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庭

那一隊押送人族的天兵天將穿過南天門,朝著紫翠丹房行去。

行了片刻,一輛六龍九象拉著鑾駕迎麵而來。

眾天兵天將認得那是太子座駕,連忙避讓到一旁,躬身行禮。

鑾駕在經過他們身邊時忽地停了下來,從中傳出一道疑惑的聲音。

“你們是大哥身邊的侍衛吧,為何擅離職守?”

一個領頭的天將連忙解釋道:“六太子容稟,我等正是奉大太子之命,押送一批人族去紫翠丹房。”

“哦?”

金烏六太子陸珺來了興趣,“就是女媧聖人創造的人族?大哥把他們捉來作甚?是送去煉丹嗎?”

那領頭的天將不敢隱瞞,沉聲道:“是因為有妖神發現吞食人族的血肉能夠增長法力,是以大太子打算抓來一批人族送入紫翠丹房研究……”

“原來是這樣。”

鑾駕內,金烏六太子目光閃動,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冷笑。

“大哥也真是小氣,居然想要自己獨吞這個功勞……既是這樣,那我便把兄弟們都叫上,給大哥來個驚喜。”

說著,他對前方的禦者下令道:“今日不修煉了,先回湯穀!”

“啪——”

禦者輕輕一甩鞭,鑾駕便化作一道金光極速遠去。

妖族的十位太子生來體內便擁有太陽真火,年幼之時無法控製,焚燬了天庭大量建築。

妖皇帝俊便讓他們居住在東海之東的湯穀,那裡有一株極品先天靈根扶桑樹,能夠幫助他們壓製自己的太陽真火。

又煉製了逐日車,讓他們每日能夠追逐著太陽星,藉助這顆太古星辰之力修煉自己的太陽真火。

而今十位太子都已證得太乙道果,能夠很好地控製自己體內的太陽真火,是以很多時候他們也會選擇在天庭居住。

其中大太子伯瑝和六太子陸珺更是常駐天庭,連湯穀都很少去了。

明眼人都看得出,這是兩位太子在暗地裡為繼承妖皇之位而做準備。

但他們也都清楚,妖皇和東皇一日不證道成聖,他們便永遠隻能是太子。

是以,他們的競爭隻存於暗處,表麵上仍是團結互助的好兄弟。

陸珺也不想做得太明顯,是以他打算先去湯穀,把一眾兄弟們都忽悠出來,美其名曰去幫大哥的忙,實則去分薄他的功勞。

就在金烏六太子的鑾駕剛出南天門不久,兩道人影自下界而來,遠遠地望著那碧沉沉琉璃造就的南天門。

其中一人微笑道:“想不到這纔沒過多長時間,咱們兩個就要再闖一次天庭了。”

另一人聽到這話竟是毫不驚訝,麵色如常地點了點頭。

這兩人自然就是玄誠子和孔宣。

在通過時光回溯看到那幾萬人族都是被活捉後,玄誠子便準備好了來天庭救人的準備。

他讓玄都把金烏大太子伯瑝悄無聲息地送去最近的巫族部落,然後再散播金烏大太子被巫族擒獲的訊息,想必訊息傳到天庭,妖皇等人勢必會派遣大軍前去營救。

到時天庭混亂,人多眼雜,也就是他們救人的最佳時機。

換做以前,他自是不用這麼麻煩。

但如今的情況已經大不一樣了。

那一道必殺令誠如伯瑝所說是為了做做樣子,但玄誠子要是真的出現在天庭大鬨一場,那就是在打天庭的臉了。

哪怕他們不想對玄誠子出手,也不得不出手。

雖然玄誠子有三位師長賜下的底牌,但那都是留著用在關鍵時刻的,自不能隨意浪費。

所以,偷偷潛入進去把人救走纔是最佳的選擇。

默默估算了一下時間,玄誠子先把孔宣收入山河社稷圖中,然後自己搖身一變,化作灰豪妖神的模樣,駕起一朵妖雲急急忙忙地衝向南天門。

“什麼人!”

看守南天門的一眾金甲妖神察覺到動靜,立刻沉聲喝道。

玄誠子滿麵焦急之色,怒道:“瞎了你們的狗眼,連我都不認識!我有十萬火急之事要上稟妖皇陛下,你們快給我讓開!”

眾金甲妖神認出他來,“原來是灰豪妖神啊。”

天庭有億萬妖神,妖神與妖神之間的地位也有著巨大的懸殊。

似這等看大門的,毫無疑問就是最底層的妖神。

而灰豪妖神卻是大太子麵前的紅人,不是他們能夠得罪起的。

是以被玄誠子這麼叱罵一通,眾妖神麵上毫無怒色,隻在心中暗罵幾聲。

“灰豪妖神。”

一個金甲妖神陪著小心道:“您也知道規矩的,自從那玄誠子在天庭大鬨了一次,任何人出入南天門都需要日曜神鏡驗明真身……”

玄誠子怒道:“大太子在下界被巫族所擒,本妖神回來搬救兵,你們竟敢阻攔!好,本妖神就陪你們慢慢墨跡,萬一不能及時救回太子殿下,我看你們幾個會是什麼下場!”

“大太子被抓了?”

“什麼時候的事?”

……

一眾金甲妖神驚慌不已,也有反應快的連忙望著玄誠子道:“事關重大,灰豪妖神請快去傳訊吧。”

“哼!算你們識相!”

玄誠子這才駕起妖雲風馳電掣般穿過高高聳立的南天門,消失在茫茫仙霧之中。

片刻後,又有數人朝著南天門疾馳而來,遠遠地便叫道:“讓開,我有十萬火急之事……”

“您也是回來報信的吧?快快,您直接進去。”

報信者:“……”

今天這些看門的怎麼這麼好說話了?

……

來到太明玉完天,望著眼前輝煌華麗的天宮寶殿,玄誠子忽地愣住了。

通過時光回溯,他知道伯瑝的命令是讓那些天兵天將把人押送到紫翠丹房。

那麼問題來了,紫翠丹房在什麼地方?

玄誠子雖然大鬨過一次天庭,但當時是一路打到妖皇殿,眼前儘是密密麻麻的天兵天將,哪裡有空去記那些宮殿的名字。

看來得先找個人好好問下路了。

正思量間,一隊穿著銀甲銀盔的天兵天將從他身邊經過。

玄誠子看了一眼,忽地感覺到其中一個天兵的背影有一種莫名的熟悉感。

他放出神念從這一隊天兵天將身上掃過,心中頓覺好笑。

又遇上熟人了。

他略一思忖,上前喝道:“你們在乾什麼呢?”

為首的天將見是一位妖神,連忙躬身道:“回稟妖神大人,我們在例行巡視。”

玄誠子點點頭,指著其中一個天兵道:“你出來,跟本妖神走一趟。其他人可以滾了。”

被指著的天兵體型魁梧,虎頭人身,背生雙翼,微微一愣後,很快便老老實實地站了出來。

其他的天兵天將都隱晦地衝著他投以同情的目光。

待一眾天兵天將離開,那虎頭天兵躬下身子,臉上露出一抹諂媚的微笑,“不知這位妖神大人如何稱呼啊,有什麼事您儘管吩咐?”

玄誠子瞥了他一眼,笑道:“吾道號無窮。”

虎頭天兵眼中閃過一抹愕然,小心翼翼地試探道:“大人您認得我?”

玄誠子隨手割離一小片天地,將兩人包裹進去,隨後現出真身,笑道:“有窮妖神,怎麼現在混得這麼慘?”

“玄……上仙!”

虎頭天兵,也就是有窮妖神驚呼了一聲,隨即反應過來,苦笑道:“還不是因為上次幫上仙帶了路,事後雖然耗儘積蓄收買了統領,免了責罰,但還是被貶為天兵,道侶也與我分道揚鑣……

早知道當初就聽從上仙的安排,去下界找個山清水秀的地方閉門清修了。

對了,上仙您現在可是上了必殺令的,這次來天庭莫非……”

“還是為了救人。”

玄誠子笑道:“不過我對這天庭著實不熟悉,還要麻煩你再幫忙帶個路。”

“從您現出真身我就猜到會是這樣!”

有窮妖神苦笑道:“上仙您就不能換一個**害嗎?”

“少說廢話。目標紫翠丹房,帶不帶路?”

“帶!帶!帶!不過這次上仙救了人後能帶小的一塊走嗎?”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