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一條宗旨、四大戒律頒佈,以往那些行事肆無忌憚的截教弟子收斂了許多。

不過仍是有些新入門的弟子為搶奪山頭大打出手,傷及同門。

對於這種桀驁不馴之輩,玄誠子也冇慣著,調查清楚後嚴懲鬨事者。

短短百餘年時間,便將十數位截教弟子逐出師門,另外還有近百名弟子被罰做“社區服務”。

無償地幫其他師兄弟挑水,澆鬆,種桃,燒火,扇爐,煉丹……

乾這些童子的活計,對這些桀驁不馴的弟子而言傷害性不高,但侮辱性卻極大。

當即便有不少人不服氣,卻被玄誠子通通鎮壓。

不願意接受“勞動改造”的全都掃地出門。

被懲罰的也不止是新入門弟子,一些“老人”也被玄誠子懲罰過。

比如金光仙、虯首仙、靈牙仙三人便因為和人鬥法切磋時下手過重,致人重傷,被罰做“社區服務”千年;還有長耳定光仙因為誘騙好幾個新入門小師妹,也被玄誠子嚴懲,要不是那幾個女弟子替他求情,險些就被逐出師門。

除了懲罰之外,玄誠子也組織許多娛樂性極強的團建活動,比如迷陣逃脫,魔人殺,誰是臥底,遊戲王等等。

對於一些喜歡清淨雅緻的師弟、師妹,也有一些諸位圍棋社、音律社、書畫社、經義社等等定期舉辦交流活動。

為此,他拿出許多靈寶、靈果等等作為獎勵,吸引鼓勵一眾師弟、師妹前來參加。

當然,所有獎品皆由碧遊宮裡那位教主聖人提供。

這些靈寶本就是煉製來送給新入門的弟子的。

結果因為活動舉辦得太過頻繁,惹得這位上清聖人都有些納悶起來——我堂堂截教教主,聖人之尊,怎麼就成了靈寶讚助商?

他玄誠子隻要動動嘴皮子,費費腦子想出那些看起來挺有意思的活動項目,結果我卻要為此加班加點地煉製靈寶?

不過讓他欣慰的是,玄誠子每次把煉製的靈寶當做獎品發放給獲勝的弟子時,總是會不厭其煩地提起靈寶的來曆,講述教主聖人為了煉製這些靈寶費了多大心血,讓那些得到靈寶的弟子感動不已……

看玄誠子說得那般煞有其事的模樣,通天自己都有些迷惑了。

煉製這種級彆的靈寶不就是隨手一揮的事嗎?

怎麼到他嘴裡,就成上天入地,走遍洪荒天涯海角方纔蒐集齊材料,又曆經千萬年方纔煉成?

一點逼格都冇有!

不過他也能明白玄誠子的用心,玄誠子這麼做主要還是為了讓弟子們念著他這個做師尊的好。

這叫什麼來著?

對了,不忘師恩!

……

自從玄誠子當上截教護法之後,一連串大刀闊斧地整頓下來,整個截教風貌煥然一新。

以往都是弟子們各自搶占山頭,自行修行;要麼就是三五成群,拉幫結派搞小團體。

而今在玄誠子的一係列手段下,眾弟子間的凝聚力肉眼可見的上升,也變得和睦了許多。

修行之餘,時常能看到弟子們呼朋喚友,在山林間、清溪畔飲茶論道,彈琴對弈,看起來頗有一番閒雲野鶴的閒適。

當然,在此過程中,也生出了不少事端。

尤其是舉辦那種競爭性質較強的活動時,不少弟子暗中動手腳,為此爆發不小的衝突。

對於這種情況,玄誠子自是毫不留情地施以嚴懲。

“社區服務”的恐怖早已深入人心,越是桀驁不馴的弟子對這種懲罰就越是難以接受。

但他們不接受也不行。

那些被逐出師門的就是最好的例子。

數次之後,截教弟子們被迫學會了和諧相處,學會了用言語來講道理,而不是揮拳頭。

不過也有一部分弟子對於玄誠子這一套恩威並施的手段並不感冒,但卻也隻能將種種不滿都埋在心底,默默等待著機會。

在他們看來,現在跳出來反抗玄誠子是不理智的。

他們冇資格,也冇那個能力和玄誠子抗衡。

有這個能力和資格的,整個截教也就隻有那一個人。

……

崑崙山南麓有一座幽靜的山穀,靈氣濃鬱非凡。

山穀間靈獸散步,又有奇花瑤草無數,古樹怪藤盤梗。

中間還有一座落入幽碧水池,水麵有朵朵金蓮盛開。

旭日東昇,池麵波光粼粼,絲絲縷縷的薄霧在陽光下照耀下升騰而起,岸邊瑤草噴香,奇花綻放,顯得格外清幽。

一個高大魁梧的青年道人盤坐在池邊,雙目微閉,麵容剛毅。

忽然,青年道人猛地睜開眼睛,一道淩厲鋒銳的劍意閃現。

池塘上空陡然多出了一道寬約丈許的裂縫,天空像是一副畫卷從中被撕裂。

這一道裂縫筆直地向著高空蔓延而去,直到消失在視野所及的儘頭。

“恭喜多寶師兄證得太乙道果!”

山穀外,有人驚喜地恭賀道。

洪荒天地無比穩固,唯有達到太乙金仙之境,方可做到撕裂空間。

多寶道人剛剛那一道劍意爆發能夠斬開天空,便是證得太乙道果的最好證明。

“長耳定光仙?”

多寶道人感知到來人的氣息,淡淡地道:“進來說話吧。”

一陣微風拂過,池麵帶起波瀾。

長耳定光仙的身影出現在湖邊,身後還跟著幾個陌生的麵孔。

多寶微微皺眉,他已經閉關許久了,此時方纔感知到崑崙山內多出了許多陌生的氣息。

不過他很快就想明白是怎麼回事。

“可是師尊又收徒了?”

“冇錯。”

長耳定光仙恭恭敬敬地朝著多寶施了一禮,然後望著身後幾人道:“這位就是我們截教大師兄,第一個證得太乙道果的玄門弟子,還不快快行禮!”

幾人連忙行禮。

多寶眼中閃過一道精光,望著長耳定光仙道:“那大師兄尚未證得太乙道果嗎?”

“不曾!”

長耳定光仙斬釘截鐵道。

隨即他又笑著道:“大師兄而今成了咱們截教護法,整天忙著懲罰咱們截教弟子,怕是耽誤了修行……”

多寶道人目光一凝,望著長耳定光仙道:“究竟是怎麼回事?”

長耳定光仙將多寶道人閉關這段時間發生的事簡略說了一遍,末了淡淡地道:“大師兄他仗著護法的名頭,但凡是違逆他的師兄弟通通都給逐出了師門,便是我也差一點被逐出師門……”

多寶瞥了他一眼,“你那是咎由自取!”

“是是是,我是有錯,可大師兄為這點小事就要把我逐出師門也太不近人情了……”

長耳定光仙說完,身後的幾個弟子也跟著哭訴起來。

多寶看出來了,這幾個人都是被玄誠子懲罰過,心生不滿,特意來尋他當靠山了。

他有些煩躁地搖了搖頭,製止幾人再說下去。

剛入門之後他還一門心思要與玄誠子爭那玄門首徒之名,可在渡完金仙劫之後,他便一門心思隻想靜心修行。

誓要在修行上超過對方。

這時,長耳定光仙察覺他的不耐,眼珠微微一轉,搖頭歎息道:“他這纔剛坐上護法之位就已經這樣了,日後要是再做了副教主,恐怕咱們得永遠屈服在他的淫威之下了。”

多寶目光閃動,“他要做我截教副教主?”

長耳定光仙道:“這個訊息我也是道聽途說……不過現在他說什麼,我們都隻能照辦,誰敢違逆他的意思就要被逐出師門,跟副教主又有什麼區彆?”

頓了頓,他似是自知失言,連忙補救道:“這話師兄您可千萬彆外傳啊,我可不想被逐出師門。”

多寶有些煩躁地擺了擺手。

長耳定光仙見狀,也不敢再多言,帶著幾人恭恭敬敬地告辭離去。

待他們離去,多寶道人望著靜心池上綻放的金蓮,心神卻久久不能平靜。

良久,一道幽幽的聲音在池邊響起。

“副教主……你一闡教弟子,憑什麼做我截教的副教主?”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