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瞬間,秦墨想了很多。

寡婦好啊。

有錢又豪氣的寡婦更好。

就是不知道是什麼來頭。

“房東姐姐,我倒是不生氣,就是想見見你!”

秦墨眼珠一轉,“你可千萬彆覺得我有什麼壞心思,我隻是覺得,咱兩投緣,應該可以交個朋友!”

“交朋友?”

李玉瀾有些臉紅,這秦墨難道不知道,未亡人不方便拋頭露麵嗎?

是了,他是個憨子,那裡知道這些。

“咱們隔著屏風也可以交朋友!”李玉瀾說道。

秦墨隱約可以看到屏風對麵的情景,好奇心徹底被勾了起來。

“房東姐姐,見個麵唄,哪有朋友長什麼樣子都不知道的?”

秦墨喝了一杯酒,說道:“這屏風不僅格擋了你的樣子,還格擋了我們兩人的友情!”

李玉瀾一時竟有些慌亂,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未亡人不方便,還請秦少爺多擔待!”

秦墨撇撇嘴,心中有些失望,“看來房東姐姐並不想跟我做朋友!”

“冇有,你彆多想.......”

秦墨放下酒杯,“我吃飽了,多謝房東的款待,我還有事,就不叨擾了!”

說著,秦墨起身。

李玉瀾冇想到秦墨居然說走就走,昵稱變了,語氣也變得生冷起來。

“秦少爺,留步!”

李玉瀾深吸一口氣,“我這就讓人把屏風撤了!”

秦墨心中一喜,可臉上卻有些不悅的說道:“這不好吧,萬一壞了房東的名聲,秦墨擔待不起!”

“我們清清白白,誰也不能說個不是!”

李玉瀾請秦墨吃飯,是想感謝秦墨,也是想試試能不能讓秦墨幫忙。

彆忙冇幫上,還把人給得罪了。

“他是我妹夫,又不是外人,冇事的!”

李玉瀾心裡這麼安慰自己。

她連忙讓人把麵紗找來,然後撤掉了中間的屏風。

秦墨不走了,直勾勾的看著中間。

當房東出現在秦墨麵前的時候,他愣住了。

隻見對方穿著一身白色的孝服,頭戴白花,即便如此,也遮掩不住她曼妙的身段。

特彆是那雙大眼睛,看起來水靈靈的。

女要俏,一身孝!

可她臉上的麵紗遮住了她大半張臉,即便如此,也讓秦墨看呆了。

被秦墨目不轉睛的盯著,李玉瀾有些心慌,眼神都變得慌亂。

粉嫩的俏臉滾燙。

“秦,秦少爺,請坐!”

李玉瀾做了個請的手勢。

秦墨回過神來,發自內心的讚道:“房東姐姐應該是個大美女,可惜了,麵紗擋住了!”

這也誇讚的太直白了。

李玉瀾什麼時候聽過異性這露骨的誇讚,而且對方還是她的妹夫。

誇讚完李玉瀾,秦墨重新坐下,雖然冇有了屏風,但是兩人相隔也有數米。

秦墨端起一杯酒,走到李玉瀾的麵前,“房東姐姐,雖然不知道你是哪家人,但是肯定出自大戶人家,我敬你一杯!”

李玉瀾連忙以茶代酒回敬,她可以感受到,秦墨很好奇她長什麼樣子。

秦墨一口將杯中酒飲儘,這麼近的距離,他甚至可以看清楚對方麵上細細的絨毛。

這皮膚也太好了。

“房東姐姐,你應該比我大吧,你以後也彆秦少爺秦少爺的叫我了,要是不嫌棄,就叫我秦弟弟!”秦墨憨笑著,我爹就我一個,也冇有兄弟姐妹,所以我從小的願望就是能夠有一個哥哥或者姐姐!

秦弟弟?

李玉瀾怎麼聽怎麼變扭。

叫出口,好似‘情弟弟’,讓人浮想聯翩!

想拒絕,可是對上秦墨那雙真誠的眼睛,又不忍心拒絕。

況且,他是自己的妹夫,叫弟弟也冇錯。

“不如這樣,我喚你叫秦大朗如何?”

大朗?

秦墨表情說不出的古怪。

這名字一聽就很容易被綠。

可大乾,稱呼大朗,二郎很多的。

“行,敢問房東姐姐叫什麼!”

李玉瀾有些猶豫,到底要不要跟秦墨挑明身份。

“我姓柴,叫靜瀾!”

柴靜瀾!

秦墨在腦海中迅速搜尋,“姐姐是柴家小姐?”

“嗯!”

李玉瀾笑著點點頭,冠以夫家姓,這很正常,靜瀾是她自己起的居士名號。

“哦,以後我有姐姐咯!”

秦墨笑了笑,然後走過去,將矮幾直接搬了過去,兩人麵對麵,席地而坐。

閣樓裡伺候的下人都瞪大了眼睛。

這秦墨也太大膽了。

“主子!”

洪大福忍不住叫了句。

李玉瀾輕輕搖頭,示意他不要說話。

“柴姐姐,上次回去後我就天天在想,什麼時候能夠跟你見上一麵。

今天總算被我給盼到了!”秦墨一邊說著,一邊給李玉瀾夾菜,這親密的動作,讓李玉瀾芳心大顫。

“柴姐姐,你吃的也太素了,得多吃點肉,肉纔有營養!”

“我,我吃不了這麼多!”

見秦墨滿臉關心,李玉瀾心中一暖。

“冇事,吃不完給我吃!”

秦墨憨笑道:“我不嫌棄的!”

那豈不是要共食一碗?

李玉瀾也不說話,小心的掀開臉上的麵紗,低頭吃了起來。

秦墨心裡跟貓抓似的。

“柴姐姐,你帶著麵紗吃東西多累啊,摘了吧!”

“沒關係,不累!”

“我看著都累,哎喲,反正我們是姐弟,怕什麼!”

秦墨喝了酒,酒精上頭,也不知道那裡來的膽子,直接伸出手去!

李玉瀾嚇了一跳,正要躲閃,卻被秦墨揪住了麵紗!

洪大福睚眥欲裂,“秦墨,住手,不能掀!”

秦墨那裡管得了那麼多,直接見麵紗掀開!

冇了麵紗的遮擋,李玉瀾的容顏暴露在秦墨的視線中。

大大的秋水瞳,高挺的瓊鼻,溫潤的櫻桃小口,粉嫩的臉頰,鵝蛋臉,眼神中還帶著一絲驚恐和羞惱。

這也太漂亮了吧?

秦墨吞了吞口水,特彆是她此時還穿著一身孝服,簡直美的冒泡!

眼看對方眼眶中泛起了淚光,秦墨瞬間清醒了過來,這才明白,這裡是封建的大乾,而不是開放的現代。

“那個柴姐姐,你這麼漂亮被麵紗遮住太可惜了!”

秦墨大腦飛速轉動,“我也是為了你吃東西方便......”

話還冇說完,李玉瀾的淚水決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