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頓飯吃完,很難得的,韓冰居然冇纏著林軒送他回學校,而是自行回去修行內功心法,看來她是真的憋了一口氣。

林軒離開小區,看時間還早倒也不急著回學校,一人走在大街上,旁邊行人往來,大多都是吃了晚飯之後出來散步的,很是悠閒。

林軒也放鬆下來,任由內勁在經脈裡流轉,渾身暖洋洋的,不知不覺間,他已經完全適應了這個世界的生活。

正感慨時,突然心中一動,這是武者對於危險的本能感知。

“冇必要那麼緊張。”身後,一個充滿笑意的聲音傳了過來,那是一個消瘦的老人,往那兒一站,和尋常人冇有任何區彆。

但林軒引起了足夠的重視,這人是他來到這個世界以後遇到的最強者,冇有之一,他可以悄無聲息的來到自己身後,像是鬼影一樣。

“葉老先生,你怎麼在這裡?”林軒問道,這人是葉鵬,之前在許瑾萱家裡見過一次,相處倒是不錯。

“來看望個朋友,看見你了,就想著打個招呼。”葉鵬笑道。

哦。

林軒卻隻是隨口答應,看來並不信他的話,這麼大個晏城,哪這麼容易偶遇的?

葉鵬也知道他不信,也懶得解釋太多,問道:“林軒,你現在冇什麼事情吧?”

“冇事。”林軒搖搖頭。

“那陪我去一個地方?”

“去哪兒?”林軒不解的問道。

“到了你自然就知道啦。”葉鵬說道,便抬腳在麵前帶路,彆看他年紀大了,但走起路來虎虎生風,速度也是一點不慢。

林軒無奈隻能跟在他身後,冇多久,他們來到了一處破敗的棚戶區,空氣中漂浮著一股刺鼻的味道。

對此,林軒倒是冇有任何異常情緒,他在意的是這老人的用意,這種地方很偏僻,又是龍蛇混雜的,不知道他要做什麼。

“很快就到了。”葉鵬說道,讓林軒不要著急。

好吧。

林軒還真一點都不急,跟在這麼一尊大神身後,彆的不說,安全感還是有的。

在葉鵬的帶路下,兩人左拐右拐的來到棚戶區深處,這裡的味道更是難聞,抬眼處都是破破爛爛的,根本不像是住人的地方。

“到啦。”葉鵬笑道,他一臉平靜,然後在一扇門,好吧,那根本算不上門,最多隻是一快鐵皮,還漏風的那種。

葉鵬輕輕敲了敲,發出噹噹噹的聲音,很有節奏。

“誰啊?”過了許久,鐵皮裡傳來一個低沉的聲音,林軒一聽就知道對方是故意偽裝,並且充滿警惕。

“我,討債的人。”葉鵬平靜的說道,然後就是長久的沉默,空氣就像是凝固了一樣,顯得十分沉悶,並且聽不到任何聲響,甚至連呼吸聲都冇有。

砰。

突如其來的一聲大響,那鐵皮飛了起來,呼的一聲以極速砸向葉鵬,緊隨其後的是一道淩厲的刀光。

葉鵬卻是原地不動,在快被鐵皮砸中時,隻微微抬手把它輕鬆接了下來,舉重若輕的樣子。

同時,刀光一閃而過,以極快的速度切向葉鵬的脖子。

一擊必殺!

葉鵬還是不慌不忙,他再次出手,卻是後發先至,扣住那人手腕,隻輕輕一捏,骨頭碎裂聲傳來,但劇痛之下,襲擊之人並未慘叫,隻悶哼一聲。

他人在半空,身體如蛇身一樣柔軟,舍了右手也要反擊。

哼。

葉鵬卻不屑一哼,一腳就將人踢飛,不偏不倚正好落在林軒麵前不遠的地方,鮮血都幾乎流到腳底了。

那是一個黑衣人,矇住了口鼻,隻露出一雙眼睛,穿著很奇怪,像是電視上演的忍者服。

林軒不用檢視也知道這人活不成了,被一腳踢死的忍者,恐怕很少見了,同時,心中微微震驚,這老人出手可真夠狠的,完全不想留活口。

正思緒的時候,棚戶區破敗的房子傳來沙沙沙的聲音,許多黑影悄然而至,那是和慘死之人一樣穿著的忍者,足足有八人之多,他們速度如鬼魅。

咻咻咻。

破空聲不絕於耳,無數寒光極速飛過,那是暗器,有飛鏢和手裡劍,夕陽下,閃爍如血一般的光芒,十分淒豔。

暗器高手。林軒評價道,葉鵬微微抬眼,一道殺意一閃而過,人在如雨的暗器中,卻是毫髮無傷。

“殺。”

忍者首領一聲令下,所有人如離弦的箭竄了還去,手裡忍者刀出鞘,以極速斬下,角度刁鑽,豐鎖死角。

葉鵬冷漠一笑,並未退卻,反而迎了上去,他年紀已過六旬,以一敵八卻不見任何侷促,內勁磅礴如潮水一般,每一次出手就是一聲慘叫,冇一會兒,地上橫七豎八的躺著許多屍體,八大忍者隻剩其二,活著的都受傷嚴重。

“厲害,不愧是華夏的龍神。”忍者首領壓低聲音說道,他的華夏語講得很拗口,一聽就不是華夏人。

華夏龍神?林軒也聽得一愣,好霸道的名字,就是不知道這是什麼概念,外號?或者職位?

“要想殺我,就憑你一個上忍可還不夠。”葉鵬淡淡的說道。

忍者首領並未答話,但顯然是已經認可了葉鵬的話,誰說龍神老了?實力半分不弱於當年,殺起人來也乾淨利落。

他們這次失算了,僅憑九人就想埋伏葉鵬,簡直就是一個笑話,想著,兩人對視一眼,冇有多餘交流就以極速衝了出去,卻是往兩個方向奔逃。

葉鵬的實力太強,他們無法抗衡,隻能逃命,而葉鵬隻有一人,就算再厲害也分身乏術,不可能同時擋住兩人。

果然,葉鵬隻能捨棄一方,去追其中一人,忍者首領心中一喜,他對自己的逃命手段有十足的把握,隻要逃離葉鵬的視線,他就能逃出昇天。

突然看到麵前一個年輕人,其實他早就注意到林軒的存在了,隻是以為他是附近的居民不小心闖入這裡,被這血腥場麵嚇住了,這纔沒有離開。

廢物一個,敢攔我去路,找死!

忍者首領心說,忍者刀在空中劃過一個美麗的弧線,說著林軒的脖頸就切了過去……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