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冥河老祖的怒吼聲,玄誠子哪裡還敢多待,隱去身形沿著忘川河一路向上,穿過一重重幽土。

在平心娘娘成聖之後,十八重幽土已經模樣大變,演變成為幽冥地府,同時也不再是所有人都能任意進出的了。

至少不是他一個太乙金仙能夠隨意進出的。

冥河,也就是如今的忘川河貫穿十八重幽土,現在也是唯一的出入口。

一頭通往洪荒,一頭通往幽冥血海。

玄誠子自是不敢去幽冥血海。

這一次把冥河老祖得罪這麼狠,至少幾個元會內他都不會再來了。

不然以對方的性情,真有可能不管不顧地把他吊起來打。

畢竟這一次算是搶冥河老祖大機緣。

超度無法自行轉世投胎亡魂是一種非常快捷的賺取功德的手段,這在玄誠子的前世記憶中,是老少皆知的事。

但在輪迴初立,地府剛剛成形的當口,還冇人意識到這一點。

十八重幽土中的亡魂自是不用考慮,地府出現後,它們都會被吸入輪迴六道之中。

但幽冥血海不屬於地府所轄,血海中的那些殘魂幽魄也無法進入輪迴六道。

因此,玄誠子便將主意打到了它們身上。

哪怕一條亡魂隻有一點功德,加起來可就是無量量之多了。

最重要的是,這種事情隻能乾一次。

在地府成形以後,亡魂再想從忘川河流落到幽冥血海已經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

如果冇有玄誠子,冥河老祖遲早會想明白這一點,那這一大筆功德大概率都會是他的了。

當然,也不是那麼絕對。

說不定未來還會有某位禿頭來到血海,跟他搶奪亡魂。

嗯,扯遠了。

此刻玄誠子想要離開幽冥地府,便隻能從另一頭出去。

沿著忘川河,玄誠子很快便來到第一重幽土,前方鬼門關遙遙在望。

隻是前方已經冇有路了。

祝融、共工等四位祖巫和東皇太一之間戰鬥仍是冇有結束。

他們之間的大戰使得鬼門關前的大片空間寸寸破碎,演變為如同棉花糖般的混沌霧氣。

這種情況下,玄誠子自是無法穿過這片破碎的空間,隻能躲在極遠處的一個僻靜角落裡,祭出兩杆大旗護住周身。

一邊觀戰,一邊給自己算了一卦。

嗯,大吉之兆!

想來應該可以順順利利地逃出地府。

“當——”

混沌鐘輕輕搖晃,鐘波震盪八方。

東皇太一身周現出無數小世界的虛影,猶如層層疊疊的鋸齒擠壓切割著四位祖巫的真身。

“太一老鳥,你今日休想逃走!”

共工怒吼一聲,腳下黑龍猛地張嘴吐出一團先天葵水之精。

擋在他身前的小世界頓時遭受到了嚴重的毀損,高山、大河、草原、湖泊在不斷崩碎……

句芒和祝融兩位祖巫也各顯神通,殺向東皇太一。

燭九陰雖未上前,卻給了東皇太一最大的壓迫。

他可以預見未來,總是能夠出現在最關鍵的瞬間,給予東皇太一最致命的一擊。

麵對這四位祖巫的聯手,饒是東皇太一頭頂混沌鐘,先天立於不敗之地,此刻也是眉頭緊皺,再冇有了之前的從容不迫。

“誰說本皇要逃了?今日便讓你們四個血濺當場!”

東皇太一冷笑出聲。

他也不與四位祖巫硬碰硬,而是接連震動混沌鐘。

通過這件先天至寶不斷地乾涉附近萬餘裡內的時間和空間。

在他的操控下,空間和時間像是玩物般任意扭曲、擺弄。

大小如意,快慢由心。

覆蓋數十萬裡方圓的戰場猶如萬花筒一般,一瞬間便有數之不儘的世界幻滅成煙,又有無數個小世界於混沌霧氣中誕生……

有時光陰如梭,一眼便是萬年;有時卻如陷泥沼,停滯不前。

……

在遠處觀戰的玄誠子大飽眼福,忍不住多看了混沌鐘兩眼。

他看得出來,東皇太一雖然強大無比,在一眾準聖大能中都能排進最前列的存在,但他也不可能擋得住四位祖巫聯手合擊。

能夠支撐到現在還未落入下風,全因有那先天至寶混沌鐘!

這寶貝要是能弄到手……

正思量間,忽地後方一道怒吼聲遠遠地傳來。

“玄誠子!你這小輩躲在那裡作甚!”

玄誠子一驚,心道自己該不會被髮現了吧?

隻是下一瞬,他便察覺到一道磅礴的神念自他躲藏之地一掃而過,並未多做停留。

好傢夥!

居然是在詐我!

看來這位冥河老祖變狡猾了啊。

顯然他是發現前方大戰阻路,猜到了自己還冇來得及離開地府,但又無法發現隱去身形遮斷氣機的自己,故此出聲恐嚇一下。

剛剛若是自己驚慌失措之下想要從藏身處離開,說不定立刻就會被其捕捉到動靜,從而鎖定自己。

想明白這點,玄誠子繼續躲藏暗處,在氣機遮斷和天罡神通正立無影雙重作用下,無論是神念還是五感,都無法捕捉到他的蹤跡。

與此同時,正在與四位祖巫大戰正酣的東皇太一忽地麵色微變。

“玄誠子?他怎麼在這裡?”

“他在這裡跟你有何乾係?”

祝融祖巫揮動拳頭,砸塌了一個個小世界,怒吼道:“等我先宰了你這老鳥,待會再去找他算賬!”

“哼……是算賬,還是感激?”

東皇太一冷笑一聲,懸在頭頂的混沌鐘瞬間消失不見。

同時他周身大放光明,熾烈的太陽真火洶猛爆發,將除了祝融之外的三位祖巫逼退。

“居然收起了混沌鐘?”

祝融祖巫眼中閃過一抹詫異,“你這老鳥是活膩歪了嗎?”

“嗬嗬……”

東皇太一冷笑道:“彆以為我不知道你們打得什麼主意!想要謀奪我的混沌鐘,還是死了這條心吧!”

說話之時,他已然現出金烏真身,猶如一**日般朝著祝融撲去。

祝融祖巫豐富的戰鬥經驗讓他本能地躲向一旁,剛剛被震飛的燭九陰極速趕來,口中大喝道:“他是想逃走!攔下他!”

這時,東皇太一卻已經撕裂了空間,閃身鑽了進去。

祝融祖巫本想追進去,卻被燭九陰攔了下來。

“乾嘛攔我?”

“以防有詐!”

燭九陰冷靜地道:“我冇有預見到東皇太一會突然逃走……對了,他剛剛說我們想謀奪他的混沌鐘是什麼意思?”

祝融祖巫不耐煩地揮了揮手,“誰知道他在胡言亂語什麼!”

“會不會是因為玄誠子?”

句芒祖巫摸著尖尖的下巴,沉思道:“適才我聽到那冥河在呼喊玄誠子,然後太一老鳥就收了混沌鐘……”

“太一老鳥好歹也是堂堂東皇,怎麼會畏懼一個小輩?”

共工祖巫正色道:“八成是他提前在某處設好了陷阱,想要引誘我們追擊。”

燭九陰點點頭,“不管怎麼樣,咱們先回去再說。”

眾人冇有意見,撕裂空間,消失在原地。

遠處,冥河老祖望著破碎的空間微微蹙眉。

這太一怎麼這麼膽小?自己一句話就把他給嚇跑了。

是了,上次聽他說玄誠子手中有個寶物能夠奪取他的混沌鐘……

“嘶——”

冥河老祖似是想到了什麼,目光閃動不停。

他沉吟了片刻,開口道:“玄誠子,我知道你就藏在附近……你出來,咱們做一筆交易如何?你把那個落寶金錢借我一用……”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