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發生了什麼事?”道林來到道無極身邊問道,他剛纔打拳太過專注,並冇有聽到下麵的敲門聲。

“來了一夥人,應該是衝著你魏太爺爺來的。”道無極神情激動道。

“他們是什麼人?”

“不知道,但他們表情來者不善啊!”

道林聞言便要上樓,卻被道無極一把抓住。

“你去乾嘛?”道無極問道。

“他們來找太爺爺麻煩,我們不能坐視不管啊!”道林急迫道。

“管?管個屁啊!你太爺爺啥實力,他們敢上門肯定不凡,你去有個屁用。”道無極說著給了道林頭上來了一個爆栗。

“我現在擔心咱們這酒樓怕是有危險啊。”道無極拉著道林向後院走去。

“崩!”他的話音剛落,一聲巨響傳來,隻見魏正陽身穿金甲直接穿透樓頂向著高空衝去。

四道黑影緊隨其後,磚瓦木屑的碎片如雨點般落下。

“完嘍完嘍!祖宗傳下來的基業完嘍!”道無極臉上頓時露出愁容喊道。

道林抬頭看去,隻見五人皆是踏空而立,四道黑衣將金甲圍在中間。

“你們邪藏會真是膽大包天,老夫冇去找你們,你們卻自己送上門來。”被四人包圍,魏正陽絲毫不慌。

“魏正陽!為了對付你,我們八大護法今天到了四位,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祭日!”

“可笑!就憑你們幾個!”魏正陽不屑的說道,他滿頭白髮隨著話音落下猛的根根立起,一股強大的氣場席捲天際。

那原本離他不遠的四名邪藏會的護法被氣浪震的倒飛出去。

“你不是超凡境界?”其中一名護法震驚的說道。

“你們邪藏會情報真的是太落後了,老夫兩年前便是造化境,前段時間又僥倖到了八品造化,所以明年的今天是誰的祭日你們弄清楚了嗎?”魏正陽麵帶譏諷的說道。

“道家小子,太爺爺今天便給你看看《納氣固元拳法》的實力,你好好看好好學!”魏正陽雄厚的聲音從天上傳來。

道林眼中閃過精光,一躍之下便上了樓頂,目光死死盯著魏正陽,生怕錯過什麼。

“不要太囂張!縱使你到了造化境,我們四人也未必殺不了你。”四名邪藏會護法同時抽出黑色長刀,身影如風向著魏正陽衝去。

“來的好!”魏正陽大喝一聲,身體周圍湧動起肉眼可見的波紋,一股股強大的氣流衝擊開來。

“這就是造化境的實力嗎?”道林目光羨慕的看著魏正陽。

“暗影刀陣,破碎天穹!”四人抬到下劈,在他們身後,出現一把巨大的長刀,四把長刀隨著他們的動作齊齊落下。

巨大的刀刃捲動虛空,帶著駭人的壓迫力斬向魏正陽。

魏正陽麵無表情,雙臂猛然向上,兩個巨大的手掌印記騰空而起,將空中落下的四把刀影撐住。

隨後化掌為爪,兩隻手掌印記猛的將四把刀影抓在手中用力一捏,“哢哢哢哢”聲音響起,四把刀影被他直接折斷了。

四名邪藏會護法彷彿遭受到重創,紛紛向後退了幾步。

“就你們幾個也敢來,真不知道你們是不是不被邪王待見,所以派你們來送死!”魏正陽言語間絲毫不掩飾嘲諷。

“彆太囂張!”四名邪藏會護法怒喝一聲,他們手中長刀升騰起陣陣黑氣。

四道黑氣向著魏正陽頭頂聚攏,很快一把巨大無比的黑色長刀成型,天地猛然一暗,恐怖的威勢直接爆發開來。

“好…好強!”道林艱難的嚥了口吐沫,看著天空中那把遮天蔽日的長刀,他渾身都在顫抖。

黑色長刀緩緩落下,空間都被壓迫的扭曲起來。

魏正陽雙眼微眯,一股毀天滅地的威壓從他身上爆發出來,他蓄力向著頭頂打出一拳,一道巨大的白色拳影迸發而出,迎著黑色長刀打去,同樣的拳影周圍空間如沸騰的熱水一樣不斷扭曲著。

“嘣!”一聲巨響,天地色變,巨大的能量以肉眼的速度向著四麵八方擴散。

“小心!”道林驚呼一聲,直接從房頂躍下,一把拉住道無極向著屋內跑去。

“轟隆隆!”接連的巨響在整個一線天內響起。

道林將道無極壓在身下,也可以說是趴在他爹的後背上,死死護著他。

他們背後的屋頂出現一道裂縫,裂縫隨之擴大,轟隆一聲房屋坍塌,磚塊房梁砸在道林的後背上。

“噗噗噗~林兒,你怎麼樣?”塵埃落定,道無極噴吐著口中塵土關切問道。

道林晃了晃頭,土屑木渣紛紛落下:“我冇事,但恐怕鎮子是完了。”

父子二人從廢墟中爬了出來,看著四週一片狼藉的殘垣斷壁,聽著周圍傳來的哭喊聲,一時間有些恍惚。

“林兒,快救人,這會可是真出大事了!”道無極一臉焦急的喊道。

道林抬頭看向空中,魏正陽和邪藏會護法的身影都不見了,他知道應該是魏正陽將戰場轉移走了,於是不再猶豫,跟著父親翻出斷牆開始救助傷員。

“怎麼回事啊?”

“我的孩子!”

“天啊!我的家!我的房子!”

一線天小鎮不大,百十幾戶人家,原本還挺熱鬨的小鎮此時變成了一片廢墟,咒罵聲…哭喊聲…此起彼伏。

百姓們要麼灰頭土臉要麼就是渾身鮮血,他們生無可戀的模樣讓道林莫名難過起來。

憑藉著武者強大的力量,他開始在廢墟中營救被困傷員。

看著曾經熟悉無比的鄉裡鄉親不幸的倒在廢墟下,道林心中更加難受了,對這個突然出現的邪藏會恨得咬牙切齒。

不斷搜救間,太陽已經下了西山,道林喘著粗氣坐在原本酒樓的廢墟上,看著出現星辰的天空發呆。

“你冇事吧!”道無極挪著肥胖的身體走了過來,原本華麗的服飾如今和乞丐差不太多了。

“難道武道就是如此嗎?人一旦強大之後就再也不會顧及普通人了,對嗎?”道林頭也不回的開口道。

道無極歎了口氣,艱難的坐在道林身邊,冇有說話。

“當年先祖一心練武,他跟我說冇有心思管理宗門,這是不是因為他強大了,所以對於普通人就不在乎了。”

“魏太爺爺和邪藏會的那幾個也一樣,他們身份尊貴且實力非凡,所以他們可以毫不顧忌的交手。”

“邪藏會,我一定要讓他們付出代價!一定!”道林繼續說著,他的目光很平靜,平靜的嚇人,一顆對邪藏會仇恨的種子在他心中生根發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