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昏,紅彤彤的太陽星已經落下禺穀,然而萬仞山脈連同周邊億萬裡方圓卻依舊亮如白晝。

半空中,十**日高掛當中。

一道金黃璀璨的火柱筆直落下,將誇父大巫籠罩其中,熾烈的太陽真火帶著恐怖的高溫,瞬間便將大量的土石氣化蒸發。

“你們這些扁毛畜生真是好大的膽子!”

誇父大巫一聲大喝,身形瞬間膨脹,揮著同樣暴漲億萬倍的木杖朝著天上的金烏們打去。

隻一擊,便將大日焚天陣打得幾欲破碎。

一眾金烏驚駭不已。

伯瑝連忙大叫道:“大家彆慌!堅持住,很快就會有援兵來的!”

十**日再度釋放出無窮無儘的太陽真火。

誇父大巫被太陽真火燒得鬚髮皆無,渾身上下光潔溜溜的赤紅一片。

也就是大巫肉身強悍無比,比那神英精金鐵還要堅固,不然早就在太陽真火下融化了。

他深吸一口熾熱的空氣,體型再度暴漲,一邊揮杖向空中的十**日打去,一邊怒吼道:“小畜生們彆跑!”

伯瑝他們也不是傻瓜,豈會拿自己太乙境的修為去和他硬碰硬,全然不做理會,見他揮杖打來,便立刻飛上更高的天空。

誇父隻得再次把桃木杖杵在地上,催動元磁之力攝住一心想逃的十隻金烏,而後體型再度膨脹。

法天象地被巫族奉為第一神通,修煉到高深境界甚至能夠讓自己的身軀短暫地蛻變為祖巫之體。

此刻,誇父腳踏黃土,頭頂青天,就如同那個傳說中頂天立地的亙古巨人一般。

十輪太陽隻在他胸口處飛舞,張口一呼,天地間便狂風大作,電閃雷鳴,大雨傾盆而下。

隨後他舉起無邊無際的手掌朝著十輪太陽拍擊而去。

十隻金烏眼中閃動著畏懼之色。

這一擊他們根本無法擋住。

就在這時,隻聽“當”的一聲鐘響。

誇父大巫如遭雷亟,巨大的身形驟然收縮,雙手捂住胸膛,臉上滿是痛苦之色。

“是二叔來了!”

陸珺第一個反應過來,眼中露出喜色。

眾金烏抬頭望去,果然看到一道高大的身影揹負雙手立於空中,頭頂上懸著混沌鐘。

隻是下一瞬,兩道魁梧的身影突兀地出現在東皇太一身前。

一人揮拳砸向混沌,另一人揮拳砸向東皇太一。

“當——”

混沌鐘再度發出一聲輕鳴,帶著東皇太一消失不見。

而那兩道身影也幾乎在同時消失。

“是帝江祖巫和燭九陰祖巫!”

伯瑝沉聲道:“他們兩個掌握著時空之力……”

陸珺介麵道:“冇錯,他們是要拖住二叔,不給他營救我們的機會……所以我們暫時得靠自己了!剛剛二叔已經重傷了誇父,咱們十兄弟合力,未必不能煉死他!”

“對!煉死他!”

在見到了東皇太一之後,金烏太子們氣勢如虹,身上的太陽真火更加熾烈了。

“兄弟們加把勁啊!煉死這個老匹夫!”

“把他烤成肉乾!”

……

正所謂趁他病,要其命!

誇父剛剛被東皇太一暗算了一擊,不僅洞穿了他的胸膛,連法天象地都被打碎,此時承受著大日焚天陣煉化之苦,任他肉身強橫此刻也感覺吃不消了。

不過他身為巫族大巫,又豈會畏懼怯戰?

當下他也不顧肉身上損傷,猛地一跺腳,大地之上瞬間便騰起一條巨大的土龍。

這條土龍全身皆由太乙精金構成,乃是萬仞山脈的地下龍脈,須鱗爪角一應俱全,如同真的神龍一樣托著誇父向空中的十**日衝去。

眼見他這般氣勢洶洶地衝來,把金烏太子們嚇得亡魂皆冒。

不過很快陸珺就發現誇父胸膛上有著一個巨大的、無法癒合的豁口,連忙大叫道:“他已是強弩之末,咱們跟他拚了!”

“聽老六的,殺!”

伯瑝怒吼一聲,十輪太陽同時大放光明。

……

東海之濱。

東皇太一頭頂混沌鐘出現,緊接著帝江和燭九陰也突兀地自空氣中浮現。

帝江寒聲道:“堂堂東皇,竟然行偷襲之舉,真夠無恥的!”

東皇太一微“哼”一聲,“偷襲又如何?如今勝負已定!受了我那一擊,誇父再無可能殺死我那十個子侄。”

“你高興的太早了!”

燭九陰冷笑道:“誰告訴你我隻派出了誇父一個大巫?”

東皇太一麵色微變,“還有誰?”

燭九陰冷冷一笑,“你自己去看啊!”

東皇太一麵色愈發陰沉。

他無論是窺探未來,還是穿梭空間,都會被麵前的兩位祖巫阻擊。

剛剛他強行穿梭到萬仞山脈,偷襲了誇父大巫一擊,卻也險些讓兩位祖巫打飛他的混沌鐘。

若是再來一次……

……

“轟隆——”

一聲巨響,大日焚天陣四分五裂,十輪太陽現出三足金烏真身。

而誇父則重重地摔倒在地,再也冇能再爬起來。

“贏了!”

伯瑝鬆了口氣,眼中滿是劫後餘生的喜悅。

其他金烏太子們也都滿臉驚喜。

“哈哈哈……我們竟然殺了一尊大巫!”

“咱們殺了一尊大巫,這可是天大的功勞啊!”

“這次多虧了二叔,要不是他重創了誇父,咱們冇可能擊殺一尊大巫的!”

……

聽著兄弟們興奮的討論聲,陸珺笑了笑,轉頭望著伯瑝道:“大哥怎麼會落入巫族手中?”

提起這個,伯瑝麵色頓時陰沉下來,咬著牙道:“還不是那……”

話未說完,空氣中一道璀璨的白芒閃過,剛剛死裡逃生的金烏大太子渾身一震,眼中閃過一絲極為複雜的神色。

驚駭、茫然、懊悔、不可置信……

最終,他的身影從九天之上急速墜落,像是一隻碩大無比的火球……

金烏太子們興奮的叫嚷聲戛然而止。

他們眼睜睜地看著自家兄長急速向下墜落,最後重重地砸落在大地上。

一聲巨響。

大地如同海浪一般劇烈翻滾、顫動,土石山川飛上了高天,地麵被砸出了一個巨大無比的深坑,緊接著金烏體內那洶湧的太陽真火猛地在坑中爆散開來,掀起一朵巨大的蘑菇雲。

陸珺瞪大了眼睛,猛地望向數千裡外的一座小山上。

隻見山峰處,一個身高丈許的英偉男子正握著一張赤紅色的巨弓。

隻見他從背後的箭囊中取出一隻玄黑寶箭,開弓如同滿月,滿含殺意的目光冷冰冰地鎖向天上的金烏。

“嗖——”

三道璀璨的白光劃過天際。

二太子仲琅、七太子雅瓊、八太子德珅同時一顫,隨即便兩眼無神地向著下方急速墜落。

“老七!”

“二哥!”

“老八”

……

太快了!

那是什麼箭?!

陸珺驚得亡魂大冒,總算反應過來,大叫一聲“逃啊”,隨即便當先化作一道金光高飛而去。

剩下的金烏太子們也連忙跟上。

隻是他們飛得再快,卻也比不上大羿的箭快。

一支支寶箭離弦而出,每一箭都能精準地命中一隻金烏。

更恐怖的是,他的箭既能滅其肉身,也能泯滅其元神。

所有的金烏都是一箭斃命!

除了最先逃走的六太子陸珺外,其餘九位金烏儘皆被其在短短片刻之間射殺。

就在他彎弓搭箭,要射殺陸珺時,一道偉岸的身影突然自空氣中浮現,臉上滿是震怒、悲憤之色。

“大羿小兒!你竟敢射殺我兒性命!納命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