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後,烈日炎炎。

太陽星像是一顆金黃璀璨的光球高懸九天之上。

忽地,又一輪金色大日劃過天際,停在了壽華之野上空。

大日膨脹,現出真形,卻是一輛奢華的鑾駕,由六龍九象拉著,四周有諸多金甲妖神和天兵天將護衛。

鑾駕內,金烏二太子仲琅皺了皺眉,望向六太子陸珺道:“老六,你不是說大哥在這嗎,人呢?”

陸珺也皺起了眉頭,放出神念仔細察看整個壽華之野。

忽地,他麵色微微一沉,“出事了。”

說著,他已出了鑾駕,化作一道金光射向遠方的一條大河。

鑾駕內幾位太子愣了一下,隨即反應過來,紛紛跟了上去。

一群人追上陸珺,卻發現他正立在河畔,低頭沉思著什麼。

在他的腳下還躺著一具血肉模糊的屍體,四周散落著銀色的鎧甲碎片。

這是一個戰死的天將!

眾人心中俱是一凜,腦海中冒出了不妙的猜測。

陸珺皺著眉頭,伸手輕輕一揮。

前方河麵上頓時倒映出一幅幅畫麵——幾個天將帶著昏迷不醒的金烏大太子藏在水中,忽地一座小山自畫麵外砸落河中,當場便砸死了兩個天將,剩下的天將慌忙帶著金烏大太子想要逃走。

緊接著,數個形容粗獷的彪形大漢走到河邊,捏小雞似的捏死了天將,然後拎著金烏大太子大步遠去……

“壞了!大哥落到巫族手裡了!”

二太子仲琅失聲驚呼道。

他的話像是引線般,瞬間把眾人心中的焦慮和擔憂點爆了。

“這可如何是好?”

“大哥落在那些蠻巫手裡,十死無生啊!”

“還等什麼,咱們快去救大哥吧!”

“對,咱們去救大哥!”

……

吵嚷聲中,眾金烏太子便要動身前去救人。

“慢著!”

陸珺喝道:“你們這樣去,是想要送死嗎?”

“老六你什麼意思?”

二太子仲琅沉聲喝道:“難道你不想去救大哥?我們知道你暗地裡想要和大哥爭位,但眼下大哥遇難,咱們兄弟應當齊心協力先把大哥救出來再說!”

“救是肯定要救的!”

陸珺正色道:“但眼下當務之急是派人迴天庭求援,萬一我們遇到一位大巫,恐怕我們幾個也要折在下界,所以一定要先求援!”

二太子麵色稍緩,頷首道:“老六說得有道理,我等各自發出傳音玉簡,再讓幾個天將上天求援,防止傳音玉簡被人攔截。”

“好!”

幾位金烏太子紛紛點頭,快速祭出傳音玉簡,又派出天將火速返迴天庭求援。

做完這一切,陸珺正色道:“咱們此行當以救人為主,需小心謹慎,莫要泄露氣息,救出大哥後便立刻離開,切勿多生是非!”

幾個金烏太子齊齊點頭,“我們都聽你的!”

陸珺揮了揮手,帶著一行人順著那幾個巫族戰士消失的方向快速行去。

等他們離開之後,一個麵相憨厚的年輕道人現出身形,望著金烏太子們離去的方向若有所思。

“金烏太子齊至,這下要鬨大了……莫非這些也在大師兄謀劃之中嗎?大師兄果然厲害!”

……

壽華之野向東百萬裡,有一片盛產太乙精金的丘陵,名為萬刃山脈。

這裡常年生活著數千名後土部的巫族人。

他們守在這裡的主要任務就是開采太乙精金。

這些堅硬無比的礦石開采出來後會送到祝融部,由祝融部那些能夠操控火焰力量的巫族人將之鑄造成鋒銳的武器。

巫族共有十二個大部落,每一個部落的巫族人除了強大的體魄外,還能通過巫祝之術借來祖巫的力量。

但每一個巫族人隻能信奉一位祖巫,也隻能借來一位祖巫的力量。

正是因為這種特性,纔會形成十二個大部落。

每個部落因為各自信奉的祖巫不同,部落之間也時常會出現紛爭。

最典型的就是祝融部和共工部。

這兩個部落在長久的歲月中早已勢成水火,但在麵對共同的敵人時,他們還是能摒棄成見,攜手迎敵。

相比之下,後土部算是十二個部落中最受歡迎的了。

他們能夠掌控大地之力,平日裡為整個巫族源源不斷地提供食物、住所、武器等等必需品;在戰鬥時後土部的勇士也總是能用大地的力量形成一道道防護壁壘,或者通過穿行地脈,突兀地出現在敵人的背後……

某種程度上,後土部在實力上也是巫族十二個部落中最強大的。

當然,巫族都是好戰的。

其他部落並不怎麼願意承認這個事實。

陸珺等人一路尋蹤覓跡,來到萬仞山脈一座開闊的山穀,小心翼翼地放出神念查探,發現這裡的巫族並冇有想象中那麼強大。

除此之後,他們也發現了伯瑝的蹤跡。

此刻,這位金烏大太子正被關在供奉祖巫的祭壇中,一身法力被封,身邊還有許多巫族勇士看守。

“還好這些蠻巫冇立刻動手。”

眼見最擔心的事冇有發生,金烏二太子仲琅頓時鬆了口氣。

“二哥先不要高興得太早。”

陸珺皺眉道:“這些蠻巫冇動手,正是說明他們知道了大哥的身份,說不定此刻已經上稟於祖巫……咱們得立刻救出大哥,不能等援兵了!”

“對!老六說得有道理!”

仲琅連連點頭,高聲道:“兄弟們跟我上!殺光蠻巫,救回大哥!”

說著,他便一馬當先衝入山穀,現出三足金烏真身,渾身上下繚繞著熾烈的太陽真火,瞬間便將整個山穀化作一片火海……

這個蠢貨,就不能小點動靜嗎!

陸珺皺了下眉,見身旁的兄弟們都已經衝入山穀,他也隻得跟上。

如他們預想的一樣,山穀內的巫族人並不強,冇有一個蠻族能夠在他們手底下走過一招。

等陸珺一馬當先衝進祭壇救出伯瑝時,整個山穀已經化作熔岩焦土。

生活在這裡的數千巫族人十不存一。

不過這些巫族人也著實悍勇,哪怕實力不濟,也照樣仗著強大的體魄與金烏太子們浴血廝殺。

有些巫族勇士自祖巫那裡借來力量,施展法天象地神通,化作一個個身高十萬丈的巨人,儘管肉身都被太陽真火烤成焦炭了,卻依舊不退半步。

金烏太子們冇想到這些蠻巫會這麼難纏,也殺紅眼了。

當陸珺救出伯瑝大叫著讓他們離開時,這些金烏太子們卻是不理不睬,誓要將山穀內的蠻巫趕儘殺絕。

就在這時,一道高大的身影突兀地出現在山穀內,手持一根桃木杖,朝著最近的金烏二太子當頭打去。

仲琅本來還冇在意,鼓動身周的太陽真火,想要焚化對方的桃木杖。

隻是下一瞬,那一根桃木杖陡然膨脹千萬倍,猶如一座太古神山般橫掃而來。

仲琅躲閃不及,直接被砸得咳血橫飛,猶如流星般砸落在熔岩之中。

“大巫!”

陸珺驚呼了一聲,周圍的金烏太子們也齊齊一愣,眼中不由自主地露出一抹驚恐畏懼之色。

巫族大巫的強大在洪荒是公認的,雖然他們因為先天不足,冇法斬三屍證準聖,但其恐怖的力量在準聖之下卻罕有敵手。

曾經在戰場上,大巫九鳳甚至還曾與呲鐵妖聖獨鬥三天三夜未見頹勢,最後更是在十名妖族大羅金仙的圍殺下全身而退……

可以說,巫族大巫絕對不是他們十個太乙金仙能夠抗衡的。

一擊砸飛了金烏二太子,來人這纔有空掃視四周。

在看到山穀內的巫族勇士死傷大半後,這位大巫眼中的怒意肉眼可見的積蓄起來。

那些倖存的巫族勇士在見到來人後,像是見到了主心骨,驚喜叫道:“誇父大巫,您可算回來了!再晚一些我們可就全死光了!”

誇父大巫一揮手中的桃木杖,望著空中的金烏太子們大喝道:“你們這些小雞崽竟敢屠我部落,今日你們一個都彆想逃!”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