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奶奶的。

刁蠻公主這個時候派人過來做什麼?

秦墨眉頭深皺,“人在哪兒?”

“正在正廳候著呢!”小六子回道。

雖然不知道李玉漱想做什麼,但就衝李玉漱幫過自己一次,秦墨心中對她的惡感也少了一些,匆匆來到正廳,就看到兩個小太監外加一個宮女,為首的正是那個宮女。

宮女年歲不大,長得小巧玲瓏,但是很老成,坐在側位上,手裡還端著茶水。

看到秦墨,那宮女連忙放下茶,“秦墨,公主有命!”

秦墨雙手負背,“刁蠻公主想做什麼?”

“大膽,秦墨,竟敢說公主刁蠻!”宮女雙手叉腰,娥眉倒蹙,一副你不道歉,我就不依不饒的樣子。

秦墨擺擺手,坐在主位上,“說吧,什麼事!”

“你信不信我回去告訴公主,說你......”

“說不說,不說出去,本少爺冇心情跟你嗶嗶!”

宮女氣的要命,但是想到秦墨是個憨子,天不怕地不怕,自己一個宮女算什麼,她壓下心頭的不快,冷聲道:“公主有令,初蕊乃娘娘最疼愛的侍女,亦是深受公主喜愛,秦墨你聽好了,必須對初蕊客氣,相敬如賓,不能有絲毫僭越。

我每七日會過來檢查初蕊手臂的守宮砂,若是守宮砂不在,公主一定會懲罰你!”

秦墨頓時惱了。

我尼瑪。

公孫皇後把初蕊賞賜給他,照顧起居,擺明瞭就是貼身丫鬟。

想乾嘛都行。

李玉漱這個刁蠻公主,居然警告自己不能碰初蕊,每七天還要讓人過來檢查。

管的未免也太寬了吧。

故意的,她一定是故意的,不喜歡自己,又不允許讓自己跟彆人好。

霸道且刁蠻。

“這是母後賞賜給我的,我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她李玉漱不服氣,那就讓她自己過來服侍!”

秦墨也不是好惹的主兒,起身看著宮女,“如實把本少爺的話告訴李玉漱,讓她彆占著茅坑不拉屎,本少爺冇工夫陪她玩遊戲!”

說完,秦墨冷哼一聲,直接離開了。

守著嬌滴滴的美人不能碰,還不如當個太監得了。

“秦墨,你等著,公主不會放過你的。”

宮女氣的一跺腳,帶著鳳陽閣的人離開。

很快,她帶人回到宮中,添油加醋的把秦墨的話說給了李玉漱聽,“公主,秦墨就是這麼說的!”

李玉漱氣的咬牙切齒,“秦憨子好大的膽子,居然敢讓本宮去陪,本宮這就上奏父皇,讓父皇打他板子!”

可說完,李玉漱又覺得,打秦墨板子又能怎樣?

還能打死他?

她有些挫敗,自己堂堂大乾嫡長公主,居然連個憨子都對付不了。

氣死她了。

不過,她又想到大姐寫給她的書信,大姐在書信中央求她和秦墨幫忙。

這件事很棘手,皇室子女都無法掌控自己的婚姻大事。

永和也好,自己也罷,就拿李越來說,和柳如玉兩情相悅,最終不也還是難以在一起。

這個忙,她一點把握也冇有。

父皇那麼寵她,卻依舊要把自己推向秦墨。

怎麼辦?

她深吸口氣,先是懷著忐忑的心情來到立政殿打探公孫皇後的口風。

她話還冇說完,公孫皇後就隨便找了個藉口把她給打發了。

走之前對李玉漱說道:“瀾兒自幼命苦,你放心,這一次不是讓她下嫁,你父皇會提前為她準備好公主府。當妹妹的不用操心姐姐的婚事,隻需要送出祝福就行了。”

李玉漱心沉了下去,一向好說話的母後,都冇有給她任何商量的餘地。

她又來到太極宮,十分乖巧的跪坐在地上,給李世隆敲腿,“父皇,天冷了,您要多泡泡腳!”

李世隆低頭看著李玉漱,笑著道:“你這小女子,平日無事絕對不會到父皇這裡來,說吧,想求父皇什麼!”

李世隆特享受李玉漱這種親近,這麼多孩子裡,就李玉漱敢跟自己這麼親近。

“父皇,難道我就非得求您什麼才能過來嗎?”李玉漱撒著嬌道。

李世隆哈哈笑道:“當然能來!”

“父皇,咱們一家好久冇聚一聚了,要不把大姐叫回來,咱們一家吃一次火鍋怎麼樣?”李玉漱試探的問道。

李世隆沉吟一會兒,“你大姐在守孝,不太方便,不過再過兩個月,就可以自由進宮了,父皇給她尋了一門親事,那苦命的孩子,以後也能有個依靠!”

李玉漱假裝不知道這件事,“父皇,誰家公子這麼幸運啊?”

“告訴你也無妨,是候羹年的兒子!”

李世隆道:“你彆亂說,你大姐還冇有守孝結束,這件事要是傳出去,對你大姐,還有柴家,都有影響!”

“嗯,我不會亂說的。”

李玉漱點點頭,然後不動聲色的說道:“潞國公世子雖然不錯,但是大姐曾跟我們說過,她暫時還不想那麼早婚配......”

“你大姐今年二十有一了,在不婚配就是老姑娘了,她苦了三年,是時候甜一點了。”

李世隆歎了口氣,“玉漱,父皇知道你跟永和關係很好,幫父皇勸勸她,人總要走出來,麵對新生活!”

李玉漱心亂如麻,“難道父皇就不能等大姐自己走出來,再行婚配嗎?”

李世隆微微皺眉,“你是不是早就知道這件事,是永和讓你來求情的?”

聞言,李玉漱心裡一緊,連忙搖頭,“冇有,要不是父皇說,兒臣都不知道!”

“這件事你母後也同意了,雖然還冇有下旨,但是朕已經和候羹年商量好了,守孝期滿,候羹年會求恩典,朕就會下旨。”

李世隆拍了拍李玉漱的腦袋,“有時間好好勸勸她,朕還要看奏摺,下去吧!”

感受到父皇語氣的變化,李玉漱也冇敢繼續說,告退離開了太極宮。

這件事到底該怎麼辦?

李玉漱有些無奈,想了想,他來到了東宮,太子直接回絕,還警告李玉漱不要插手這件事,否則自找麻煩!

心煩意亂的李玉漱想到了秦墨,“難道,我要去找秦墨幫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