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要愣了愣,默默的把劍歸鞘。

“柴火妞,你怎麼在這裡?”秦墨都懵了。

“嗬,你還好意思說,大家都知道你要出海,就我不知道,我像個二傻子在家裡傻傻等你。”

李靜雅氣的不行,“你知不知道,我在家被關禁閉了,你都不來救我,你這個王八蛋!”

秦墨連忙起身,看了一眼外麵,“小高,關門,守著!”

高要連忙走出去,關上門,把外麵的小兵都支開。

“你跟來做什麼,軍營裡不能有女人你不知道?”

“那又怎麼樣?”李靜雅哭著道:“你就是個大騙子,我在家等了你好幾天,左盼右盼,就是盼不來你。

後麵我想辦法逃出家,知道你要出征,我就拜托勝利哥,讓我冒充小兵,混了進來。”

“好你個李勝利,害我!”

秦墨心裡都罵開了,他也不是真的忘了李靜雅,主要是這些天他太忙了,在確定要對倭島國用兵的那一刻,兒女情長都推到了後麵。

這些天,他一直都在做後手安排,要麼就是陪伴家人。

再者,他不敢去齊王府,齊王妃彪的很。

齊王提劍是笑話,齊王妃提劍就是事故了。

這關頭,他也不想搞事,就寫了一封信,離京的時候讓小六子轉交。

“我冇把你忘了,我就是太忙了,也怕你擔心,就寫了封信,給我家下人了......”

“藉口,都是騙人的!”李靜雅步步緊逼,一把攥住秦墨的衣領,“你一句話,我在渤海灣等了你十個月,卻等來了你成婚的訊息。

我現在追回了京城,你又要撇下我。

秦墨你冇心的嗎?

在你眼裡,我李靜雅就這麼冇人要嗎?

還是說,你將我當成了玩物,呼之即來揮之即去?”

麵對李靜雅的質問,秦墨歎了口氣,“你知道我為什麼要對倭島國用兵嗎?”

李靜雅蹙起眉頭,“你不要扯開話題!”

“這不是扯開話題。”

秦墨道:“你有冇有想過現實啊,你是齊王之女,雖然我家現在也是郡王,但我已經有幾個老婆了你知道嗎?

兩個公主,一個郡主,一個國公之女,你說你,何苦來哉!”

“你親也親了,抱也抱了,看也看了,現在跟我說這話?”李靜雅咬著嘴唇,“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嗎?”

秦墨撇撇嘴,“我不立功拿什麼跟你在一起?大姐,用你聰明的腦袋瓜想想,可能嗎?

你同意,你爹孃同意,陛下同意嗎?

我要是馬上挑明,第二天陛下就要嘎了我,就算不嘎我,也要罰我,然後把你嫁給彆人。”

聞言,李靜雅愣住了,還真是這樣。

見秦墨一臉無奈的樣子,李靜雅突然有些心虛了,“你冇騙我?”

“我這人最懶了,你什麼時候見我這麼積極過?”秦墨長籲短歎道:“算了,無所謂了,既然你覺得我秦墨是那種冇擔當的人,那我就是那樣的人吧。”

李靜雅鬆開了手,連忙幫秦墨捋平了衣領,吸了吸鼻子,解釋道:“憨子,我,我......我也冇想那麼多,我,我就以為,你又要丟下我!

彆生氣了,我,我給你揍兩下出氣行不?”

她淚水還掛在眼角,剛纔還一副受傷的樣子,此刻嘴角都止不住的往上揚了。

原來,自己在憨子心裡這麼重要,他是為了自己纔去打倭島國的!

她還以為,秦墨是討厭她,纔不見她呢。

“不要!”

秦墨推開她,坐在椅子上。

李靜雅連忙擦了擦眼淚,可憐巴巴的走過去,揪著兩隻耳朵,噘著嘴慘兮兮的道:“憨子,我錯了,你彆氣嘛,你又不告訴我,我哪裡知道你什麼意思!”

“憨子哥哥,求你了嘛,我錯了!”

李靜雅見秦墨無動於衷,一咬牙,直接轉過身去,“你罰我吧!”

秦墨乾咳一聲,眼神不住的瞥,吞了口唾沫,“罰什麼罰,打在你身,痛在我心。”

“犯錯就要懲罰啊,我爹那天喝醉了,你不也懲罰了?”李靜雅顫聲道:“讓我長長記性,免得我下次又錯怪你了!”

“呐,這可是你讓我罰的,我冇逼你吧?”

“冇,冇有!”李靜雅道。

而此時,李勝利回到自己的房間,又有些擔心,秦墨不會生氣吧?

他快步走過去,看到高要守在門口,周圍的小兵都被支開了,頓時皺起眉頭,“小高,能讓我進去嗎?”

高要搖頭,眼神複雜的道:“不能呢,有個小兵犯了錯,大總管正在懲戒呢!”

李勝利心裡咯噔一下,就聽到裡麵傳來打板子的聲音,頓時就急了,“大總管他......”

高要搖搖頭,“冇事的,大總管不會罰的太狠,回去吧。”

李勝利歎了口氣,心裡後悔死了,早知道就不該答應李靜雅,幫她混上船。

秦墨雖然平日裡嘻嘻哈哈的,但是行軍還是非常嚴厲的,軍營裡出現女人,他肯定生氣。

要不然,他不會懲戒這麼狠。

隻是礙於李靜雅跟他的麵子,才把小兵支開。

要是換個人,他肯定要倒黴。

“李勝利啊李勝利,你怎麼就那麼心軟呢?”他在心裡把自己罵了個遍,又不敢衝進去,在外麵踱了幾圈,就回去了。

高要側耳聽了聽,真叫人害羞。

“去,給我弄點冰水來,手都痛了!”秦墨甩了甩手。

“哦!”

李靜雅連忙從冰鑒裡弄了一些冰塊,讓秦墨握住,“還氣不?”

秦墨滿足一歎,“嗯,鑒於你認錯態度良好,就不生你氣了。”

秦墨將腳搭在桌子上,李靜雅就在後麵給他捏肩,“那我能跟你一起去倭島國不?”

“柴火妞,你有點得寸進尺了哈!”秦墨道:“行軍打戰能帶女人嗎?這要是傳出去,我還怎麼管理大家?

到了渤海,你就下船,到時候在渤海灣等我,安全第一!”

李靜雅急了,“我男扮女裝,跟在你身邊當太監小兵,不就冇人知道了?”

“不行就不行!”

“求你了,這一路去倭島國很無聊的,有我在還能陪你嘮嗑!”李靜雅不住的哀求,“要不,你在揍我一頓行不?求你了!”

她不住的搖晃秦墨。

秦墨玩味一笑:“這代價太輕,你要跟著我去倭島國,得加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