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向後倒退半刻鐘。

天庭

玄誠子收起了三百餘顆星辰果,本準備就此離開,可轉念一想。

紫翠丹房作為天庭煉丹重地,肯定藏有不少神藥靈果,應該不僅僅隻有星辰果。

這麼想著,他微微一晃,使了個身化萬千之術,在紫翠丹房內展開地毯式搜尋,專門搜尋那些神念探查不到的石室。

果然,還真讓他找到了十幾間這樣的石室,裡麵盛放著各種各樣的極品神藥靈果和絕世大丹。

其中一間石室內,時間猶如靜止了一般,玄誠子費了好大的功夫才得以破開禁製。

石室內光是人蔘果就有二十幾枚,也不知道是什麼年代的產物。

還有十餘枚未分化前的壬水蟠桃,靈氣濃鬱無比。

其他的還有悟道茶葉、星辰果、扶桑枝等等,都是年代非常久遠時摘取下來後封存在此地,再施加時間靜止的陣法,以確保其藥力不會消散。

不虛此行啊!

玄誠子滿心愉快地將這些連他也難得一見的寶物收入囊中,這才心滿意足地離開。

隻是剛出了紫翠丹房,便見數道宛如倒扣琉璃碗般的光幕阻擋了他們的去路。

光幕之上,遊走著一道道玄奧的符紋。

紫翠丹房四周的守護大陣被啟用了,數之不儘的天兵天將,以及數百上千個身穿金甲的統領守在在光幕之外。

這個畫麵和上次劫天獄如出一轍。

正所謂一回生,二回熟。

和上次劫天獄比起來,此刻玄誠子顯得非常淡定。

雙手一晃,兩杆大旗便出現在手中,同時腳下也現出一朵十二品赤色蓮台,燃燒著熊熊業火。

同時催動三件極品先天靈寶,玄誠子隻覺得自己的法力像是決堤的大河一般洶湧流逝,但他現在已經是太乙金仙,法力生生不息,永不會枯竭。

隻憑這一點,除非準聖大能出手,不然冇人能破開他的防禦。

一看到這兩杆標誌性的大旗,那些企圖攔住他的妖神頓時駭得亡魂皆冒。

“玄誠子!”

“又是他!”

“他又來大鬨天宮了!”

……

在眾人的驚呼中,玄誠子將有窮妖神收入山河社稷圖中,然後催動十二品業火紅蓮,徑直撞向麵前的大陣。

幾乎隻是一瞬之間,那幾道倒扣琉璃碗般的光幕便被玄誠子輕而易舉地撞碎了。

他餘勢不絕,猶如一陣狂風般向著南天門方向席捲而去。

所到之處,全都是人仰馬翻,無數玉宮金闕毀於一旦。

眼見前方南天門已經遙遙在望,就在這時,一道金色的偉岸身影突兀地自空氣中浮現,望著玄誠子遙遙地拍出一掌。

“轟——”

金色的掌影鋪天蓋地而來,同時封鎖了上下四方,讓人無法躲避。

玄誠子麵色微沉,使出全身解數,催動三大極品靈寶硬抗這一擊。

“轟隆——”

一聲巨響,金色巨掌被兩杆大旗抵住,玄誠子嘴角已出一縷鮮血,笑道:“想不到妖皇陛下竟然會親自出手,這倒是出乎我意料。”

在來天庭之時,他就打探過了。

八大妖聖、妖師、東皇俱都在下界和巫族作戰,天庭隻有妖皇、妖後兩尊準聖大能鎮守。

這也是玄誠子救人之後還敢大張旗鼓的原因之一。

冇想到這位妖皇陛下也不含糊,手底下冇人,乾脆就自己出手了。

此刻,妖皇帝俊立於空中揹負著雙手,淡淡地道:“你一而再再而三地大鬨天庭,朕自不能坐視不理……”

話未說完,他忽地麵色一變,目光變得極為複雜。

下一瞬,他猛地化作一道金光射出南天門消失不見。

“呃……發生什麼事了?”

玄誠子有些好奇,能讓堂堂妖皇這般失態,肯定是發生了大事。

該不會是……伯瑝已經被巫族乾掉了吧?

這倒是比自己想象中來得要快啊!

在他想來,巫族抓到這麼一個身份尊貴的金烏太子,肯定會將其當做籌碼換取一些戰略上的好處。

這般直接殺掉,是不是有點太浪費了啊。

眼見妖皇匆匆離開,玄誠子反倒不想離開了。

這可是難得的機會啊。

他把有窮妖神從山河社稷圖中放了出來,讓他帶路。

“去哪啊?”

望著四周成千上萬的金甲妖神,有窮妖神著實嚇得兩股戰戰,魂不附體。

“天庭煉丹的地方已經見識過了,就再去煉寶之地看一看吧。”

“煉寶之地……那就是天工房了!”

有窮妖神很快給出了答案,眼中也露出濃濃的期待之色。

剛剛在紫翠丹房內,他也跟在後麵撈得盆滿缽滿,把玄誠子看不上眼的那些丹藥靈果著實裝了不少。

現在聽說要去煉寶之地,他也已經開始期待起來了。

……

妖皇出了天庭,直接撕裂空間,很快便出現在萬仞山脈上空,隨即便看到金烏墜落的慘狀。

這一刻,他不再是一個妖皇,隻是一個正在經曆喪子之痛的父親。

“納命來!”

一聲夾雜著無窮怒火的嘶吼,他猛地揮掌向著極遠處的大羿拍去。

雖然相隔甚遠,但大羿還是麵色劇變,心中警鈴大作,第一時間感覺到了死亡的威脅。

他果斷放棄了射殺最後一隻金烏的打算,毫不猶豫地縮地成寸,一瞬間便向後爆退數十萬裡之遙,出現在一片荒蕪的丘陵之上。

儘管如此,他還是感受到一股死亡的威脅纏繞在他的心頭。

果不其然,當他現出身形的刹那,一道巨大的金色利爪破空而至,朝著他鎮壓而下。

此時再想躲已是來之不及,大羿隻得硬著頭皮,將手中赤紅色巨弓橫在頭頂,硬生生地接下這一隻金色利爪。

“轟——”

一聲巨響,以大羿所立之處為中心,方圓萬餘裡的丘陵在刹那間化作齏粉。

若是有人從高空俯視而下,便會發現在這片荒蕪的丘陵地帶上,突兀地多出了一個深不見底的爪形大坑。

“咳……咳咳……”

在大坑底部,大羿費力地吐出嘴裡的血沫,手中握著已經斷為兩截的赤紅色巨弓從坑裡爬起來,咧嘴大笑道:“妖皇……也不過如此!”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