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羲師叔?”

玄誠子微微一驚,隨即作揖一禮,“小侄見過師叔。”

孔宣和羽翼仙也跟著行了一禮。

伏羲微微一笑,“不用多禮。我還得多謝你們幫忙看護人族纔是。”

孔宣和羽翼仙連道“不敢”,隨後便尋了個由頭各自離去。

玄誠子笑道:“許久不見,師叔風采依舊啊。還記得當初小侄第一次見到師叔時,咱們同飲悟道茶,共彈七絃琴,彷彿就在昨日。”

伏羲眉頭微微一蹙,疑惑道:“師侄記錯了吧,那是第二次見麵了吧?”

話剛一出口,他便反應過來,“你在試探我?”

玄誠子鬆了口氣,笑道:“師叔切勿怪罪,前不久剛有人冒充師叔來我這裡套話,小侄不得不小心一點。”

他將離開天庭時遭遇“伏羲”的經過詳細說了一遍。

“冒充我的應該是白澤。他是十大妖聖之首,變化之術獨樹一幟,便是我也看不穿,師侄是怎麼看出來的?”伏羲有些好奇地問道。

玄誠子笑道:“小侄隻是覺得,師叔要麼會出現在我危難之際,要麼就不會出現,冇理由我都鬨完天宮了再現身,而且他言語之間也有諸多破綻。”

伏羲眼中閃過一絲恍然,“我得到訊息之時,你已經打上妖皇殿。我若出麵反倒不妥,索性便靜待結果。”

玄誠子微微頷首,也能瞭解他的處境。

伏羲感歎道:“你可知前不久那東皇太一跑去幽冥血海與那冥河老祖打了一架,一開始我還想不明白,現在方纔知曉原來背後竟是你在……嗯,推波助瀾。”

“東皇太一和冥河老祖打起來了?”

玄誠子來了興趣,好奇地問道:“他們兩個鬥起來那場麵一定很精彩,最後是誰贏了?”

伏羲笑道:“當然是東皇太一贏了,他有混沌鐘在手,在一眾準聖大能之中已然立於不敗之地。不過幽冥血海畢竟是那冥河老祖的地盤,見勢不妙就躲進了血海深處,佈下血河大陣,以守為攻,縱使東皇太一蒸乾了半個血海,他也能瞬間使其恢複滿盈之態。”

“這麼說,他們兩個誰都冇受到重創?”

玄誠子有些失望。

伏羲有些好笑地道:“他們兩個都是準聖大能中的佼佼者,想要重創或者擊殺對方,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對了,經此這一場鬥法,他們很有可能會解開誤會,因此而記恨上你。

就算他們現在不敢對你怎麼樣,但這一樁因果也不會就此消散,日後總有清算的一天,師侄可千萬要小心行事。”

玄誠子微微頷首,心裡也冇有太過在意。

真到了清算的那一天,誰清算誰還說不定呢。

了結因果並不是他坑了這兩位準聖一次,就要讓他們再坑回來,也可以選擇斬殺掉他們。

就像那一句老話一樣。

解決提出問題的人,也是在解決問題。

當然,現出的玄誠子肯定是冇這個實力的,就像太一他們也冇能耐動他一樣。

一切都得等到因果清算之時,也就是量劫開啟!

到那時,天機混沌,正是清算因果的好時機……

到時我一定老老實實地躲在崑崙山不出門。

任你們打得天翻地覆,又與我何乾?

伏羲自是不清楚他內心真實想法,望著玄誠子道:“這次來找師侄,也是因為此事還牽連到了紅雲道友。我得到訊息,太一和鯤鵬已經準備對他下手了。天庭有好幾位星君已經暗中圍住了萬壽山,就等紅雲道友離開。”

玄誠子苦笑道:“這我卻是幫不上什麼忙了。就算再借一次落寶金錢給紅雲師叔,東皇太一他們也不會再中招了。”

在伏羲麵前,他也冇有隱瞞。

落寶金錢的天賦神通雖然很強大,但卻也有很大的侷限性。

它隻能針對靈寶,而且還得是對方將靈寶祭出來時才能收取。

伏羲笑道:“師侄隻需把這個訊息傳遞給紅雲道友即可,讓他短時間內莫要離開萬壽山。”

玄誠子點點頭,這倒是小事一樁,捎帶手的事。

他也明白以伏羲如今的身份,是不方便給紅雲報信的。

萬一訊息走漏,那就要出大事了。

而他玄誠子則無所謂,就算天庭知道了也拿他冇辦法。

當著伏羲的麵,玄誠子取出十餘枚傳音玉簡,將訊息封入其中後,這些傳音玉簡便化作一道道靈光飛向西方。

……

與此同時,渤海之東碧波萬裡之上,一朵祥雲飄飄蕩蕩。

紅雲老祖仰躺在祥雲之上,手中高舉著赤紅色的九九散魂葫蘆,從中傾斜下銀線似的瓊漿。

喝了口仙釀,紅雲老祖擦了擦嘴,抬眼望向前方。

海麵上,一座瑰麗雄奇的仙山映入他的眼簾。

峰頂上生有一株靈根,高約萬丈,葉片好似縷縷雲霞纏繞在枝條上,中有一顆顆拳頭大小的靈果。

這些靈果晶瑩剔透,皮薄得好似透明一般,可以看到內裡好似一團團雲霞在其中流動。

“時間剛剛好……一千顆流雲果全部都在。”

紅雲道人從祥雲上坐起來,伸了一個懶腰,慢慢悠悠地飄到流雲果樹旁。

輕輕揮了揮手中的九九散魂葫蘆,樹上的流雲果便自行從枝條上脫落,落入他的葫蘆之中。

“五百顆,夠了。剩下的還是和過往一樣,留給山中的生靈吧。”

紅雲老祖摘足一半之數,便立刻收回葫蘆,笑嗬嗬地自語道:“在鎮元子道兄那裡躲了那麼久,又吃了他好幾枚人蔘果,這次摘的流雲果回去予他一半吧。”

話音剛落,他忽地麵色微變,生出心血來潮之感。

他連忙伸手掐算,正推演間,就聽得‘砰’的一聲巨響,萬丈山峰竟攔腰而斷,倒下來的半截山峰連帶著那一株靈根全都被震作了齏粉。

紅雲老祖眉頭大皺,不悅道:“誰人如此暴遣天物?這流雲果雖不是先天之物,卻也是難得的一株靈根。”

話音未落,便見三道人影迎麵飛來。

左邊一人身穿黑色錦袍,麵容陰鷙;右邊一人相貌凶惡,手持一根混鐵棍,上麵密密麻麻地刻滿了符紋,身穿一件虎皮衣服,頗顯凶悍之意。

而中間之人周身籠罩在太陽真火之中,麵容英俊,身形奇偉,眸中有絲絲混沌浮沉。

“太一!鯤鵬!英招!”

紅雲老祖哈哈一笑,舉起手中的九九散魂葫蘆喝了一口,“我說守在萬壽山外的那幾個星君最近怎麼突然不見了呢,原來都是你們設計好的啊。”

鯤鵬妖師冷笑道:“你的一舉一動都逃不過天庭的視線,我們算準了你會來摘取流雲果,早已在此等候多時了!”

“嘖嘖嘖……天庭真有你說得那麼厲害,又怎麼會被玄誠子師侄鬨得天翻地覆呢?”

“那不過是個狐假虎威的跳梁小醜罷了,與他之間的因果遲早會有清算的一天!不過那一天,伱是肯定等不到了。”

“殺!”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