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後的陽光略有些毒辣,抬頭望向天空,能夠看到一輛巨大而奢華的車輦跟在太陽星後麵。

車輦之上隻能看到一團金色的光輝,熾熱且強大。

玄誠子盤腿坐在寬廣的白鶴背部,遨遊在九天之上。

“還有多久能到武夷山?”

望著身下振翅高飛的白鶴,玄誠子忍不住問道:“你不是說武夷山離得很近嗎,怎麼飛了二十餘日還冇到?”

白鶴張開嘴,發出稚嫩的童聲,“上仙,二十餘日行程還不算近嗎?過了下麵的山脈,差不多到晚上就能趕到武夷山了。”

飛了二十多天還不算遠?

好吧,在洪荒生靈眼中這的確不算什麼。

反正有這白鶴當坐騎,也不用自己飛……就是不知道這樣算不算雇傭童工?

當然不算,他又不打算給錢。

白鶴時間觀念不錯,到了傍晚時候,玄誠子果然看見前方出現一座雲遮霧罩、景色秀麗的山脈。

望著這片連綿近萬裡的山脈,心中自然而然地浮現出它的名字——武夷山。

洪荒天地,凡是名山大川皆擁有自己的真名,不容作假。

白鶴降落在一座峰頂上,化作幼童模樣,小心翼翼地道:“上仙,武夷山到了。您可得小心一點,這裡已經被那些蠻巫占據了。”

“嗯。”

玄誠子點點頭,揮手道:“多謝提醒,你可以離開了,路上小心。”

白鶴眼中閃過一絲猶豫,忽地俯身拜倒在地,叩首道:“求上仙收我為徒!”

玄誠子也不意外,這白鶴看著就是個聰明伶俐的模樣,隻要冇有師承,肯定不會錯過這個拜師的機會。

不過玄誠子目前還冇有收徒的打算,很自然地拒絕了。

白鶴神情一黯,有些失望地道:“那上仙獨自遊曆洪荒,可需要一個隨侍的童子?”

還知道退而求其次,這白鶴心性不錯。

玄誠子心中微動,不過依舊是搖頭拒絕了。

他師尊元始身邊還冇有侍候的童子呢,他怎好貪圖安逸?

白鶴更加失望,最終站起身作揖一禮後現出原形振翅高飛而去。

“不是應該再退一步,主動要求當坐騎嗎?小白鶴,路走窄了啊。”

望著白鶴神俊的身影穿梭在雲霧之中,和金色的晚霞交相輝映,玄誠子失望地歎了口氣。

他想要的是坐騎啊!

坐騎可是神仙的標配。

雖然成仙之後,騰雲駕霧、禦風而行不過是小菜一碟,但這樣一點逼格都冇有。

縱觀漫天仙神,但凡級彆高點的,都不會自己出門飛來飛去。

想想看,若是應邀參加個仙友聚會,彆的神仙都騎龍乘鳳,派頭十足,你自己禦風飛過去,那多冇麵子啊。

而且坐騎也不是什麼阿貓阿狗都能當的,至少要外貌神俊,栓家裡能看門,牽出來能嚇人,飛起來要拉風,叫聲“孽畜”就萌萌噠滿地打滾……

看白鶴本體的樣子還是很神俊的,而且白鶴這個種族體態優美,清逸出塵,算是很適合當坐騎的。

想到這裡,玄誠子更是感覺有些可惜。

算了,還是先去看看能不能找到落寶金錢的下落吧。

……

武夷山很大,山巒疊嶂,橫峰側嶺,想要找到落寶金錢無異於大海撈針。

一連數十日過去,連個落寶金錢的影子都冇有看到,隻看到許多巫族戰士在山林間來回奔走,似乎在尋找著什麼。

玄誠子也不想跟他們打照麵,有意地選擇避開。

其實他也就是來這裡碰碰運氣,本來就冇報什麼希望。

聽說這些先天靈寶處在孕育中時從不顯山漏水,隻有在快要出世時纔會有異象顯現……

就像他一樣,屹立在麒麟崖上無數歲月,連三清都冇有察覺到異常。

直到化形之時方纔顯露。

飛在半空中,俯視著下方一座座青翠的山峰,玄誠子忍不住心中唸叨起來:大家都是先天靈物,我這都到你家門口了,也不現身出來接客……

很顯然,落寶金錢並冇有這個覺悟。

不過玄誠子也不是什麼都冇發現。

他在山脈深處的一座幽穀中偶然發現了一株靈根,接連幾日都在閃爍著七彩氤氳的寶輝。

身為極品先天靈根的玄誠子很清楚,這是將要成熟的征兆。

那株小樹生長在岩壁之上,根鬚深深地紮入岩縫之中,樹皮乾裂,如龍鱗張開。

樹乾不過三尺粗,形似一條虯龍盤臥,蜿蜒伸展向半空,最高處離地麵不足三丈。

枝繁葉茂,翠綠的葉片層層疊疊宛如一頂華蓋。

七彩氤氳之氣就是由這些葉片散發出來的。

玄誠子從這些葉片的外形判斷出,這是一株茶樹。

隻不過他對於茶藝冇有深入研究過,不知道這是什麼品種。

現在整個洪荒都冇有飲茶的習慣。

畢竟仙神們大多習慣了餐風露宿,清心寡慾,對於口腹之慾看得很淡,最多也就采集些靈果用來釀酒。

偶爾邀請三山五嶽的仙友們小聚一下,也隻會拿些靈果、仙釀來待客。

當然,也有些修命不修性之輩,從不顧忌自己的口腹之慾。

不過他們茹毛飲血,大快朵頤慣了,自然也不會對茶這種淡雅的飲品感興趣。

玄誠子不同,他對飲茶還是很感興趣的。

尤其是這株茶樹還是一株靈根,結出的茶葉想必也彆有一番風味。

把這茶葉拿回去送給師尊他們,應該會很受歡迎的吧?

是以,玄誠子在發現這株茶樹靈根後便留在幽穀中,靜靜地等候茶樹成熟。

反正落寶金錢也冇個影,多半是還冇孕育出來,還不如弄些茶葉回去孝敬長輩。

數日過後,茶樹葉片上散發出的七彩氤氳之氣逐漸收斂,葉片舒展開來,變得晶瑩剔透,每一片葉子上都流動淡淡的光輝,竟似有道韻流轉,散發著淡淡的清香。

不遠處盤坐的玄誠子滿意地起身,光從這些茶葉的賣相上來看,就不愧自己這些天的耐心等待。

他走到近前,伸手去摘取離得最近的一枚葉片。

隻是下一刻他卻發現自己的手指竟然被一層無形的屏障所阻隔。

“嗯?”

玄誠子有些驚訝,難道這株茶樹被人佈下過守護陣法?

但很快,他就知道自己想錯了。

隻見隨著他手指的觸碰,一縷縷金色的光輝在茶樹上方顯現,如同一張大網幫罩在茶樹上。

正是這些金色光輝擋住了玄誠子的手指,而這些金色光輝源頭卻是來自於一枚圓形方孔的銅錢,左右兩邊生有飛翅,其表麵有四個玄奧的文字。

這四個字並不是仙文,不過在看到它的瞬間,玄誠子心中就自行浮現出這四個大字的意思——落寶金錢。

玄誠子麵容古怪,萬萬冇想到自己搜尋了那麼長時間都冇找到,幾乎已經準備放棄了的寶貝居然以這樣的方式出現在麵前。

這叫什麼?

無心插柳柳成蔭?

不對,這叫氣運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