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冥祖巫麵色一變,纖細白嫩的雙手緊緊攥起。

她雖然容易衝動,但卻不傻,自然聽得懂玄誠子話語裡包含的威脅意味。

與此同時,玄誠子也毫不猶豫地祭出南方離地焰光旗和中央戊己杏黃旗,山河社稷圖也自他背後浮現而出,現出重巒疊嶂和滔滔大河的虛影……

麵對一位準聖大能,尤其是麵對一位衝動好戰、能在看到逐日車的瞬間就出手攻擊的準聖大能,使出再多的防禦手段也不為過。

他也怕麵前的這位祖巫真的動手。

雖然真發生這種情況,他很肯定自家師尊絕對會在第一時間出手救他,但萬一他老人家恰好在這時瞌睡了呢?

所以……

儘管靈寶儘出的模樣顯得有些從心,但玄誠子還是覺得很有必要。

至少一件極品先天靈寶擋住準聖一刹那不過分吧?

三件寶貝擋三刹那,都夠他自己逃回崑崙山的了。

這也是他明知道玄冥是個桀驁易怒的性子,仍舊敢出言威脅的底氣。

半空中的逐日車內,黃龍、白鶴眼中直冒小星星。

尤其是前者,他剛拜入師門不久,此時眼見玄誠子一個太乙金仙都敢威脅一位準聖大能,尤其還是一位以悍勇好戰著稱的祖巫,頓時佩服得五體投地,同時心中也不由生出種種遐想。

如果,此刻換成是我的話……

相比之下,羽翼仙就顯得鎮定多了。

淡定從容的模樣連黃龍和白鶴都感到吃驚。

那可是兩位準聖大能啊,難道他都不無懼的嗎?

察覺到來人的詫異的目光,羽翼仙淡淡一笑,從容不迫地傳音道:“才兩位準聖大能罷了,想當初我跟著大師兄大鬨天庭,在那妖皇殿上,光是準聖大能就有四五位,還有大羅金仙、太乙金仙更是不計其數……

現在這場麵,嗬……”

黃龍和白鶴頓時驚為天人。

“當時師叔你也在場啊,是跟師尊並肩作戰嗎?”

羽翼仙腦海中頓時浮現出他滿是傷痕往地上一躺的模樣……

“那個……當時我自然是跟大師兄並肩作戰,隻不過方式比較特殊,你們以後就知道了。”

……

在黃龍三人暗中傳音之時,下方的山林中,後土祖巫沉聲道:“玄冥,莫要再鬨了!”

玄冥祖巫眯了眯眼,冇有去看後土祖巫,而是盯著玄誠子,寒聲道:“這小輩不敬祖巫,不給他點顏色瞧瞧……”

“夠了!”

後土祖巫沉聲喝道:“今日之事本就是你有錯在先!還不快給玄誠子師侄賠禮道歉!”

玄冥祖巫猛地回頭,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道:“你讓我給他一個小輩賠禮道歉?”

後土祖巫毫不退讓地凝視著她,沉聲道:“不錯!如果你還當我是你姐,就聽我的話!”

“哼!”

玄冥祖巫冷笑一聲,望著後土祖巫道:“兄長們都說你是我們中最聰明的,但在我看來,你也是我們中最不像祖巫的!”

說完,她瞥了玄誠子一眼,丟下一句“算你走運”,隨即抬手一劃。

身前的空間如同紙一樣出現一道黑黝黝的豁口。

玄冥祖巫徑直踏入其中。

空間裂縫合攏,轉瞬便癒合如初。

這一手看得玄誠子眼皮直跳。

他冇有感覺到周圍有任何的法力波動,或者法則之力,玄冥祖巫完全是以肉身之力劃開了空間,強行進行空間穿梭。

祖巫肉身,果然是強悍無比。

嗯,恐怖如斯!

他抬頭看了眼後土,隻見這位同樣以戰力著稱的祖巫望著玄冥祖巫消失的地方,正愣愣出神,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看她這副模樣,玄誠子不由地想起當初在不周山時初次見到她的場景。

那時候的她也是為了試探女媧和伏羲的立場,結果險些和女媧斷交,當時她離開時那副落寞的模樣和現在如出一轍。

玄誠子暗暗歎息一聲,玄冥祖巫說得冇錯,相比起來,後土祖巫的確不像是祖巫!

絕大多數祖巫,包括那些巫族,都是戰天戰地,永不低頭的性情。

後天祖巫……太溫和了。

而且知進退!

這對祖巫而言,可太難得了。

也難怪巫族但凡有什麼事情要和外界接觸,都會讓她前去與人接洽。

這時,後土祖巫朝他望來,臉上帶著歉意道:“師侄勿怪,你玄冥師叔脾氣向來就是這樣,我代她給你賠禮……”

玄誠子連忙避到一旁,“師叔不必這樣,小侄可承受不起。”

後土祖巫也冇有再說下去,揮手送出一團靈光飛向玄誠子。

“這是自女媧聖人那裡得來的九天息壤,便送予師侄權做損壞逐日車的賠償吧。”

玄誠子也不客氣,伸手接住靈光。

隻見靈光內包裹著一捧黃土,顯現出一種異樣的金黃,並且還在不停地蠕動扭曲,猶如有生命一般。

後土祖巫道:“這九天息壤可用來煉製成靈寶,隨風而漲,妙用變化無窮。”

玄誠子點點頭。

對於九天息壤,他也有所瞭解。

這種極品神材本身就具有非常強大的特性,一丁點九天息壤膨脹起來,就是黃濛濛幾萬畝大小一團。

一旦煉製成靈寶,將會擁有強大的防禦力。

隨外界攻擊消長,與外敵一般變化,你大我大,你小我小,跟定挪移,堅韌綿密,無懈可擊。

就算不煉製成靈寶,也可用於其他方麵。

比如修建道宮,建造藥圃等等。

總體來說,這些九天息壤用來彌補他逐日車被毀的損失,完全綽綽有餘。

畢竟他的逐日車主體未被損壞,隻要找些強大的凶獸殘魂,便能夠恢複如初。

在輪迴未立的洪荒,什麼樣的凶獸殘魂找不到?

“小侄多謝師叔了,隻是希望玄冥師叔莫要再找我麻煩纔好。”

玄誠子朝著後土祖巫行了一禮,也表明自己願意和解,以及對玄冥祖巫的擔憂。

後土微微一笑,“師侄放心。你玄冥師叔向來不記仇。”

是有仇當場就報,冇有記仇的機會吧?

玄誠子暗暗吐槽了一句,略一沉吟,正色道:“今日之事師叔也看在眼裡,小侄完全是遭受無妄之災,並冇有與玄冥師叔,與巫族為敵的意思,希望師叔能夠幫忙化解掉玄冥師叔心中的怨氣。

畢竟,您也不想因為這點小事,就驚動我三位師長吧?”

後土微微頷首,她自然聽得懂玄誠子話裡的意思。

這件事他是受害者,而今也願意接受賠償達成和解,但前提是玄冥祖巫莫要再找他麻煩,不然他不介意請動背後的三位聖人出手!

以他的身份,再加上占著理的情況下,這並非是什麼難事。

聖人啊——

後土歎息一聲,心中生出一絲無力感,以及深深的憂慮。

不為自己,而是為了巫族。

曾幾何時,十二祖巫毫無疑問是洪荒天地最強戰力之一。

十二祖巫聯手,將擁有毀天滅地的威能!

這並非是虛張聲勢,而是事實!

也正因為如此,數量稀少的巫族才能和龐大的妖族勢力鬥得旗鼓相當,最終形成妖掌天、巫管地的局麵。

可這種局麵隨著三清等人證道成聖,無聲無息間就被打破了。

聖人,纔是洪荒最強大的存在!

當初,玄誠子大鬨天庭且毫髮無傷地離去時,一眾祖巫還拍手叫好,嘲笑天庭的無能。

如今這樣的局麵發生在自己身上,後土忽然就明白那妖皇帝俊為何會那麼輕易放玄誠子離開了。

不為聖,終為螻蟻啊!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