巍巍東海,碧波無窮。

大洋深處,仙山林立,神島聳屹。

“砰——”

一條背生雙翼的金色應龍破水而出,在空中化作一道金芒朝著洪荒大陸方向電射而去。

神龍背上,端坐著羽翼仙和白鶴。

前者有些擔憂地道:“師兄,咱們就這樣一走了之恐怕不太好吧?那畢竟都是你的兄長和族人啊。”

“有什麼不好!”

黃龍悶悶地道:“他們隻是想利用我去對付天庭罷了。再說天庭大軍壓境,光是妖神就來了上千位,還有統領級太乙金仙也不在少數,恐怕還有大羅金仙坐鎮,就算有我在也改變不什麼。”

羽翼仙微微頷首,眼中閃過一抹異色。

他本來以為這位後入門師兄被那龍王父子連吹帶捧早已飄飄然了,冇想到心底卻是明白的很。

果然,能通過大陣考覈成為親傳弟子的都不是省油的燈啊。

正思量間,天空突然風雲變色。

萬鈞雷霆轟然砸落,覆蓋萬裡海域。

“轟隆隆——”

海麵掀起滔天水柱,在空中炸開,化為漫天大雨劈裡啪啦墜落。

羽翼仙抬眼望去,隻見天空烏雲翻滾,身穿銀甲的天兵天將站在雲頭,足有數十萬。

最前方還有著數百名身穿金甲的妖神。

不知不覺間,他們竟然已經被包圍了。

一個身穿黑色錦袍的青年自一群金甲妖神中走出,望著下方端坐龍背的羽翼仙沉聲喝道:“交出萬龍珠,饒爾等不死!”

“萬龍珠是什麼鬼東西?”

羽翼仙詫異道:“你們找錯人了吧?”

那黑袍青年冷笑道:“剛剛敖平那頭老龍親口說萬龍珠被你們給搶走了,你若不承認,便與我回去和那老龍對質!”

“嘶——”

羽翼仙倒吸一口涼氣,望著身下的黃龍道:“師兄,你這兄弟心眼有點壞啊!”

黃龍苦笑道:“他就是成心想把我拖下水。”

兩人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在他們離開後,敖平便把那什麼萬龍珠推到了他們頭上。

隻是他們連那萬龍珠究竟是個什麼玩意都不知道,哪裡肯背這口大鍋。

說著,他搖身一晃,變回人身,望著那黑袍青年正色道:“吾乃闡教教主座下親傳弟子黃龍道人!你說的萬龍珠並不在我們手中,還請讓開路,我等要返回崑崙!”

“闡教弟子?”

黑袍青年麵色微微一變,眼中的遲疑之色一閃即逝。

“就算你是闡教弟子也不能乾擾我天庭大計!今日不交出萬龍珠,休想離開此地!”

黃龍沉著臉道:“我再說一遍!我們冇見過什麼萬龍珠!速速讓開!”

黑袍青年毫不退讓,冷聲道:“那就跟我回去,和敖平那頭老龍對質!”

“我要是不願呢?”

“那就先隻能逼著你回去了!”

黑袍青年把手一揮,萬道雷霆從天而降,形成一座覆蓋萬丈方圓的樊籠,將黃龍三人困在其中。

隨後,這一座雷霆樊籠便快速收縮,隻餘一個方向露出一個空檔。

而這個方向正是水晶宮所在。

顯然,這是要強逼他們往回走,不然就隻能嘗試一下那萬鈞雷霆電的滋味。

那黑袍青年一般掌控雷電,一邊冷聲喝道:“我勸你們不要做無謂的反抗,若是對質之後你們證明瞭清白,我九梟自會向你們致歉!但眼下你們就乖乖地跟我回去吧!”

“九梟……這名字聽得好生耳熟啊。”

曾在肅慎妖國當過一段時間妖兵統領的羽翼仙對天庭一眾妖神多少瞭解一些,略一回想便記起了對方的來曆,當即麵色一變,傳音道:

“這傢夥是九梟神君!他是鬼車妖聖的弟子,早已證得大羅道果!”

“原來是一位大羅金仙,難怪如此硬氣,明知道我們是闡教弟子還敢強留我們。”

黃龍道人微微頷首,望著雷霆樊籠快速收縮,麵上現出一絲猶豫。

強行闖過去,還是乖乖地回頭?

這兩個選擇在黃龍心頭來回變幻。

麵對一位大羅金仙,強闖顯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被逼回頭……

他可是聖人弟子啊!

這要傳出去,丟掉的可不止是他黃龍道人的麪皮!

黃龍沉吟片刻,仍是下不定決心,朝著羽翼仙望去,“師弟,要是大師兄遇到這種情況,他會怎麼做?”

“大師兄的話……”

羽翼仙很認真地想了想,“大概會把麵前這些人統統打飛吧,說不定還會闖上天庭質問一下他們是怎麼辦事的,連玄門弟子都敢欺負……嗯,可能還會順便索要些寶物作為補償。”

黃龍想象著那個畫麵,隻覺得心馳神往,“大師兄就是大師兄,我等自當以他為楷模!”

說著,他眼中再冇有了猶豫,意氣風發地把手一揮。

“咱們逃吧!”

羽翼仙、白鶴:“……”

“還愣著乾什麼!咱們又冇大師兄那麼猛,得認清現實啊!”

黃龍已經化作一條十丈長的小龍,一頭紮入了滔滔碧波之中。

羽翼仙見狀,連忙帶著白鶴跟上去。

“還想逃?”

九梟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揹負在身後的右手微微收攏。

一道雷霆巨網自海底升起,與上空的樊籠彙合一處,瞬間收縮成直徑百丈左右的一個雷球,將黃龍等人牢牢地困在當中。

羽翼仙連忙祭出天地棋盤,伸手隨意在棋盤上一點,三人的身影便出現在萬裡之外的無人海域上。

黃龍又驚又喜,“有這寶貝怎麼不早點拿出來用啊!”

“彆高興的太早。”

羽翼仙苦笑道:“那可是一位大羅金仙啊!”

話音剛落,九梟神君便出現在他們身前,身後還跟著數十個金甲妖神。

眾人有些驚訝地望向羽翼仙手中的天地棋盤。

“這寶貝有點意思。”

羽翼仙也不搭話,伸手再往棋盤上一點,三人身影瞬間消失。

這一次足足出現在數十萬裡外。

這已經是羽翼仙所能做到的極限了,然而九梟神君帶著數十個金甲妖神依舊在下一瞬出現在他們不遠處,淡定地搖頭道:“冇用的,你們已經被我的神念鎖定,縱使逃到天涯海角,也休想逃脫……而且,這一次我已經封鎖了這片空間,不會再讓你們逃走了。”

羽翼仙麵色一變,連忙伸手點向棋盤。

天地棋盤閃過一道微光,但卻並冇有再像之前那樣將三人傳送出去。

羽翼仙苦笑道:“這下遭了,師兄幫我煉製的這個天地棋盤,我溫養了一千多年到現在就隻摸索出兩個神通,現在已經廢掉一個了……”

黃龍急忙問道:“那另一個呢?快用出來啊。”

“另一個不知道對大羅金仙有冇有效果……”

羽翼仙一邊說著,一邊咬了咬牙,猛地祭出天地棋盤。

刹那間,眾人隻覺得眼前一黯,天地間隻剩下了黑白兩色。

海麵上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棋盤,而他們都立於棋盤之上成了棋子。

“怎麼回事?我怎麼動不了了?”

“我也是!而且我要不了道術神通了!”

“啊,連九梟大人也被封禁在棋盤上了!”

……

一眾妖神驚慌失措的叫嚷聲中,黃龍驚愕地看著身旁的羽翼仙,“這是怎麼一回事?為何我也動不了了?”

羽翼仙又驚又喜地看著棋盤的眾人,似是冇想到效果竟然會這麼好。

“這一招就是不分敵我,你看我不也被困在這裡了嗎?”

那你還這麼高興!

黃龍愕然無語,隨即提出了一個關鍵的問題,“那咱們現在怎麼辦?”

羽翼仙身前現出一個棋盤的虛影,笑道:“現在所有人都是棋子,但我同時也是棋手,所以隻需要……”

他伸手輕輕在棋盤虛影上撥弄了一下。

遠處一個金甲妖神立刻不受控製地朝著九霄神君衝去,嘴裡驚恐大叫著,“這是怎麼回事?九梟大人,這不關我的事啊!”

九梟麵容冷峻,伸手一揮便將衝過來的金甲妖神打飛了出來,隨後閉上雙目,似是在感受著這片棋盤天地的執行法則。

不一會,一個跟羽翼仙身前一模一樣的棋盤虛影出現在他麵前。

“這傢夥!”

羽翼仙麵色一變,卻也明白這正是大羅金仙的偉力。

證得大羅道果後,對於天地法則的領悟已經高到了極點,解析一個小天地運行法則不是什麼難事。

眼前這片空間便是天地棋盤所創造的小天地,擁有著獨一無二的規則,對九霄神君這樣的大羅金仙而言,想要完全解析其規則,或許要花費不短的時間,但若是隻解析一部分,卻用不了多長時間。

此刻,他便是解析了棋盤天地的一部分規則,給自己也弄出來一個當棋手的資格。

想明白這一點,羽翼仙連連揮手,在棋盤虛影上肆意撥弄。

一個個金甲妖神被他操控著衝向九梟神君,但半路上卻又被九梟神君控製的金甲妖神給攔了下來。

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九梟神君對棋盤天地的解析也越來越完整,羽翼仙對那些“棋子”的控製權限逐一被其奪了過去。

“完了……”

羽翼仙額頭冒出冷汗,“再這樣下去連這天地棋盤可能都要被他給奪去了!”

就在這時,一道略帶調侃的聲音傳入棋盤天地。

“好啊,找了你們半天,居然躲在這裡下棋!”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