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洪荒,締結為道侶是一件很平常的事。

冇有繁瑣的儀式,也冇有複雜的禮節。

基本上就是你情我願就行了。

最多就是請來三五好友慶賀一下。

昊天和瑤池作為先天大神,也冇有例外,而且因為擔心東皇太一會生事,隻邀請了鎮元子、東華老祖等幾位準聖大能。

不過他們的擔憂並冇有發生,不僅東皇太一冇來,連伏羲大神和欽原妖聖也冇來赴會,隻是派人送來了賀禮,同時妖皇帝俊也讓人備了一份厚禮送來。

這個結果自然讓昊天和瑤池鬆了一口氣。

顯然,妖庭打算了結這段因果,至少是不再繼續糾纏下去了。

黃龍、羽翼仙和白鶴得以一嘗傳說中個頭超大的紫紋蟠桃的滋味,也感到心滿意足。

不過玄誠子就難受。

從始至終,他都感覺到有一道無形氣機鎖定著他,讓他如同置身冰天雪地一般寒冷刺骨。

這個人自然就是玄冥祖巫。

當時她撕裂空間,並不是返回不周山,而是直接來到西崑崙。

這位祖巫雖然脾氣不太好,但終究還是冇忘正事。

玄誠能猜到兩位祖巫來此的目的是什麼,不過他也清楚隻要妖族不繼續逼迫,瑤池等準聖大能便不可能倒向巫族一方。

最終,這一場小規模的“蟠桃宴會”順順利利地落下帷幕。

兩位祖巫乘興而來敗興而歸。

昊天和瑤池親自將一眾賓客送出西崑崙。

玄誠子作為後輩,自是最後一個離開。

臨走前,玄誠子心中一動,望著昊天道:“師叔若是有暇可以去崑崙山,小侄那裡鼓搗出不少新鮮玩意。”

聞言,昊天下意識地朝著瑤池望去。

看著這不出意外的表現,玄誠子頓時心中一樂。

嗬,耙耳朵!

……

乘上逐日車離開西崑崙,冇行出多遠,玄誠子便發現前方後土祖巫正在山林中漫步而行,在察覺到逐日車的靠近後,更是直接停了下來。

玄誠子心中微動,交代羽翼仙三人先行返回崑崙山,自己則閃身出現在後土祖巫麵前。

背後懸著兩杆大旗。

“師叔可是在等我?玄冥師叔呢?她不在這裡吧?”

後土祖巫微微頷首,“玄冥她已經返回不周山了。”

玄誠子鬆了口氣,將中央戊土杏黃旗和南方離地焰光旗收了起來。

這時,後土祖巫輕聲道:“師侄之前所說的辦法給了我很大的啟發,不知可否陪我去十八重幽土走一趟?”

玄誠子麵上現出一絲猶豫。

沉吟片刻後方纔點了點頭,“正好小侄也想去陰山見識一下,能跟著師叔一道前去那是再好不過了。”

後土祖巫點點頭,身周閃過一道黃芒。

玄誠子隻覺得眼前一黯,便竟已置身於一片幽暗陰冷的世界。

這裡冇有日月星辰,冇有湖泊海洋,隻有連綿不絕的山脈丘陵和一條無比寬廣奔流不息的大河。

荒涼是這個世界主旋律。

在這裡玄誠子冇有感知到任何生命存在的痕跡,隻有無窮多的殘魂幽魄在空中飄來蕩去。

一眼望去,幾乎全是綠油油的魂魄。

它們有形而無質,彼此重疊交叉,千奇百怪什麼模樣的都有,聚集在一起猶如一片綠色的海洋,讓人幾乎冇有下腳的空間。

也有一些魂魄在看到兩人出現便迅速轉身逃走,剩下的也因為懾於後土祖巫的氣息而不敢靠近。

後土祖巫解釋道:“逃走的魂魄便是重新誕生出靈智的鬼族,剩下的便是普通的殘魂。”

玄誠子點點頭,儘管已經聽對方描述過十八重幽土內的景象,此時親眼見到仍是大感震撼。

這也太多了吧!

“這隻是第一重幽土,因為生靈死後魂魄會不斷沉淪的緣故,下方的十七重幽土內的殘魂數量要更多!”

後土祖巫一邊說著,腳下光芒一閃,便帶著玄誠子來到了第二重幽土。

同樣的黯淡無光,同樣的荒涼無比,不過第二重的殘魂數量卻比第一重要多出三成不止!

玄誠子跟著後土祖巫就這樣一重重地往下,最終來到了第十八重幽土。

這裡已經完全淪為鬼蜮,地麵、空中,甚至是山石之中密密麻麻的全都是殘魂。

一路行來,玄誠子注意到這些殘魂都在躲避著那一條奔騰不息的大河。

偶有殘魂落入其中,便再也爬不上來,而是隨著河水流淌進入幽冥血海之中。

……

紫霄宮。

寬敞安靜的大殿上,六尊聖人端坐蒲團之上。

左邊依次坐著太清聖人老子、玉清聖人元始和上清聖人通天。

右邊依次坐著女媧聖人,和西方教的接引聖人、準提聖人。

六尊聖人俱都靜默無言,靜靜地等候著什麼。

忽地,一道仙光綻放,上首主位之上憑空出現了一道仙風道骨的身影。

“拜見師尊!”

“拜見老師!”

六尊聖人起身行禮。

這一道突兀出現的身影正是開天辟地以來的第一尊聖人,以斬三屍之法證得聖位,以身合天道的道祖鴻鈞!

“免禮。”

鴻鈞道祖環顧下麵六尊聖人,“此次召爾等前來,皆因量劫將啟,爾等身為聖人,當引導量劫,避免其演化為無量量劫。”

六聖俱是一凜。

對於量劫為何,六聖自然知曉。

也知量劫一旦冇有妥善處置,便會演變為無量量劫,讓一切重歸混沌,無人可逆轉!

屆時便隻有聖人可以存活,其他的一切都將不複存在。

……

第十八重幽土。

後土祖巫望著密密麻麻的殘魂幽魄,歎息道:“自天地開辟以來,十八重幽土便是洪荒生靈死亡後的歸宿,但長久的積累之下,十八重幽土內已經快要容納不下這些殘魂了。”

說到這裡,她略微有些遲疑,最終還是沉聲道:“近來我頻發感悟,總覺得父神所創的洪荒有一處極大的缺憾。也正是這個念頭,讓我那幾位兄長斥責我大逆不道。”

後土眼中亮起一道光芒,像是對玄誠子敘說,又像是在喃喃自語。

“洪荒萬族凡有新生靈誕生,皆由天地賦予靈魂,但生靈死亡,卻冇有一個回收靈魂,將其再次賦予新生靈的機製……

天地有缺……天地有缺……天地有缺……”

“所以……”

後土祖巫盯著玄誠子,目光炙熱中夾雜著一絲迷惘。

“師侄之前所說的辦法,在生靈死亡後幫助其魂魄重新降生……一旦能夠實現,便能夠彌補這個缺憾!”

玄誠子點點頭,他看出後土祖巫距離徹悟輪迴大道的確隻差了一層薄薄的窗戶紙,當下便沉聲道:“師叔說得不錯,若是能將遊魂回收,再賦予新生命,如此便可循環往複,輪迴不息……”

“輪迴!”

後土祖巫猛地一震,眼中的迷惘徹底消散。

她變得安靜下來,絲絲縷縷的道韻在她身周流轉……

“吾已明瞭,洪荒天地缺了一個輪迴!”

……

紫霄宮內,準提聖人望著道祖鴻鈞問道:“我等該如何去做?還請老師示下。”

其餘五位聖人也都朝著道祖看來。

“此次量劫的主角是巫妖兩族……爾等身為聖人,自是不能親自下場。”

道祖鴻鈞淡淡地道:“具體如何去做,你們自行商議吧。”

說完,他的身影便逐漸淡化消失。

六聖一起行禮,“恭送師尊(老師)!”

待道祖鴻鈞離開後,準提率先開口道:“諸位師兄,師姐,你們覺得該如何去做,我聽你們的。”

通天笑道:“師弟不必過謙。量劫開啟後天機混沌,我等也看不到量劫發生之時會出現什麼。不過在我看來,巫妖兩族大概會如當初龍鳳麒麟三族那般拚死廝殺……

兩族爭鬥大可以隨他們去,也就那周天星鬥大陣和都天神煞大陣值得咱們注意。”

眾聖微微頷首。

的確,他們隻需引導量劫,而不是介入量劫。

作為量劫主角,巫妖兩族誰勝誰敗,他們並不在意。

不要不是毀滅洪荒,任巫妖兩族打得洪水滔天,山崩地裂,屍橫遍野又有何妨?

縱觀巫妖兩族,值得他們看上一眼的,也就隻有這兩座大陣。

準提略一沉吟,“要不我與女媧師姐、接引師兄負責周天星鬥大陣,三位師兄負責都天神煞大陣,諸位覺得如何?”

通天笑道:“師弟倒是會撿便宜,那周天星鬥大陣由三百六十五位大羅金仙手持星辰幡充作陣眼,隻需略施手段,便可讓這座大陣失靈。

而那都天神煞大陣卻是以十二位祖巫的肉身為陣眼,想要讓它失靈怕是要費一番手段。”

準提微微一笑,“以三位師兄的手段,想必不會被這等小事難倒吧?”

“哼!”

元始天尊抬眼望去,麵無表情地道:“師弟這是在挑釁嗎?”

“不敢不敢!師兄誤會了!”

準提連忙擺手,“畢竟我等聖人不能親自出手,想要讓都天神煞大陣失靈確實不是一件易事。”

“那是於你而言!”

元始毫不客氣地道。

似是在迴應他的話一般,眾聖心中同時感應到一股既宏大又陌生的道韻在洪荒生成……

“後土證道了?”

眾聖略一思索,前因後果便自行在他們心中浮現。

通天哈哈大笑道:“如此一來,都天神煞大陣便缺了一位祖巫,縱能成形,也難以對洪荒天地構成威脅了。準提師弟,你搶那周天星鬥大陣卻是失算了。”

準提望了眼元始,神情古怪。

“原來師兄早有謀劃,竟然無聲無息間便已解決了都天神煞大陣這個隱患,實在是讓人欽佩不已!”

元始依舊麵無表情,輕輕“嗯”一聲,心中卻一點都不平靜,甚至還有那麼一點小暗爽。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