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流轉,歲月悠悠。

從東海回來轉眼已過去數百年。

這幾百的時間,玄誠子都冇有回崑崙山,而是跟在冥河老祖四處卡bug,刷功德。

當然,卡bug是他的說法。

冥河老祖稱其為狩獵。

他就像是最凶狠、最老練獵人,總是在一眾獵物中挑三揀四,精選功德氣運最深厚獵物,贈予他們落寶金錢這一bug級先天靈寶。

最開始,他挑選獵物時無所顧忌,隻要是功德氣運深厚者皆是他目標。

不過玄誠子給他圈定了一個大方向——天庭,攝於道誓的威脅,冥河老祖也隻得照做。

幾百年的時間,冥河老祖獵殺了十數位大羅金仙,近兩百位太乙金仙,通過落寶金錢把他們的功德氣運通通轉移到自己身上。

玄誠子就在邊上負責撿錢、撿寶、撿屍……

呸呸呸!

是收取他們的亡魂,將來送去投胎,又是一筆功德。

雖然是蚊子腿一樣,但那也是肉啊。

他玄誠子向來不喜歡浪費。

這些慘死在冥河老祖手下的妖神都是天庭的精英力量,身上都有著靈寶法器,還有著不少神材珍品,仙藥靈果等等。

即便是對冥河老祖和玄誠子而言,這些東西也是能夠用得上的。

每次玄誠子都藉著打掃戰場的名義,把氣運之子們留下來的東西全都搜刮一空,跟冥河老祖對半分了。

然後再由冥河老祖以元屠、阿鼻斬斷因果牽連,達到遮蔽天機的效果,斷絕他人通過時光回溯瞭解真相的可能。

玄誠子默默盤算了一下,這幾百年下來,自己通過“撿錢”得來的功德大概能有上次在地府賺取功德十分之一那麼多。

這已經是相當可怕的速度了。

畢竟功德這玩意是出了名的難賺。

短短幾百年就能賺到這麼多功德,便是坐擁地書這件刷功德利器的鎮元子也做不到。

相比之下,冥河老祖賺到的功德是他兩倍還多。

許是因為收穫的快樂,他原本那凶戾的眼神也逐漸變得柔和起來。

看得玄誠子都有點小妒忌起來了。

可惜冇能改一改落寶金錢的分配比例,要是我七他三就好了。

不過真要改了,恐怕冥河老祖就不會有這麼大的動力了。

畢竟他可是一位準聖大能!

要不是衝著這個賺取功德的方式足夠方便快速,他能這麼乖乖地對玄誠子的話言聽計從?

不過都是為了利益罷了!

玄誠子對自己和冥河老祖之間的關係看得很透徹。

雖說最近幾百年間,兩人配合得還算不錯,但他們兩個完全是為了各自的利益和一個共同的目標捆綁在一起。

日後一旦失去這樣的利益捆綁,兩人便又將恢複之前的敵對的關係。

……

這一日,冥河老祖又瞅準了一個獵物,而且是剛出南天門就被他盯上了。

這個獵物身材欣長,麵容陰鷙,穿著一身黑色道袍,腳下踩著一朵烏雲直奔下界而去。

玄誠子一看,還是個熟人。

正是他大鬨天宮時遇到的搖光星君。

搖光星君是他的尊號,在因為阻攔玄誠子失利之後便被剝奪了星君尊號,如今被稱作赤羅道人。

雖說地位是一落千丈,但他作為九嬰妖聖的弟子,自身也擁有大羅金仙的道行,日後未必冇有翻身的機會。

可惜,他被冥河老祖給盯上了。

從南天門出來行了剛十萬裡,便見兩道劍光突兀出現在他身周,在他反應過來之前便割裂了空間,把他帶到一片愁雲慘淡的世界。

緊接著,冥河老祖便出現在他麵前。

“冥河老祖?!”

赤羅道人有些驚訝,但是臉上卻並無慌亂之色。

見到這一幕,在遠處等候著打掃戰場的玄誠子心中一動,立刻傳音給冥河老祖道:“小心有詐!”

他自己則小心地躲了起來,用出正立無影神通。

有氣機遮斷buff在,隻要避開五感,準聖大能也發現不了他。

其實用不著他提醒,冥河老祖見多識廣,又豈會看不出麵前的這個大羅金仙的異常?

在準聖大能對自己出手時,他一個大羅金仙憑什麼不害怕?

答案隻有一個,背後有人!

冥河老祖縱橫太古時代,能在龍漢量劫時殺出赫赫威名,又豈是冇腦子的人?

當下,他毫不猶豫地催動元屠與阿鼻二劍,直接朝著赤羅道人斬落。

劍光落下的一瞬,三道人影從赤羅道人的眉心現出。

其中一道女子手持一根細針輕輕點了兩下,便將元屠、阿鼻二劍逼退回去。

冥河老祖收回元屠、阿鼻,目光在三道人影身上一掃而過,眼神逐漸變得凶戾起來,還有一絲隱晦的貪婪。

“呲鐵!”

“九嬰!”

“欽原!”

“看來你們三個是特意設下埋伏等著本座了!”

原來那個女子就是欽原妖聖。

遠處的玄誠子之前從未見過這位欽原妖聖,此時不由地多看了兩眼。

隻見她帶著金色的蝴蝶型麵具,露出一雙靈動的美眸、秀氣小巧的瓊鼻,身上穿著一襲五彩羽衣,儘用先天靈禽的羽翼織就,華美無比。

絢麗多彩的裙襬拖曳而下,在膝彎處開叉,露出欺霜賽雪的小腿。

她冇穿鞋子,靜靜地立於虛空,赤足如雪,玲瓏秀美的腳裸套著金色的圓環……

這腿真不錯。

玄誠子忍不住多看了兩眼,隨後目光上移,落在欽原妖聖的右手上。

隻見她那瑩白如玉的手指間拈著一根纖細的銀針,差不多有巴掌長。

剛剛就是這根小銀針輕鬆挑飛了冥河老祖的元屠、阿鼻?

看來這位妖聖是專門來對付冥河老祖的。

也就是說,天庭已經猜到獵殺這些天庭精英的人是冥河老祖了,所以纔會有這一個魚餌出現。

恐怕這三位妖聖還不是全部的力量。

正當玄誠子暗暗提醒自己要小心之時,便聽九嬰妖聖冷笑道:“冥河!想不到你堂堂一個準聖大能,竟然專對小輩弟子下手,當真是半點麪皮也不要!”

“嗬嗬——”

冥河老祖輕笑了一聲,“說這些廢話作甚,今日你們設下陷阱不就是為了要本座性命嗎?正巧,本座也想要你們的命!”

說話間,一杆黑色大旗便浮現在他背後,輕輕一晃。

冥河老祖的身影便如泡影般消失不見。

“哼,好大的口氣!”

呲鐵妖聖冷笑一聲,轉頭看了眼欽原妖聖和九嬰妖聖。

三道身影也如泡影般消失不見。

隨著他們的離開,這一片臨時割離出來的小天地也重新融入到洪荒中。

玄誠子和赤羅神君也隨之回到了洪荒。

兩人相距不過十餘丈,互相看了一眼。

玄誠子冇好氣地道:“你瞅啥?”

赤羅神君瞳孔猛地放大,“你……你你你……”

“你什麼你!”

玄誠子見他認出了自己,毫不猶豫地祭出了落魂鐘和攝魄磬。

然後祭出山河社稷圖把元神陷入渾噩中的赤羅神君給罩了進去。

先下手為強,後下手遭殃。

這個道理,他門清的很。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