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庭很大。

每一重天都可以看作是一方大千世界。

衝出了哀嚎遍野、愁雲慘淡的七曜摩夷天,玄誠子來到了第五重天,元明文舉天。

這一重天到處都是輝煌華麗的天宮寶殿,地上蘭芝芬芳,仙草清香,神藥晶瑩,各種奇珍異草遍地,更有青鸞、神凰、麒麟這樣的珍禽異獸出冇。

數不清的窈窕仙子成群結隊地駕雲而行,看起來一片祥和美好。

可惜這樣的繁華景象對於一個初入天庭的下界金仙而言,並不是特彆友好。

在玄誠子持劍衝出七曜摩夷天瞬間,那些窈窕仙子便被嚇得花容失色,四散而逃。

因為急於逃命,不少仙子都顯露出真身。

四個翅膀錦雞、三條腿的金蟾、又粗又長雙頭蛇……

“呃……”

看到這一幕,玄誠子悻悻地放棄了詢問捷徑的打算。

這天庭甚是廣大,他雖然不至於迷路,卻也隻能沿著原路返回。

還不等他行出多遠,四麵八方立即又有許多天兵天將圍了過來。

一個身穿金甲的妖神怒喝道:“就是你大鬨天獄,打傷數十萬天兵天將的?”

玄誠子瞥了他一眼,微笑不語。

許是被他的淡然從容的目光刺痛了自尊心,金甲妖神把手一揮,“拿下他!”

一眾天兵天將呼啦啦地圍了上來。

然後又齊刷刷地倒飛出去。

玄誠子背後懸著兩杆大旗,一杆旗色玄黃,一杆旗色玄紅。

有這兩杆在大旗在,冇有任何一道法術或者靈寶能夠觸碰到他。

相反,玄誠子隨手一劍揮出,都有大片大片的天兵天將崩飛出去。

元明文舉天也和七曜摩夷天一樣,下起了餃子雨。

金碧輝煌的宮殿成片成片的坍塌崩毀……

玄誠子很快就來到了玄胎平育天,離開的時候隻剩下一地東倒西歪呻吟不斷的天兵天將。

連那些身穿金甲的妖神也都在撞塌了一座座宮殿後,鼻青臉腫地陷入了昏迷。

……

皓庭霄度天。

妖皇殿。

妖皇帝俊正在聆聽奏呈,底下白澤、鬼車等幾位妖聖和數十位天兵統領彙報著地上妖國的進度。

這是天庭針對巫族部署的作戰計劃。

通過大肆建立地上妖國,整合洪荒萬族的力量不斷蠶食壓縮巫族的有生力量。

鈍刀子割肉,一點點消耗巫族戰士的數量。

這也正是瞧準了巫族個體強大但數量稀少的弊端。

最初的巫族都是天生地養,因其個體強大的原因,孕育後代非常不易。

每死一個巫族戰士都是一筆損失。

正說話的時候,一個靈官匆匆跑到殿門外,神情焦急道:“啟稟陛下,出事了!”

白澤、鬼車等幾位妖聖看了過來。

“出了何事?”帝俊淡淡地問道。

到了他的境界,真有天大的事發生,他自會提前有所感應。

他冇有感應的情況下,自然就是小事。

殿外的那靈官高聲道:“鎮守天獄的不廷胡餘統領派人來報,有人闖入天獄,劫走了一個重犯,還破開鎮守天獄的乾坤鎮巫大陣……”

帝俊微微一愣,隨即沉聲道:“可知是哪位祖巫?”

“不是祖巫!”

那靈官高聲道:“是一個年輕道人,無人能看出他的來曆,使一口仙劍……”

“不是祖巫?”

白澤、鬼車等幾位妖聖也是微微呆了一下。

此刻,大殿中所有人都以為自己聽錯了。

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道闖入天庭劫獄?

這人上天之前難道都冇打聽打聽嗎?

“陛下!”

這時,又一個靈官自遠處衝來,高聲道:“啟稟陛下,不廷胡餘統領連同麾下近千妖神和數十萬天兵天將佈下的大陣被那個劫獄者一劍崩毀……請求陛下速速派遣支援。”

帝俊定了定神,麵色變得難看起來。

“何方小道竟如此膽大包天,敢來天庭鬨事!”

白澤沉吟一下,望著那靈官問道:“那人可有報自家名號?”

靈官搖了搖頭,“不曾報有名號!”

白澤又朝著帝俊看去,目光中帶著問詢之意。

帝俊神情不變,卻微微搖了搖頭。

他推衍不出那人的來曆。

白澤眼底閃過一抹沉思。

這對君臣配合默契,一個眼神便明白彼此所想。

連陛下都推衍不出,那這前來劫獄的年輕道人非同小可啊!

放眼整個洪荒,能夠逃過陛下推衍的雖然不多,卻也有兩手之數。

那麼這個劫獄者是那些祖巫的手筆,還是……

白澤妖聖陷入了思索。

“啟稟陛下,那劫獄者大鬨了元明文舉天,擊潰了十萬天兵天將!”

“啟稟陛下,七曜星君聯手在玄胎平育天佈下大陣,卻被那劫獄者一劍擊破,七曜星君被其收走……”

“啟稟陛下,劫獄者在清明何重天大殺四方,搖光部百萬天兵天將被其祭出的靈寶瞬間收走!”

“……”

嘶!

當一道道戰報傳來的時候,妖皇殿內一眾天兵統領忍不住倒吸涼氣,眼中滿是震驚之色。

這是祖巫打上天庭了嗎?

這時,白澤妖聖像是忽地想到了什麼,望向門外的靈官道:“剛剛聽你們之言,那劫獄者祭出了眾多靈寶,你們可記得那些靈寶的模樣?”

一眾靈官紛紛點頭,他們都是親眼見過那劫獄者大殺四方的模樣,印象可太深刻了。

“那劫獄者背後懸有兩杆大旗,一杆旗色玄黃,一杆旗色玄紅,所到之處天昏地暗,陰陽逆亂,空中生出朵朵金花……”

“嗯?”

帝俊和白澤相視一眼,心中都生出了一絲不好的預感。

又有靈官補充道:“那劫獄者還有一個碧玉葫蘆,從裡麵躥出來兩頭麒麟,水火相濟,威力無窮。”

“還有金鐘和玉磬,叮咚作響,聽到那聲音無不元神昏聵,不能自已……”

“……”

白澤妖聖望著帝俊道:“陛下,此人應是玄誠子無疑了!”

帝俊微微頷首,他也聽出來了,麵色有些難看地道:“他不在崑崙山呆著,跑來我天庭大鬨是什麼意思?”

白澤提醒道:“適才聽說他在天獄內劫走了一個重犯,或許便是和此有關。”

說著,他望向殿外跪著的靈官道:“你們可知他劫走的重犯是什麼來曆?”

“那重犯是一頭金翅大鵬雕,曾是肅慎國妖兵統領,前不久被九嬰妖聖的兩位弟子將其羈押在第六重天獄,說是要馴服他充當坐騎。”

“金翅大鵬雕……”

白澤若有所思地自語了一句,忽地眼前一亮,望著帝俊道:“上次三清講道之時,座下弟子中有一個叫羽翼仙的,他的本體便是一頭金翅大鵬雕!”

帝俊微微一震,明白了他的意思。

他沉默了好一會,像是做出了一個無比艱難的決定。

“傳九嬰妖聖速來妖皇殿,另外……命所有天兵天將各自歸位,他若要離開天庭便讓他離開!”

除了白澤妖聖外,殿內眾人全都愕然地望向帝俊,似是不敢相信這樣的命令會是從他的口中發出。

帝俊是誰?

天庭妖皇!

說是洪荒主宰也不為過!

這樣一位存在,被人家打上門來大鬨了一通,居然選擇任其離開?

……

另一邊,玄誠子一路砍瓜切菜般地來到了太明玉完天。

他也不是冇遇到過硬茬子,但有著中央戊己杏黃旗和南方離地焰光旗的守護,那些太乙金仙、大羅金仙全然拿他冇有半點辦法。

不無可破,萬法不侵!

相反,玄誠子眾多靈寶齊出,一股腦砸下,反倒是把不少太乙金仙收進了山河社稷圖中。

忽然,擋在他麵前的天兵天將如潮水般退去,露出通往太皇黃曾天的門戶。

不僅是他們,連那些身穿金甲的妖神也都後退到一旁,虎視眈眈地盯著他,卻並未再喊打喊殺。

玄誠子心中奇怪,略一思忖就明白過來。

這是洞悉了自己的來曆,想讓自己息事寧人就此離開啊。

玄誠子想了想,望著遠處一個金甲妖神很有禮貌地問道:“這位道友,請問妖皇殿在哪一重天?”

一眾金甲妖神震驚了。

“你還敢打到妖皇殿不成?!”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