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三天,天庭所在。

金光萬道滾紅霓,瑞氣千條噴紫霧。

有窮妖神不愧是地頭蛇,帶著玄誠子一路向前,不疾不徐地穿過一重重宮闕殿宇,順便還介紹一下各個宮殿的所屬和用處,讓玄誠子頗有一種在觀光遊覽的錯覺。

但見四周雲霧繚繞,仙氣蒸騰,無數寶殿仙閣錯落有致地掩映其間,一派祥和安定繁榮昌盛的景象。

忽地,有窮妖神速度慢了下來,傳音道:“上仙,前麵就是紫翠丹房了,那裡是天庭煉製丹藥的重地,有重兵把守,進出都要經過嚴格的盤查。

對了,自從您上次大鬨天宮之後,天庭所有重地都懸有日曜神鏡,能夠破除隱身、幻象、變化之類的道術神通。”

玄誠子點點頭,“不著急進去,在外麵先晃盪一會,等待時機。”

有窮妖神有些疑惑。

您可是待在敵人的大本營誒,這樣四處閒逛真的好嗎?

不過玄誠子既然已經發話了,他也隻得照做,繼續晃晃悠悠地在前頭領路。

玄誠子閒庭信步地跟在後麵,聽著有窮妖神的講解,放眼望去,隻見一座若隱若現的巨大殿宇屹立於遠處。

寶殿金光流轉,在祥雲仙霧中散發著丹藥的馨香。

除此之外,玄誠子還發覺了好幾座大陣的波動,隻有正門處可以出入寶殿,但明裡暗裡有著上百位金甲妖神鎮守。

兩人就在距離紫翠丹房不遠不近的地麵隨意漫步,同時也在觀察著丹房的守衛力量。

片刻後,一陣嘈雜聲自遠處傳來。

緊接著,這樣的喧鬨像是傳染般快速蔓延開來,數不清的妖神自各個角落中冒出,朝著南天門的方向衝去。

幾乎是一瞬間,整個天庭都陷入了緊張的氛圍中。

都用不著打聽,有窮妖神便從那些嘈雜聲中聽出了騷動的原因——大太子在下界被巫族抓了!

他愕然地回頭看了玄誠子一眼,心中猶如一萬隻神獸奔騰而過。

“上仙,現在這個是您要的時機嗎?”

玄誠子瞥了他一眼,微微一笑,“有時候太聰明不見得是一件好事。”

說著,他微微一晃,便化作一道金光衝向紫翠丹房。

有窮妖神瞪大了眼睛。

“來硬的啊!”

不過轉念一想,麵對守備森嚴的紫翠丹房,好像除了硬闖,也冇有什麼能夠快速潛入進去的方法。

而且此刻天庭各方麵都在關注大太子被抓一事,這個時間紫翠丹房出了任何事,都不會引來太大的關注。

這般想著,他也趕緊跟了上去。

“什麼人!”

“好大的膽子!”

看到玄誠子來勢洶洶,紫翠丹房附近明裡暗裡的守衛全都跳了出來。

玄誠子也不廢話,直接祭出兩杆大旗,一手一個握在手中,腳下踏著十二品業火紅蓮,整個人直接橫衝直撞過去。

一路上不管是什麼人擋在麵前,通通被撞得骨斷筋折倒飛出去。

有窮妖神看得目瞪口呆,這樣粗暴的戰鬥方式簡直堪比大巫,哪裡像是仙風道骨的玄門弟子?

一眨眼的功夫,兩人便衝進了紫翠丹房內。

從外麵看,紫翠丹房是一座巨大的宮殿。

到了裡麵,兩人才發現這裡儼然就是一個世界,有著數之不儘的藥圃、果園,分門彆類地栽種著各種各樣的靈果仙草。

除此之外,還有許多獨立的石室,每一個石室內的空間都非常巨大,有著不同的功效。

有的石室專門煉丹,有的是用於培育仙草,有的是用於盛放煉好的丹藥……

很快,玄誠子便找到了人族所在的石室。

此刻他們正被幾十隻藤妖綁縛著抽取精血,用來研究。

玄誠子隨手一劍送那些藤妖入了輪迴,拋出山河社稷圖將所有人都收了進去。

正準備離開時,忽地發現不遠處有一間特殊的石室。

之所以說它特殊,是因為在玄誠子的神念中,這間石室是不存在的。

也就是說,這間石室裡麵肯定是有氣機遮斷的靈寶。

玄誠子隻是略一猶豫,便一劍斬開了石室大門。

入目,是被陳列在一個個玉台上的淨瓶。

足有三百餘個!

每一個淨瓶中,都流動著璀璨若星辰的光暈和瑰麗的光華。

光暈流動,光華溢位。

跟過來的有窮妖神看得兩眼發直,“這些淨瓶內裝著的難道就是星辰果?這可是星君纔有資格享用的珍寶啊!”

玄誠子心中一動,他也聽過星辰果的名頭。

傳說,星辰果樹紮根於浩瀚星海之中,一元會一開花,一元會一結果,再過一元會方得熟,每次隻結三百六十五顆,合周天之數。

此果包含磅礴的星辰之力,凡人吃上一顆,即可立證天仙。

仙道中人吃上一顆,亦可憑空增長一元會法力。

玄誠子也是見慣大風大浪了的,此刻也不客氣,一揮手便將這件石室內所有的星辰果全都搜刮一空,連擺放淨瓶的玉台都冇留下。

……

當玄誠子在紫翠丹房大肆搜刮之際,同一時間的萬仞山脈中,十隻金烏振翅高飛,身上的太陽真火洶湧彭拜,使得他們如同十**日一般,炙烤著大地。

“哪裡逃!”

誇父大巫伸手握著桃木杖用力往地麵一杵。

“轟隆”一聲,大地劇烈震顫。

十隻金烏隻覺得渾身一沉,像是揹負著一座太古神山般,壓著他們朝著地麵緩緩下落,任他們如何催動法力也無法逃脫。

“是元磁之力!”

“他在操控大地元磁!”

大太子伯瑝與六太子陸珺同時喝道。

兩人對視了一眼,陸珺率先開口道:“大哥可有什麼良策?”

伯瑝略一沉吟,望著其他幾位兄弟道:“有這誇父大巫在,咱們逃是逃不掉的!咱們隻能祭出大日焚天陣,儘量拖延時間,等待援兵到來!”

“大哥言之有理!”

“全聽大哥安排!”

陸珺微微皺了眉,覺得有些不妥,但見其他兄弟們都表示同意,他也冇有更好的辦法,便冇有再說什麼。

下方的山穀中,誇父哈哈大笑道:“你們這幾個扁毛畜生還想拖延時間?”

說話間,他手握桃木杖再度用力杵在地麵上。

“轟隆——”

大地元磁之力洶湧勃發,金烏太子們隻覺得壓在身上的太古神山又重了許多。

金烏十太子承受不住壓力,猛地慘叫一聲極速墜落而下。

伯瑝見狀大叫道:“快結陣勢!大日焚天……啟!”

“啟!”

“啟!”

……

十聲怒喝依次響起,一麵麵赤色三角幡自他們元神中飛出在空中聚成陣勢,洶湧狂暴的太陽真火震動而出。

刹那間,十隻金烏化作十輪太陽高懸半空,熾烈的太陽真火烤得山石軟化,江河斷流,湖泊蒸發,大地龜裂,花草樹木更是紛紛燃起火焰……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