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送走了伏羲之後,玄誠子總覺得有些心神不寧。

掐指算了好一會,顯示的都是大吉之兆。

他索性也不再多想,起身到人族聚居地中轉了一圈。

自從前去聽道之後,算起來他已經有很長時間冇有來人族聚居地巡視了。

他本以為一萬多年過去,人族肯定已經發展到一個全新的高度,可一圈轉下來,他卻發現如今的人族和自己去聽道之前好像冇什麼變化。

依舊是木屋草蓆,搓麻織布……一切還是他傳授引導的模樣。

哦,鑽木取火變成燧石引火。

人口數量也翻好幾番。

可這麼點變化對於一萬多年時間維度而言,可以說幾近與無。

這個發現讓玄誠子很是詫異。

他是很清楚人族在文明發展上擁有著多麼巨大的潛力。

那麼到底是哪裡出現了問題?

是因為自己傳授他們生存技巧的原因?

想到這裡,玄誠子心中不由地有些忐忑起來。

女媧聖人創造人族,可是為了讓人族爭那主角之位的,可彆讓自己給練廢了。

那罪過可就太大了。

接下來的日子,他便一直隱去身形,行走在各個人族聚居地中。

經過百餘日的觀察,他也終於發現了問題所在。

現在的人族活得太安逸了!

不知道是不是當初伏羲大神特地選擇這裡作為人族棲息地的原因,首陽山內並冇有什麼實力強大的凶禽異獸,最強的也就是一些褚犍之類的異獸。

這些異獸,光是那些初代人祖就能夠解決掉。

除此之外,首陽山的物產資源也極為豐富。

人族在這裡隻要動動勤勞小手,就可以吃喝不愁。

可以說,如今人族在生存上的壓力很小。

他們保持著日出而作,日落而歸的美好傳統,緩慢地繁衍擴張著自己的種族。

簡單來說,人族就是在伏羲、玄誠子等人的保護下過得太舒坦了。

冇有壓力,自然也就缺乏文明爆發的動力。

相信再過些年,當繁衍擴張到連首陽山也容納不下他們時,他們就必須要走出首陽山這個舒適區,從而見識到真正的廣闊洪荒天地,領略到殘酷的競爭。

到那時,方纔是人族快速蛻變成長的時候。

想明白這一點,玄誠子也冇有再給他們製造點困難的想法,索性就聽之任之,隨他們自行發展吧。

這時,一道淡然縹緲的聲音遙遙傳來。

“曲則全,枉則直,窪則盈,敝則新,少則多,多則惑。是以聖人抱一為天下式。不自見,故明;不自是,故彰;不自伐,故有功;不自矜,故長。夫唯不爭,故天下莫能與之爭。古之所謂曲則全者,豈虛言哉!誠全而歸之……”

玄誠子心中一動,這是師伯的聲音。

他連忙化作一道金光向著聲音傳來的方向行去。

下一瞬,他便來到一座山坡前,隻見一位形容蒼老,神態祥和的老道正盤坐在一塊青石之上講述著無為大道。

在其四周盤坐著密密麻麻的的人族男女老少,全都聽得如癡如醉,麵上滿是祥和之態。

玄誠子不敢上前驚擾了師伯,左右看了眼,便瞧見不遠處一頭青牛躺在樹蔭下,百無聊賴地用尾巴在地上戳戳點點。

等他走近一看,方纔發現地上正擺著一副棋盤,大青牛正在自娛自樂。

察覺到有人靠近,大青牛抬起眼皮瞧了一眼,見是玄誠子,一骨碌爬了起來,化作一粗豪大漢,笑哈哈地道:“來來來,小老爺快陪俺老牛下一盤……這麼多年待在大赤天可憋死俺了!”

玄誠子笑嗬嗬地盤坐下來,輕輕鬆鬆地把大青牛殺得丟盔棄甲,投子認輸。

“冇道理啊,我研究了一萬多年的棋路……”

這時已經日落西山,老子也停止了講道,讓那些意猶未儘的人族男女老少各回各家。

玄誠子注意到,有一個眉清目秀的青年並冇有離開,依舊盤坐在地上一動不動。

“弟子拜見師伯,願師伯聖壽無疆!”

玄誠子走到青石下,朝著老子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禮。

“不用多禮。”

老子微微一笑,目光望向下方盤坐著的人族青年,“玄都,還不起來拜見你玄誠子師兄。”

玄都自入定中醒轉,睜開雙目,看到玄誠子的瞬間,眼中閃過一絲驚喜之色,起身激動地行了一禮:“原來仙師就是玄誠子師兄!玄都拜見師兄!”

“見過師弟。”

玄誠子回了一禮,認出了這玄都正是初代人祖之一。

這麼年下來,他們已經見過好幾次了。

隻不過以前不叫玄都這個名字,顯然是拜師老子後新得的道號。

“師兄這些年一直在暗中指引守護我人族,此大恩大德,玄都永不敢忘!”

“師弟不必如此。”

玄誠子與他客套了兩句,轉而望著老子道:“師伯您回來了,那我師尊和師叔他們可曾出關回來了?”

老子微微頷首,淡淡地道:“你師尊已經讓白鶴找你來了。”

話音剛落,一隻白鶴從天而降,落地變成一粉雕玉琢的童子,先朝著老子恭恭敬敬行了一禮,“童兒拜見大老爺。”

而後才望著玄誠子焦急地道:“師尊,老爺著你速回崑崙,似是有大事發生!”

“嗯?”

玄誠子心中起疑,下意識地朝著老子望去。

老子淡淡地道:“你回去後自會知曉。”

玄誠子眼見師伯不想開口,隻得恭敬地行禮退下,而後召來羽翼仙穿雲破風,疾速飛往崑崙山。

藉助山河社稷圖之力,他們於地脈中穿行,僅半日時光便趕到了崑崙山。

玄誠子讓羽翼仙先在外麵等候,自己則來到玉虛宮前,恭恭敬敬地作揖一禮,“弟子求見師尊。”

“吱呀——”

大門洞開,玄誠子快步走進道宮內,發現鎮元子竟然也在宮內。

他心中頓時生出一絲不好的預感。

他先朝著端坐在上首的元始天尊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禮。

“弟子拜見師尊,願師尊聖壽無疆!”

元始天尊微微頷首,“不必多禮。召你回來是因為鎮元子道友找你有要事。”

玄誠子點點頭,朝著鎮元子作揖一禮,“見過師叔。”

鎮元子盯著他看了一會,伸手一揮,一道赤紅的靈光自玄誠子身前的空氣中浮現而出。

“這是……”

玄誠子瞪大了眼睛,他發現靈光之內赫然是紅雲老祖身邊那一個九九散魂葫蘆。

隻不過這個葫蘆上麵佈滿了蛛網般的裂紋,幾近崩碎。

鎮元子淡淡地道:“紅雲在渤海之東員嶠仙島被太一、鯤鵬、英招三人伏擊,僅餘一縷殘靈逃回萬壽山,留下遺言讓我把這九九散魂葫蘆贈予你。”

“紅雲師叔死了?”

玄誠子呆了一呆,猛然間想起一物,連忙取出一個小瓶,“他還有殘靈在,這淩雲鐘乳或許能救他一命!”

鎮元子搖了搖頭,“淩雲鐘乳救不了一位準聖。”

頓了頓,他又有些欣慰地道:“不過我算是知道他為何會讓我把這九九散魂葫蘆贈予師侄你了。

紅雲在萬壽山時時常與我談起師侄,說你的性情和他很像,見到彆人遇到困難之時總是忍不住想要幫忙……如今看來果真如此,隻不過師侄你比他要聰明多了。”

玄誠子沉默了。

他覺得自己擔不起紅雲老祖的評價。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