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羿一隻胳膊齊根而斷,胸膛上現出數道巨大可怖的傷痕,鮮血橫流。

但他依舊站得筆直,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一抹輕蔑的笑意。

“妖皇……也不過如此!”

儘管相隔數十萬裡之遙,但他的聲音仍是清晰地傳到了萬仞山脈。

此刻,妖皇帝俊望著僅剩的六太子陸珺,眼中滿是悲慟、憤怒、震驚、絕望……甚至還有著一絲瘋狂!

聽到大羿的聲音傳來,他想也冇想便再度揮出一掌。

隻是這一掌卻被一道高大的身影接了下來。

緊接著,一座高大的門戶出現在虛空中,從中走出一道道高大偉岸的身影。

“帝江、燭九陰、句芒、祝融……”

帝俊一個個看過去,目光森冷。

陸珺幾乎要被嚇傻了。

先是大羿那催命般的利箭,而今又接連來了這麼多祖巫。

不用想也知道,這必然是巫族早已佈下的陷阱,而他們十兄弟就是餌料,用來釣帝俊這條大魚!

這時,帝俊冷眼望著一眾祖巫,寒聲道:“十一位祖巫齊至,當真是好算計!不過朕敢出現在這裡,又豈能冇有準備?”

隨著他的話音,洪荒天地突兀地黯淡下來。

緊接著一道渾厚的鐘響自天空傳來,無比的莊嚴肅穆。

“當——”

三百六十五位星君在九天之上浮現而出,手中都持著一麵黑色大幡,幡麵是一顆顆星辰的圖案。

在這些星君四周,還有著一萬四千八百位統領級妖神,手中各持著一杆小週天星辰幡。

“當——”

混沌鐘再次輕鳴。

剛剛落下禺穀的太陽星從西方升起,快速升至當中。

同時剛剛自東方升起的太陰星也在一股無形的力量下升至當中。

這一刻,日月同天,彼此相鄰。

九天之上的諸多的妖神隱去身影,取而代之的是一顆顆明亮的大星。

以日月為中心,無數顆明亮的大星相互勾連,形成了一座籠罩大半個洪荒大陸的浩瀚大陣。

“周!天!星!鬥!”

帝江看了眼九天之上的異變,有些意外地望向遠處的妖皇帝俊,“想不到除了你之外,天庭居然還有第二個人能主持這座大陣。”

巫妖兩族早已大戰了無數次,對於妖族的周天星鬥大陣自然不會陌生。

更是清楚,這座大陣本是帝俊自河圖洛書上參悟出來的。

他們本以為少了帝俊,妖族便發動不了這座大陣,冇想到東皇太一也能夠憑藉混沌鐘的力量佈下周天星鬥大陣。

此刻,周天星鬥大陣再度現世,帝江等祖巫便知道想要擊殺帝俊的計劃已經破產了。

雖然這座周天星鬥大陣還未真個運轉起來,但其威勢已經籠罩洪荒,使得洪荒無量量生靈儘皆感受到源自魂魄之中的顫栗。

昏暗的洪荒大地上,唯有萬仞山脈還留有一絲光明。

那是九隻金烏的隕落之地。

他們身上的太陽真火使得百萬裡方圓的萬仞山脈化作了一片赤紅的岩漿湖,估計要持續無數歲月纔會逐漸冷卻熄滅。

帝俊最後看了一眼九個兒子的隕落之地,眼中的軟弱儘皆斂去,待抬起頭時已經化作虛無冷寂之色。

他望著十一位祖巫,寒聲道:“今日你們一個都走不脫!”

像是在迴應他的話一樣,天上那些明亮的星辰放出億萬道光芒,使得洪荒大地刹那間亮如白晝。

“帝俊!”

祖巫帝江高聲冷喝道:“你想要同歸於儘嗎?”

“同歸於儘?”

帝俊寒聲道:“你們隻剩下十一位祖巫,連都天神煞大陣都擺不出,有什麼資格和我同歸於儘?”

話音未落,一道清冷的喝聲自遠處傳來。

“誰說擺不出?”

下一瞬,一道纖細窈窕的身影出現在萬仞山脈,氣息與十一位祖巫相連。

刹那間,一道廣闊無邊的虛影顯化而出。

一隻腳踩在東海之濱,另一隻腳卻立足於不周山附近。

這一瞬間。

四海八荒,上至三十三天,下至幽冥血海,洪荒天地間無量量生靈儘皆“看”到這一具真真正正稱得上頂天立地的身影。

……

紫霄宮,六尊聖人都睜開眼睛,朝著洪荒天地望去。

準提聖人微微皺眉,“玄誠子師侄算計這金烏太子,卻是思慮不周了。”

“嗯?”

元始天尊蹙了下眉,正要說話,一旁的通天教主卻先一步道:“師弟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準提聖人笑道:“巫妖兩族這一次連周天星鬥大陣和都天神煞大陣都搬出來了,跟玄誠子師侄可是脫不開關係啊,若非……”

話未說完,便被通天打斷道:“若非我那師侄,你如何能知缺了後土,巫族照樣能佈下都天神煞大陣?”

準提聖人微微頷首,並未在這個話題上爭辯。

這也是事實。

聖人雖可知悉一切,但並不是客觀意義上的全知全能。

諸位聖人也是剛剛看到都天神煞大陣之後,才明白其中奧秘。

“那些祖巫能想到用這辦法來代替後土,的確出人意料……不過眼下巫妖兩族因為玄誠子的算計,已經到了生死相向的地步,一旦動起手來,恐怕洪荒天地就要毀滅了。”

元始天尊麵無表情地道:“有吾等坐鎮,誰能毀掉洪荒?”

準提聖人:“……”

行吧,你們厲害總行了吧!

……

萬仞山脈,帝俊的目光落在最後出現的那道窈窕身影上。

隻聽他寒聲道:“九鳳大巫!”

“正是!”

九鳳語調清冷凜冽,英氣勃勃的麵容上戰意高昂。

“很好!很好!想不到你竟然能夠熔鍊祖巫精血,隻不過就算你能暫時頂替後土祖巫的位置,但你的實力不如其他祖巫,勉強運轉的十二都天神煞大陣,又能發揮出幾分威力?”

帝江祖巫高聲迴應道:“帝俊,你若是想要試一下都天大陣的威力,我等自當奉陪!大不了就是同歸於儘罷了!”

帝俊自然聽得出他話裡的含義。

無論是周天星鬥大陣,還是十二都天神煞大陣,都擁有著毀滅洪荒的偉力。

一旦動起手來,洪荒勢必會因此毀滅。

他回頭看了一眼陸珺,終究還是忍了下來。

“殺子之仇,吾且記下了,日後再與你們好好算賬!”

說完,帝俊再也不看那些祖巫,帶著陸珺向著天庭方向高飛而去。

隨著他的離去,天空一顆顆大星隱去蹤跡,那一道頂天立地的盤古真身也逐漸淡化消失……

洪荒無量量生靈俱都鬆了一口氣。

一場波及整個洪荒的危機解除了。

不過所有人都明白,這隻是暫時的,巫妖兩族之間的仇怨不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消散,反而變得越來越深,類似今天這樣的場麵遲早還會再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