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海上空,一枚夜明珠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它隻有拳頭大小,通體碧綠,表麵圓潤光滑,散發著淡淡的毫光。

如果不是敖平那一聲驚呼,以及奮不顧身地搶奪,呲鐵妖聖也想不到這麼一枚看起來毫不起眼的夜明珠就是傳說中的祖龍秘寶。

想不到這玄誠子也不過如此,隻是屠戮了些蝦兵蟹將龍子龍孫便讓他乖乖地交出了萬龍珠。

什麼聖人弟子,不過是托庇在聖人羽翼仙下的稚雛罷了!

呲鐵妖聖冷笑著伸手一招,空中的萬龍珠便如流星般快速飛向他手中。

就在這時,兩道淩厲的劍光突兀地出現在他身側,分從左右朝他斬來。

儘管呲鐵妖聖早有防備,卻仍是冇有半點預警。

直到劍光及體的瞬間,他才悚然警覺。

“該死的冥河!你要與我天庭為敵嗎?”

話音未落,呲鐵妖聖的身影便猶如泡影般消失不見。

兩道劍光斬個空,也緊跟著消失在空氣中。

冥河老祖眼中冒著凶光,哈哈大笑道:“本座斬惡屍成就準聖之位時,你八成還在始麒麟座下搖尾乞憐呢,而今倒是膽大包天,敢直呼我名!”

說話間,他身影也如泡影般消失不見。

“劈裡啪啦——”

一連串的悶響在海麵上空炸開。

一瞬間便有無數道人影和劍光浮現而出,旋即又消失無蹤。

天空猶如破碎的畫卷般被撕裂出一道道黑色的裂隙,有的僅巴掌寬,十數丈長,有的卻足有千裡寬,長更是無從計量……

不少天庭的天兵天將慘遭波及,被捲入空間裂隙之中,連吭都冇吭一聲,便化作了齏粉。

形神俱滅。

見狀,身為統領的猰貐妖神急忙下令讓眾妖神率著天兵天將遠遁十萬裡。

隨著天兵天將們退去,他們對於下方海域的封鎖也得以解除。

深海之中,龍族大太子敖廣也急忙下令讓眾多龍帥、龍將帶著水族戰士們化整為零,四散而逃。

經過這一次險遭族滅的危機,恐怕很長一段時間他們都再也不敢聚在一起了。

分散開來是他們躲避天庭征伐的最好選擇。

反正海洋遼闊無垠,整個龍族分佈在四大洋,真想躲起來,一時半會還真拿他們冇辦法。

這時,兩尊準聖間的戰鬥也變得愈發激烈了起來。

除了少數幾人外,剩下的都看不清他們的身影,隻能從空間的破碎程度感受這一場準聖之戰的激烈程度。

玄誠子自是看得清楚,但他隻看兩眼便催促正處於震撼中的羽翼仙等人離開。

那萬龍珠不要了?

黃龍和羽翼仙有些不解,這不像是大師兄的風格啊。

不過在玄誠子的催促下,黃龍還是現出真身,載著三人在海底迅速遠去。

龍族在海底遊動的速度極快,隻盞茶功夫就遊出了數十萬裡。

忽地,一道聲音從後方傳了過來。

“上仙慢走——”

黃龍微微一震,速度放慢下來。

玄誠子道:“彆停下,不用管他。”

黃龍“嗯”了一聲,重新加快了速度。

“上仙——”

不一會,敖平氣喘籲籲地追了上來,臉上滿是疲憊之色,“上仙慢走,小龍有話要說。”

嗬,堂堂一個活了無窮歲月的大羅金仙在他麵前自稱“小龍”,這個敖平果然是個能屈能伸的高手,難怪有那麼多龍子龍孫。

玄誠子瞥了他一眼,淡淡地道:“龍王陛下有什麼話要與貧道說?”

敖平望了眼羽翼仙和白鶴,遲疑道:“能否尋個清淨之地?”

“不能。”

玄誠子拒絕地很乾脆。

他對這頭老龍實在是好感缺缺。

儘管剛纔兩人在完全冇有溝通的情況下還做了一波相當完美的配合。

敖平臉上閃過一抹尷尬,苦笑道:“那小龍就直接說了……萬龍珠如今可是在上仙手中?”

“嗯?”

玄誠子詫異道:“那萬龍珠剛剛貧道不是丟出去了嗎?龍王冇看到嗎?”

敖平陪著小心地笑道:“小龍知道那是上仙的惑敵之計。那萬龍珠在小龍手中數十個元會了,上仙丟出去的是不是萬龍珠,小龍能不知道嗎?”

玄誠子瞥了他一眼,語氣不善地道:“你的意思是,貧道貪墨了你的萬龍珠?”

“不不不……”

敖平連連擺手,“小龍不是這個意思,那萬龍珠本就是小龍準備獻給上仙的……”

玄誠子皺起眉頭,聲音透著一絲不難煩,“那龍王陛下追上來到底想和貧道說些什麼?”

敖平略一沉吟,似是在在斟酌著用詞。

片刻後,他沉聲道:“還請上仙莫要試圖祭煉萬龍珠,否則必將要大禍!”

“嗯?”

玄誠子蹙眉問道:“這是為何?”

敖平望了眼羽翼仙和白鶴,似是想讓他們避開,不過見玄誠子毫無反應,隻得放棄這個打算。

他正色道:“上仙可能聽說過萬龍珠的來曆,此寶乃是祖龍於量劫之時煉製的無上至寶,攻伐之力不遜於極品先天靈寶!為了祭煉此寶,祖龍一連斬殺了一萬餘族人,其中最弱的都是太乙金仙級,還有少部分大羅金仙……”

“嘶——”

羽翼仙猛地倒吸了一口涼氣,忍不住插嘴道:“龍族當年有這麼強大嗎?上萬太乙金仙級的龍族,而今的妖族天庭也不過如此吧?”

“妖庭算什麼?”

老龍王傲然道:“在龍漢量劫前的龍族麵前,而今的妖族天庭不過揮手即滅!

不說彆的,你可知而今妖族天庭中的大羅金仙,包括那些個妖聖,大多都曾是祖龍、元鳳、始麒麟座下的門客?你可知三族鼎盛時期,便是那些巫族也不敢走出不周山?”

羽翼仙、白鶴被他的話驚得目瞪口呆,連黃龍都不知不覺間放慢了速度。

“咳咳——”

玄誠子清了清嗓子,提醒道:“龍王先彆憶往昔了,說正事吧。”

“對對對。”

敖平連連點頭,又恢複了那副謹小慎微的樣子,“祖龍親手殺萬龍煉器,成就萬龍珠,本以為能夠一統洪荒,奈何終究不敵天數,到頭來卻成了彆人的棋子……

因此,他臨終前便將量劫時收集的無儘業力和萬龍之魂都封印在萬龍珠內,讓這一件極品後天靈寶成了凶煞之物。

龍族冇落的這些年來,不知多少龍族高手試圖祭煉此寶,但卻全都被萬龍珠所吞噬,成了裡麵的一條龍魂。”

說到這裡,他歎息道:“若非有這件寶貝在,我龍族高手也不會凋零得如此迅速。”

玄誠子將信將疑地道:“既然那萬龍珠如此凶惡,龍王為何不順勢交給天庭?”

敖平苦笑道:“因為萬龍珠本身就有號令群龍的神通,隻需持在手中,便可以驅使龍族做任何事。所以天庭想要得到萬龍珠,也是為了能夠馭使我們龍族替他買賣。”

“這樣啊……”

玄誠子若有所思,忽地翻手取出一枚夜明珠持在手中,望著敖平道:“你變個金髮獸耳銀絲小蘿莉看看。”

敖平:Σ(°△°|||)︴

羽翼仙、白鶴和黃龍也是滿臉懵逼。

“什麼是金髮獸耳?”

“什麼是銀絲?”

“什麼是蘿莉?”

玄誠子揮了揮手,“這些都不重要!”

他望著敖平道:“重要的是你怎麼冇聽我的命令?”

敖平有些尷尬地看了他一眼,“上仙,我剛剛說漏了一點,得是道行低於您的纔會聽令。”

“哦,這樣啊。黃龍,那要不你變一個……”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