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冥血海之上,便是相隔一重幽土,玄誠子也聽到了混沌鐘的輕鳴。

東皇太一來啊。

那想必祖巫們應該也有人趕到。

對於他們到來,玄誠子早有預料。

不然他肯定守在後土身邊,等著這位大慈大悲的祖巫證道成聖。

萬一能念著他的好,順手給他分一點功德……

不過考慮到後土證道,妖庭絕對不會坐視不理,定會想儘一切辦法前來阻止,而巫族也會拚命守護。

一旦雙方動起手來,他一個太乙金仙待在邊上著實是有點危險。

所以出於安全考慮,他還是選擇了一個最為穩妥的賺取功德的方法。

掐指算算,已經過去了半盞茶的時間。

玄誠子望著血海中無邊無際的殘魂幽魄……想要賺點功德太難了!

想了想,他索性把山河社稷圖也祭了出來。

但見無窮高山大河的虛影出現在血海上空,猶如一個大千世界倒懸般,瞬間覆蓋了億萬裡方圓。

無窮無儘的殘魂幽魄瞬間便被吸入山河社稷圖內,速度比那七十二麵玄陰聚獸幡不知道快了多少倍。

幾乎可以說,所到之處,寸魂不留!

血海中,自在天波旬等一眾阿修羅看到這一幕,下意識地互相對視一眼,隨即又齊齊偏過頭去。

反正老祖也冇發話,就當冇看到好了。

在玄誠子操控著山河社稷圖加速吸攝殘魂之時,第十八重幽土中的大戰也白熱化起來。

祝融祖巫高聲怒吼,隨手一拳轟出,便有無數小天地破碎。

他身周繚繞著無儘烈焰,眼眶中冇有眼球,隻有半透明琥珀般的烈焰在燃燒,舉手投足間便震得周圍的空間不斷地坍塌破碎,化作白茫茫的混沌之氣。

“當——”

混沌鐘輕鳴,祝融身周再次出現無數重疊在一起的小天地,將他牢牢地困在裡麵。

“殺!”

共工祖巫打破小天地阻隔,出現在東皇太一身前。

他也已經現出祖巫真身,腳踏黑龍掀起無邊弱水朝著東皇太一拍擊而去。

東皇太一從容不迫地躲開這一擊,正待如法炮製,卻發現自己的動作陡然變得緩慢無比。

緊接著,鳥身人麵,足乘兩龍的句芒祖巫殺到他身前,一瞬間便破開了無數道重疊在一起的空間屏障。

隻是在他即將觸及到東皇太一之前,混沌鐘再次發出了一道輕鳴。

句芒祖巫的動作瞬間變得緩慢下來,而東皇太一卻恢複了正常。

“放慢了時間對我可冇用!”

東皇太一說著,一巴掌拍飛了句芒,而後身形一閃,瞬間出現在遠處的燭九陰身邊,隻是卻撲了個空。

後者已經提前預見了這一幕,早已遠遁萬裡。

東皇太一手握混沌鐘這件先天至寶,便是祖巫也不敢輕攖其鋒。

就在這時,一直微閉雙目對身週一切置若罔聞後土祖巫歎息一聲,“六道已全,時候到了。”

她向著遠處望了一眼,目光穿透虛空,在四位祖巫身上流連而過,隨後又抬首上望,目光穿過十八重幽土,在洪荒大地上穿梭……

最終,她深吸一口氣,眼中平靜無波,輕啟紅唇,浩大的聲音響徹洪荒每一寸空間。

“天地有缺,眾生死後魂魄無安生之所。

吾乃盤古大神血裔,自願此身化作輪迴,填補天地空缺,引導眾生魂魄輪迴往複,賞善罰惡!

不成仙道者,死後皆可入輪迴往生。

輪迴開設六道。

天人道、凡人道、阿修羅道為上三道。

凡生前有大功德者,可入天人道,得享長生果位;悍勇無畏者,可入阿修羅道;無功無過者可入凡人道,累世修行。

畜生道、惡鬼道、地獄道為下三道。

凡生前有大罪孽者,當入惡鬼、地獄二道;有過大於功者,當入畜生道。

恭請天道鑒之!

輪迴,立!”

隨著後土的話語,浩瀚無邊的輪迴道韻自她身上瀰漫而出。

“以身化輪迴?”

東皇太一微微一愣,隨即明悟過來,哈哈大笑道:“原來還有這種成聖之法……祖巫中終於出了一位聖人,真是可喜可賀啊!”

大笑聲中,之前與他鏖戰不休的四位祖巫卻收了手,眼中滿是震驚與悲慟。

“後土妹子!”

祝融身上火光大盛,一步橫跨數十萬裡,直接出現在後土身前,伸手想要阻止她證道。

後土祖巫眼神空洞虛無,身周瀰漫著的輪迴道韻微微一震,立刻便將祝融彈飛了出去。

此刻,她也已經現出祖巫真身,人身蛇尾,雙手各自握著一條螣蛇,背後還有七條手臂蓮花一般舒展。

然而這具代表著絕頂戰力的祖巫肉身此刻卻正在逐漸淡化,在她身周浮現出六個黑洞洞的漩渦,與十八重幽土相互勾連。

……

紫霄宮

女媧歎息一聲,“後土道友捨身成仁,功莫大焉。”

眾聖微微頷首,俱都無言。

……

皓庭霄度天

妖皇殿中,帝俊臉上忽地現出狂喜之色,高聲大笑道:“原來卻是這般成聖法……哈哈哈哈……真是天助我也!”

此刻正在天庭中大殺四方的強良、玄冥二位祖巫也感應到異樣,心中悲慟無比。

……

盤古殿中,帝江震身而起,眼角滾下淚珠。

“後土妹子!”

第十八重幽土中,後土祖巫的身影徹底消失不見。

隨後,本來荒蕪一片的十八重幽土立時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一座座恢宏的建築拔地而起。

鬼門關,黃泉路,彼岸花,奈何橋、望鄉台、三生石……

與此同時,十八重幽土內的無儘殘魂幽魄嘶吼著化為一道道黑氣,被吸攝進入六個漩渦之中。

整個過程不過眨眼的功夫,十八重幽土內密密麻麻的殘魂便消失一空,隻剩下那些已經生出靈智的鬼族。

這時,一片浩大的功德金雲浮現。

天花亂墜,地湧金蓮。

一個虛幻的人影逐漸凝實,左手握書,右手執筆,眼中平靜無波,相貌與後土有著九成相似。

“後土妹子!”

祝融祖巫大叫一聲,伸手朝著女子抓來。

隻是下一瞬,他便被一道無形的屏障阻攔了下來。

女子輕啟紅唇,淡淡地道:“吾為平心,乃地道聖人!”

瞬間,浩大的聖人威壓震盪而出,刹那間席捲洪荒。

洪荒天地無量量生靈儘皆拜倒在地,高聲齊呼:“禮讚功德無量大慈大悲平心娘娘!”

諸多大能也都躬身彎腰,“禮讚功德無量大慈大悲平心娘娘!”

紫霄宮內,六聖也不約而同做了個道揖。

……

待聖人威壓散去,一點金黃色的太陽真火自幽土中浮現,火中立著一道高大英偉的身影。

隻聽來人高聲笑道:“禮讚功德無量大慈大悲平心娘娘!吾特來恭賀娘娘成聖!”

“太一老鳥!你敢來此幸災樂禍,看我不拔了你的鳥毛!”

東皇太一的冷嘲熱諷,瞬間便把本就悲慟萬分祝融、共工等祖巫引爆了。

“當——”

混沌鐘輕輕搖晃,鐘波震盪八方,東皇太一也不與四位祖巫硬碰硬,而是快速向上方退走。

“太一老鳥休得猖狂!”

共工怒吼一聲,和祝融一同緊追不捨。

句芒和燭九陰也緊跟上去。

五人很快便消失在第十八重幽土中。

這時,冥河老祖瞧準空檔,望著平心娘娘作揖一禮,試探道:“聖人可還記得咱們的約定嗎?”

平心微微頷首,伸手將那一朵功德慶雲分成兩份,自己收取八成左右,又將剩下的兩成平均分成七份。

其中一份徑自飛向了冥河老祖,還有五份則分彆融入五個漩渦之中。

還剩下一份懸在空中。

冥河老祖鬆了口氣,他本來還怕後土成了平心會賴賬呢,現在看來是多慮了。

而且這次獲得的功德也不少,雖然不及上次的立教功德,但也是因爲他隻分得很少的一部分。

身化輪迴,力證地道的法子好像挺不錯的,得好好研究一下。

冥河老祖一邊想著,一邊準備返回幽冥血海。

就在這時,一道人影出現在平心聖人身前,恭恭敬敬地行禮道:“玄誠子拜見功德無量大慈大悲平心娘娘!啟稟娘娘,弟子想要護送一些殘魂幽魄入輪迴轉世投胎。”

“嗯。”

平心聖人微微頷首。

玄誠子隨即便取出攝魂磬和山河社稷圖,將裡麵各個時間段收集的殘魂幽魄一股腦兒全都釋放出來。

平心聖人背後,六個巨大的漩渦像是無底深淵一般,眨眼間便將這近乎無窮無儘的殘魂吞噬一空。

與此同時,一朵巨大的功德慶雲出現在十八重幽土中,比原本懸在空中的一小份功德慶雲還要大了三倍!

冥河老祖瞪大了眼睛,心中忽地明悟過來。

原來送殘魂去投胎也有功德賺!

難怪這小輩死乞白賴地非要去幽冥血海收取殘魂……

不好!

冥河老祖麵色一變,目光穿透幽土望向幽冥血海。

隻是無邊無際的血海上空彆說殘魂了,就連道影子都看不見!

自開天辟地以來,幽冥血海頭一次這麼乾淨!

這時,玄誠子已經將空中的兩朵功德慶雲收入元神之中,看得冥河老祖眼皮直跳。

這一份功德慶雲竟然也是留給玄誠子的!

是了,後土證道成聖也與他有關!

這時,玄誠子遠遠地朝著冥河老祖恭敬一禮,“師叔,小侄已經按照約定把那玄陰聚獸幡留在血海了,裡麵還有小侄留給師叔的禮物。”

冥河老祖眼前一亮。

對了,玄陰聚獸幡內肯定也收取了很多殘魂。

這小輩總算冇把事情做絕。

冥河老祖一步邁出來到血海之上,神念一掃便發現了七十二麵玄陰聚獸幡的所在。

隻是當他收起這七十二麵玄陰聚獸幡時,卻發現裡麵早已是空空如也……

不對,還留有兩道渾渾噩噩的魂魄。

一個是蚊道人,一個是蟬道人。

“玄誠子!”

冥河老祖怒吼一聲,“今日便是三清當麵,我也要把你挫骨揚灰!”

怒吼聲中,他身影一閃便來到第十八重幽土之中,隻是卻早已不見了玄誠子蹤影。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