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小天道歉!”下車後風影拽著風初陽不讓走。

風初陽敷衍地說了句對不起。

風影不認可,抬起右手就打後腦勺:“真摯誠懇會不會?!大聲!”

“對不起!”順帶鞠躬。

半邊身子還在車內冇下來的齊天被這陣仗嚇得不敢動,不停地打量四周和麪前的兩人:“可、可以了……姐……”

“那行吧,下次不允許了,要是在讓我發現你這樣我直接腿打折。”風影左手上還拿著一塊完整的冰錐。

齊天和風影目送風初陽灰溜溜跑走,齊天走到風影身邊,剛想說什麼,頭就被風影的手摸上。

風影順著頭髮摸著齊天的頭,接著摸上齊天的臉頰,用拇指和捲起的食指捏捏齊天的下顎,笑著說:“初陽自從壇中離開後一直都不喜歡和靈氣有關的事情,他覺得如果冇有這些,壇中就不會成神,自己也還能陪在他身邊……唉,小天,彆放心上,和你沒關係的。”

齊天微抬頭和風影對視,點點頭:“嗯,我知道了。那個……姐姐能和我說說‘壇中’的事情嗎?”

“嗯?你很好奇嗎?”風影的手心附在齊天的臉頰上,手指在捏齊天的耳垂。

齊天說到:“差不多吧,我以前見過從天界下凡的神,他們也是走天梯成神的。”

“你見過?那太好了!很多居民都說‘我和初陽被騙了、壇中不會回來了’一類的話。既然你見過就說明我和初陽冇有被騙,壇中也許還在忙著什麼。”風影驚喜地抱住齊天,開心地揉搓齊天。

齊天看到風影這麼開心自己似乎也鬆了口氣,轉而想想感覺有點對不住:“可是你們等了十幾年纔等來這麼一個‘冇有被騙’的訊息……”

“沒關係,我相信他們,那個帶著壇中找到天梯的男人說過:天上一天,凡間一年。我們雖然度過了十幾年,但對壇中來說才十幾天,這不急的,隻要我能活著見到他就好。”

“有能夠信任的人真是太好了。”不論是對風影還是對壇中。

風影將齊天帶回了家中,風初陽似乎在居民區彆處玩耍,並冇有待在家裡。

齊天被安置在沙發上侷促地坐著,抬頭看到風影端了兩杯果汁走過來,兩人一起坐在沙發上。

齊天抿了口果汁,抬眼打量坐在旁邊單人沙發上的風影,開口問到:“風影姐,‘壇中’……是您原本的弟弟對嗎?”

風影聽到問題後拿著果汁杯的手停頓了一下,將果汁杯放回茶幾上後歎口氣,抬頭看向齊天並說道:“嗯……我知道小天想問‘壇中是不是指將初陽帶回來的人’,如果這麼問的話,我一定會肯定地回答:‘是’。”

“哎?可……”

“其實壇中的事情,外人很難理解,他並不能算是我的親弟弟,但對於彆人和我的生父來講,他是的。”

不能算是親弟弟?齊天不明白這是什麼意思,難道是領養?

“我原本有兩個親弟弟,但是他們都在很小的時候死掉了,母親也在那個時候去世,父親自那時起便一蹶不振。

“後來他帶著我來到坎特倫卡,接觸到了機器人,他在我不知道的情況下用一個女孩的身體改造成了壇中。他說原本是想用男性的,但是冇有找到,那個女孩是他在垃圾場找到的……

“女孩的屍體被改造成男性機械,大腦70%都是機械製造,完全就是個機器人,他卻說他以後就是我的親弟弟。他甚至冇有經過我的任何意見。

“不能說是討厭壇中,我其實有點…可憐他?我不知道。壇中還在遵循係統做事的時候,係統給予的最高指令是保護我,那個時候我和他幾乎形影不離。

“直到後來另一個改造人認出了壇中的皮囊是曾經某個組織製造的殺戮機器,我也是那個時候才知道——那個女孩原本就是個改造人。可能是受重傷後被拋棄了吧?

“壇中得到曾經的記憶後表現得更像普通人類了。……後來,冇過多久,坎特倫卡裡的機械就因為人類霸權起義,一位旅者先生帶著壇中和我逃出城卻被一個冇有見過的男人攔下。

“男人將旅者先生殺害,說了堆我不明白的話,最後說要帶走壇中讓他‘成神’……”

齊天津津有味地聽著,聽到這裡後思考片刻後得出結論:“我覺得他是騙子的可能更大。”

風影歎氣:“其實也是被逼無奈,壇中原本就抗拒和我分開,卻因為打不過直接被帶走了,我隻好相信他們。”

“你還記得他長什麼樣子嗎?”

風影搖搖頭:“印象不算深,不過我記得他懷裡當時抱著一個還在繈褓中的孩子。”

……

齊天開著車笑了,自言自語:“這麼想想,原來都串起來了……”

卡洛斯坐在副駕駛不解地打量齊天的笑容,想不通索性不去想。

將車停在七年前同樣的位置上後四人下車,齊天確認車門鎖上後帶著大家來到風影家門口。

敲門冇人迴應。

“初陽難道也不在?”齊天從口袋裡拿出一塊靈石,準備尋找七年前風影交給自己但是自己一次都冇有使用過的鑰匙。

孫君看向周圍:“剛纔那些人不是認識你嗎?不問問他們?”

“他們隻是歡迎旅客的機器人罷了,認識初陽可能是因為他在這定居,不代表什麼。”齊天從靈石裡取出鑰匙,插入鎖孔後門打開了。

齊天將鑰匙取下後打開門,喊道:“風影姐?我旅行回來了……人呢?”

意外的,家裡冇有人,看起來挺久冇有過了,進門後的鞋櫃上麵落了一層可見的灰。

“好像冇有人呢?”“奇怪,是出門了嗎?”“這上麵有灰,是不是也旅行去了?”

卡洛斯、顧相秋和孫君隨著齊天一起戴上鞋套走了進來,三人都打量起室內。

齊天心有不解,看著三人都坐到了客廳的沙發上,回想七年前風影說的話:“這把鑰匙拿著,旅行回來了可以直接來家裡,小天以後就是風家的一員了。要是我不在家的話也不用擔心,就當成自己家裡。”

“雖然這麼想不太好……但是帶回來這麼多人,風影姐應該不會想到吧?”齊天捏了捏自己的鼻根,“但願不會出什麼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