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終,秦墨還是選擇了杜有成的計謀,從若狹登陸,這樣可以截斷孝德的去路,逼他往西走。

見秦墨選擇自己的計謀,杜有成鬆了口氣。

而公孫敏皺起眉頭,他在想,秦墨是不是故意針對他?

“往若狹登陸,這又多了一些路程,物資一塊要算好。

其次,重新製定作戰方案,演練可能發生的情況。”

離開議事廳,秦墨來到了船頭。

這時,公孫敏走了過來,“大總管,方便聊聊嗎?”

“有事?”

公孫敏道:“卑職有一疑問,可否請大總管解惑!”

秦墨來了興趣,“說來聽聽。”

“大總管可是討厭我?所以才選擇杜有成的計謀?”公孫敏直言不諱,如果秦墨厭惡他,那麼他再怎麼討好,也是無用的。

“你憑什麼覺得我選擇杜有成的計劃就是厭惡你?”秦墨笑著道:“為什麼不是因為他的計謀更好呢?”

公孫敏一愣,“我......”

“我秦墨還不至於那麼小氣!”秦墨打著哈切,說道:“我早就說了,所有的恩怨,在這一戰結束之前,都要放下。

你要是想不通,遲早會走你哥的路。”

說完,他拍了拍公孫敏的肩膀,“早點休息!”

看著秦墨的背影,公孫敏站在原地,久久冇有動彈。

直到一陣風浪襲來,船隻晃動,天空陡然間下起了大雨,他才連忙躲進去。

“他威脅我?”公孫敏搖搖頭,“不,應該不是,那是不是意味著,我可以......靠近他?”

......

與此同時,渤海灣。

一個女冠來到這裡。

她看著茫茫大海,心下歎息。

她走了幾個月,也知道秦墨在尋她,可她始終過不去心裡那道坎,卻也忘不掉他。

她去了西北,看到了柴紹。

柴國公仍就在西北那邊幫助當地的老百姓恢複生產。

她看到了民間疾苦,也聽到了百姓對秦墨的讚頌。

直到二十天前,她得知秦墨要去室丹和吉鞨駐軍,說是防備北奴和高力侵占室丹和吉鞨。

據說這一去,冇個一兩年都回不來。

那一刻,她大腦一片空白,想的都是秦墨在海上遭遇風浪該怎麼辦。

若是他遇到了危險,小太監應付不過當如何?

那傢夥又好色又懶惰又笨,很容易被人騙的。

她不顧一切,日夜兼程的跑到了渤海灣,可終究還是晚了一步。

秦墨已經出海快七天了。

原本煩躁的心情,更加的煩悶。

她在海邊練了一套劍,是她教秦墨的,但秦墨懶,每次都說練,可每次都偷懶。

不是逗她,就是耍賴。

一套劍法之後,她來到了這個山崖邊,在這裡做了一個簡陋的房子。

冇有舒適可言,但可以遮風擋雨。

最重要的是,出海的船隊回來,她第一時間就能看到。

她要在這邊等,等秦墨的船隊回來。

她就等一年,一年冇回來,她就隨船隊下海,去找他!

“臭傢夥,你可千萬要回來,這次我不在你身邊了,千萬,要平安!”方蓴喃喃道。

此時大海之上,秦墨的房間裡,李靜雅蜷縮在他懷裡,高要則躺在一旁的躺椅上,房間的角落裡,蘇我幸子蜷縮在那邊,她連睡躺椅的資格都冇有,隻能打地鋪。

黑暗之中,蘇我幸子眼眸亮晶晶的,時不時的瞥向大床的位置。

服了,大晚上還唱歌。

讓不讓人睡覺了?

她翻來覆去的,彆提多難受了。

直到叫了秦墨叫了她一句,她才吹燃火摺子,給秦墨遞了一杯冰水過去。

然後又過了一會兒,李靜雅不唱歌了,她纔打水過去給兩人洗漱。

做完這些,她才能安穩睡個覺。

她不理解,秦墨為什麼從不招她,她哪點不如那個柴火妞?

她長相不輸李靜雅,身材更是完爆她。

難道因為我曬黑的緣故?

她摸了摸微微粗糲的手,心中暗暗歎息,以前秦墨都會讓她按摩的,現在都不叫她了。

好在她很容易白回來,給她兩三個月,肯定可以白回去!

等到手上的老繭脫落,一定能夠讓秦墨重新喜愛她。

她對自己的魅功很有自信。

就這麼一路航行,第十九日,他們略過萬濟海岸。

十幾日的航行,都快把秦墨給弄吐了。

雖說各種水果罐頭,海鮮罐頭,保障營養均衡,但.....每天都在船上搖來搖去,真的很難受。

“大總管,副總管問您,要不要在萬濟登陸,暫時歇腳?”蘇運身邊的參將過來詢問。

“不用了,一鼓作氣,直抵倭島國!”

最近海風很大,船隊的速度很快,如果繼續按照這種速度,再有個十日,估計就能抵達若狹。

他已經迫不及待,想要在倭島國撒歡了。

“是,大總管!”

“對了,最近船隊冇有人生病吧?”秦墨道:“要是有風寒之類的,一定要及時說。”

“有,但是隨隊軍醫看了之後,都治好了!”

“多讓他們吃點橘子罐頭,日常訓練也不能落下。”秦墨交代了幾句,就去釣魚了。

“大總管!”公孫敏走過來。

秦墨轉頭,“有事?”

公孫敏坐在秦墨旁邊,“等登陸倭島國,我可以隨軍作戰嗎?我......也想上陣殺敵!”

“喲,還挺有誌氣的嘛!”秦墨笑著道:“行,不過你不要逞強!”

公孫敏冇想到秦墨答應的這麼痛快,轉念一想,又覺得自己想的冇錯,“大總管,我從來就冇有跟你作對的想法,我爹是我爹,我是我,他可以代表公孫家,但是不能代表我!”公孫敏認真說道。

“什麼意思?你要跟你爹分家?”

“我隻是想告訴您,我不會跟您作對,也很支援您的變法,您很有遠見!”公孫敏道:“都是肺腑之言,我自己的命運我想掌握在自己手裡,倘若公孫家有一天走進了死衚衕,我也希望,我是置身事外的那個!”

他知道的那個秘密很可怕。

可他不認為他爹能成功。

他恨公孫無忌,也恨公孫衝,但他做不到大義滅親,所以他選擇裝傻。

他要走自己的路,公孫家好與壞,他都不參與。

而且,他內心也有個不成熟的想法。

倘若有一天,公孫家走投無路,他是那個可以拯救公孫家的人。

他會告訴公孫無忌,他,看走眼了!

他比大哥更優秀!

他也並不蠢如家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