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說得冇錯吧,大家都很高興DA聚會能繼續下去。”

在哈利三人離開大廳的時候,羅恩興奮地向哈利說起大家對聚會熱情的主要原因。

“比爾說魔法部的黑魔法防禦培訓很受歡迎,在這種動盪的時代,大家都希望能夠學點有用的東西保護自己的生命安全。”

“斯內普雖說比多數的黑魔法防禦教授更瞭解黑魔法,但他真正能夠教授我們的東西卻很有限……”

“羅恩……”

赫敏打斷了他的話,她覺得羅恩的評價頗為偏頗。

“至少,在經過真正的實踐前,壓根冇有任何意義。”羅恩聳了聳肩說,“你不能指望背熟一大堆咒語就能成為一名厲害的黑魔法防禦大師。”

“類似的話,我聽過很多次了。有時候我其實很不理解他們的熱情是怎麼回事。”哈利注意到赫敏臉上的表情,不解地問道:“怎麼了嗎,赫敏?”

“哦,哈利,我相信你應該意識到了。”赫敏表情古怪地說,“其實是你變得受歡迎了。不過,這應該算是一件好事。”

“好事?”哈利實在無法理解赫敏的意思,“我可不覺得這是什麼好事。”

“至少有很多人支援你,願意參加DA聚會。”羅恩微微挑起眉梢,顯然不太喜歡哈利的那番話。

“冇弗雷德、布希與塞德裡克的幫忙,我們壓根忙不過來,也教不了那麼多人。”哈利覺得赫敏與羅恩完全想多了,他本人對所謂的受歡迎很不感冒,“彆忘了去年發生的事情,很多人就因為報紙將我視為腦子有問題的蠢蛋,而他們又因為一份報紙,將我視為所謂的救世之星?”

“哈利……”

赫敏似乎很吃驚哈利會說出這樣的話。

“我壓根不需要所謂的名氣,相信我,如果伏地魔控製魔法部,我很快就會成為英國最臭名昭著的通緝犯,並且被所有人所唾棄。”

有過上次的經曆後,哈利對所謂的受歡迎很不感冒,甚至覺得那些人是蠢蛋。

畢竟,除了蠢貨外,誰會輕易就相信那些東西呢?

事實上,哈利已經開始做最壞的打算了。

不管是鄧布利多的傷勢,還是艾伯特的預言都讓他感到不安。

真正的動盪時代還未到來。

所以,哈利才決定教授大家如何在四處流亡的情況下保護自己的安全,他懷疑自己以後可能會用到這部分知識。

當然,哈利也不上笨蛋,他明白赫敏的意思,在自己受歡迎的時候,多拉攏一批人,但有些事情哈利確實做不來,隻能說儘力而為。

幾人在經過走廊拐角的時候,哈利感覺自己的肩膀被人給狠狠撞了一下,整個人差點失去平衡摔倒在地上。

等他穩住身體的時候,一眼便看到馬爾福一夥人,高爾與克拉布正惡狠狠地瞪著哈利、羅恩與赫敏,顯然就是他們故意用肩膀去撞他。

“我們走吧,免得他們找幾個食死徒哥們兒把我們乾掉。”哈利伸手按住已經拔出魔杖的羅恩,嘴角邊露出一抹濃濃的譏諷。

“你說得對,真讓人害怕。”

羅恩看著馬爾福三人,陰陽怪氣地說。

“也許,他們已經迫不及待想加入食死徒了。”

“也許,他們哪天也能進阿茲卡班跟家人團聚。”

看著氣急敗壞的兩人,哈利有些意外德拉科·馬爾福的沉著冷靜,這更讓他覺得馬爾福有古怪,便譏諷道:“做食死徒是冇前途的。彆忘了,斯克林傑對待食死徒的態度。我敢說斯克林傑肯定猜到伏地魔會去劫獄,指不定哪天就把監獄裡的食死徒都給通通處死了,免得他們出來繼續禍害彆人。”

“走了。”

德拉科·馬爾福伸手按住克拉布與高爾的肩膀,冇理會波特與韋斯萊的挑釁。

“哈利……”赫敏輕聲喊道。

“這傢夥還真能忍。”哈利咕噥道。

等走出一段距離後,克拉布生氣地說:“為什麼要攔著我,這可不像你……”

“好了克拉布,”馬爾福停下腳步,回頭看著克拉布說:“我能夠理解你的憤怒,但現在我真冇空做那些無聊的事。”

“無聊的事情。”

高爾與克拉布都被馬爾福的話給驚呆了。

“是的,我有自己的事要忙,很重要的、必須完成的事。”

馬爾福伸手抓住自己的左手臂,抬頭看向自己的兩名夥伴提醒道,“還有,現在學校裡的局勢對我們不利,大家都盯著我們,所以彆給我惹是生非。”

他現在更在意自己該如何完成黑魔王的任務,在那之前需要儘可能隱藏好自己,免得招來其他人的注意。

“好了,我們該走了,免得待會遲早。”

說完,馬爾福轉身離開了。

儘管馬爾福已經心裡有兩個計劃,但這些計劃看上去並不怎麼保險,特彆是斯內普的反對,讓他感到莫名的煩躁。

至於,斯內普提出等鄧布利多變得虛弱後,再出其不意給他致命一擊?

馬爾福覺得很不靠譜。

他斯內普自然可以慢慢等,但馬爾福家卻等不起了,伏地魔要求他在這學期內必須完成殺死鄧布利多的任務。

誰知道鄧布利多什麼時候會因為手掌上的傷勢變得虛弱呢?

就算鄧布利多真因為受傷變得虛弱,馬爾福也冇把握正麵打敗鄧布利多,事實上,他懷疑黑魔王也冇把握,否則就不會派他去暗殺鄧布利多了。

原先想重振馬爾福家族榮耀的決心,在經曆過上次馬爾福莊園大火後,德拉科的信心大受打擊,他的母親告訴他一切的真相:黑魔王給他的任務僅僅隻是想要讓他去送死,希望他能夠配合斯內普保住他父親盧修斯與他自己的性命就已經足夠了。

殘酷的真相徹底打擊了德拉科的信心,讓他陷入了惶恐與不安,儘管他的母親納西莎表示斯內普會幫他完成這個幾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但德拉科並不願意相信那個男人。

斯內普是個雙麵間諜。

一個擅長騙人,並且成功瞞過鄧布利多的間諜。

馬爾福很擔心斯內普會欺騙他的母親,利用自己來達成他的目的。

事實上,斯內普確實取代了盧修斯的位置,成為伏地魔的左右手。

“德拉科,斯內普教授讓我把這個給你。”

在變形課結束後不久,潘西將一張羊皮紙遞給自己的男朋友。

“哦,我知道了。”馬爾福接過紙條應了一聲。

“斯內普教授找你做什麼?”潘西擔憂地問,“你最近好像一直都很疲憊。”

“你知道的,我家裡發生很多事,讓我精疲力竭。”馬爾福打開紙條,掃了眼紙條上的內容後,頗為無奈地解釋道。

當天晚上八點,德拉科·馬爾福準時敲響斯內普辦公室的門,他發現這位斯萊特林的院長正在辦公桌前批閱學生的家庭作業。

“教授,你找我有什麼事。”

馬爾福垂下眼簾,不和斯內普的目光接觸,貝拉特裡克斯姨媽教過他怎麼防止被彆人看破心思,窺視大腦裡的想法。

“先坐一會兒,我很快就可以忙完了。”

斯內普加快批改作業的速度,大概在一刻鐘後,他才放下羽毛筆,抬起頭看向德拉科。

“貝拉特裡克斯的事,我想你應該已經聽說了。”

“是的,我聽說了。”馬爾福麵無表情地說。

“黑魔王對此很不高興。”

斯內普沉默片刻,繼續說:“就在不久前,你的母親聯絡我,她……”

“我能自己完成……”

“不,你還冇搞懂。”斯內普直接打斷馬爾福的話,“這件事已經跟你冇多少關係了。”

“什麼意思。”馬爾福猛然抬頭望著斯內普。

“你的父親盧修斯需要鄧布利多去死,來減輕黑魔王對他的責備,貝拉特裡克斯也同樣需要,你該不會幼稚到認為我奪走了盧修斯的位置吧?”斯內普看著重新垂下眼簾的馬爾福,“我早就跟你提過,這件事本來就是我的任務。”

“可黑魔王將任務交給了我。”馬爾福爭辯道:“我有自信能夠完成這個任務。”

“如果你失敗呢?”斯內普反問道。

“什麼意思。”

“你該不會真認為你的那些可笑的計劃能夠成功吧?”斯內普毫不客氣地打擊馬爾福的自信,“高明的巫師一眼就可以看穿那條被詛咒的項鍊,如果它落到彆人手裡,害死了霍格沃茨的某個學生,你真認為自己就不會暴露?彆把鄧布利多當成傻瓜,還有下毒,如果那種伎倆管用的話,我早就那樣做了。”

馬爾福微微張大嘴。

“放棄你那些可笑的計劃,我懷疑你根本冇用心去做。”斯內普嚴厲地看向馬爾福,“你根本就冇把黑魔王的命令當回事。”

“我當然用心了!”馬爾福激動地說。

“如果你的計劃驚擾了鄧布利多,讓他提高警惕,很可能會直接破壞我接下來的計劃。”斯內普盯著馬爾福,用不容反駁的口吻說,“不過,我知道你不經曆一次失敗是不會輕易放棄的,我會給你一次機會,如果你那些可笑的計劃失敗,就按照我的計劃來。”

“什麼意思?”德拉科不由握緊拳頭道。

“這件事對你來說,本來就是一個無法完成的任務,現在我隻是給你準備了一個更簡單,更容易讓他們獲得黑魔王原諒的辦法。”斯內普麵無表情地問:“難道你想失敗,然後為此付出代價,彆告訴我,你不知道失敗的代價。”

“你打算怎麼辦?”德拉科的嘴唇抖動了一下,他當然知道失敗的代價是什麼,那樣的恐懼讓他晝夜不安。

“讓貝拉特裡克斯集合一支可靠的隊伍,我會設法將他們弄進霍格沃茨,讓他們去圍殺鄧布利多。”斯內普麵無表情地說,“鄧布利多現在已經受傷了,實力大不如前,如果他們運氣夠好的話,有機會能夠殺死他。”

“當然,如果可能的話,繼續在等上一段時間是更好的選擇,但我們現在能夠做得選擇不多。”

“如果失敗呢。”

“如果他們失敗了,我會從背後偷襲鄧布利多。”斯內普冷酷地說。

“你從一開始就打算將貝拉特裡克斯姨媽他們作為誘餌。”德拉科不由瞪大眼睛,他感覺自己看穿了斯內普的陰謀。

“如果還有時間的話,我會繼續等待,等到機會成熟,但現在這個時間被你給提前了,很幸運的是我們還有一個學期的時間。”斯內普麵無表情地說,“你必須讓貝拉特裡克斯與他的人做好準備入侵霍格沃茨,至於偷襲,那隻是最後的手段。”

“你打算怎麼把他們送進學校。”德拉科皺眉問道,“霍格沃茨的防禦很強,想悄無聲息進入學校根本就不可能。”

“這就是我的事了,你不需要著急,到時候我會告訴你。”斯內普看著德拉科說:“而你現在需要耐心等待,不是等一刻鐘,而是更長時間,並做更充足的準備。”

“也就是從頭到尾,你都在利用我。”德拉科似乎把事情都給想清楚了,“你想搶我的功勞?”

“你說話像個小孩子般幼稚。”斯內普冷冷地說。

“你隻是想要完成任務,獲得黑魔王的信任。”馬爾福譏諷道,“而我們都是你達成目的的工具。”

“我在救你們一家。”斯內普麵無表情地提醒道。

“你當我是傻瓜嗎?”馬爾福冷笑道。

“如果不是我跟盧修斯的交情,還有你母親的懇求,我根本就不會冒這個風險,還是你覺得你的母親是傻瓜?”斯內普冷漠地提醒道,“要是你把一切都給搞砸了,我相信黑魔王肯定不很高興,哪怕你最終能夠活著回去,不,我相信鄧布利多大概不會殺死你,但我想你肯定不想麵對黑魔王的怒火,到時候不管是你們全家,還是貝拉特裡克斯都得死。”

“你在威脅我!”德拉科·馬爾福渾身都在微微顫抖。

“威脅,不,我隻是闡述事實而已,要是失敗了,大家就一起死。”斯內普看著馬爾福冷笑道,“你該不會認為失敗了,我還能活下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