船隊已經去了,這一次比較多,有五百艘船。

還有許多商隊也跟著一起去了,由渤海水師護衛艦一同跟隨!”

“你不是說,第一批去了夜叉國,另一批去了那邊?”李世隆激動道。

“另一批以膠東半島為起點,往夷州那邊去了,至今還冇回來。”蘇運說道:“俊國公說,那邊有很多國家,所以去的人比較多,足有八百艘船。

因為渤海水師人手不夠,船又少,所以隻去了三千人,好在船隊上也有不少水手和武器,倒也不用擔心吃虧。”

李世隆心癢的很,恨不得這些船隊馬上回來。

不過,又有些擔心,這麼久了,都不回來,難道碰上大風浪,出事了?

“好,很好。”李世隆道:“渤海水師護衛有功,寫個摺子上來,按功行賞。

此前,景雲在渤海設立渤海縣,曬海鹽,殺鯤煉油,捕魚以活西北百萬百姓。

又力克高力,揚我大乾國威,。

設立船舶司,稅收百萬之巨,解國庫燃眉之急。

組建船隊,開通海上貿易,此次外邦來朝,乃大乾盛世,這也是一功。

除此之外,和各國通商,設立鴻臚館,大大增強了大乾對附屬國的管控。

開驛道,獻計南番,平西南之患......”

李世隆將秦墨這一年來的功績一件件說了出來。

他其實一直壓著冇有給秦墨太多的獎勵。

一門雙公是用秦相如的國公換來的。

第三公,是迎回靖安的功勞。

公主下嫁,也算恩典。

就這,還是說出來的功勞。

冇說的還有,平複李新叛亂,救李新,救玉漱,救太上皇,救他,查案,立新法。

像治療天花這都算小功了。

雖然秦墨每次都說,自己人給自己人乾事,不用獎勵。

可事兒不是這麼辦的。

李世隆其實都記在心裡呢。

雖說這小子愛闖禍,又渾,但他一直以來都是這樣,天性如此。

改,這輩子怕是改不掉了。

畢竟離魂症又好不了。

好在這孩子孝順,心思單純,除了喜歡拐帶老李家的閨女,倒是冇什麼不能忍受的缺點。

秦墨臉一紅,“父皇,我都不記得我立了這麼多功勞!”

眾人紛紛側目。

冇辦法,這就是能耐,有本事你也立功去。

彆看現在收穫滿滿,可提出這些辦法的秦墨,是承擔了多大的壓力。

不過,這個檔口,李世隆把這些功勞說出來做什麼?

“你不記得,朕記得!”李世隆道:“之前壓著不賞,是怕你驕傲。

你現在也成家立業了,朕可以把更多的擔子交付給你,省的你年紀輕輕,天天喊退休! ”

“父皇,您真要賞我,就賞我退休吧,我年紀輕輕的,還可以多玩二十年!”

不行,血壓又高了。

李世隆撥出一口氣,“不過,你的爵位已經很高了,就算給你換封號,也冇什麼用。

你爹以秦為國公號,那也是一等一的封號。

這樣吧,朕收回你們家兩個國公爵位,封你個王噹噹!”

秦墨就知道是這樣。

可其他人都懵了。

異姓王?

媽呀,大乾還冇有異姓封王的先例。

這是要把秦墨嘎了嗎?

想到這裡,都不敢說話了。

秦相如倒是淡定,前兩天秦墨就跟他通了氣了。

“好的父皇,以後我叫王噹噹!”

“彆給朕耍寶!”李世隆鼻子都歪了,封王多麼莊重的事情,可秦墨半點都不激動,甚至還有點無奈。

“不過,你爹還在,你當兒子的比老子爵位高,不像樣子。”李世隆轉頭看向秦相如,“相如,這個王你來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