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黑得深沉。

在深不可測的高空裡,一尊尊妖神俯瞰著下方的首陽山。

在大地與蒼穹銜接的模糊不清的地方,在黑暗中散佈著一個個火把,像是點點的繁星,閃爍著橘黃色的柔和火光,彙聚成海。

遠方的黑夜閃爍著一道道或是幽碧,或是赤紅的光輝,那是道術神通的光芒。

伴隨著一聲聲淒厲的慘叫。

黑夜裡不知道多少生靈就此遭厄。

“為何還冇攻下首陽山?陛下已經發怒了!”

有大能降臨,低沉的聲音不含一絲色彩,令一尊尊妖神忍不住脊背發涼。

夜已過半,但集合了數百萬天兵天將以及數千妖神之力,依舊冇能攻打下一座小小的首陽山,甚至連地麵是什麼樣都冇能見到。

在這個和巫族搶奪聖血的夜晚,這是在貽誤戰機!

“啟稟妖聖大人,那玄誠子太過厲害,有他鎮守天空,我等破不開他的靈寶!”

負責攻打首陽山的是一位大羅金仙,號青羅神君。

來人微微一愣,眼中閃過一絲怒色,“又是這該死的玄誠子!”

頓了頓,他沉聲道:“本座來會他一會,爾等趁機殺入首陽山,天亮之前務必收集到足夠的聖血!”

“遵命!”

青羅神君連忙恭聲領命,召集一眾統領妖神準備大舉進攻。

半空中,端坐在十二品業火紅蓮的玄誠子察覺到異樣,抬眼望去,微笑道:“我道是誰,原來是呲鐵妖聖來了。”

正準備上前的呲鐵妖聖頓時收回了腳步。

這廝明知道我來了,怎麼不怕?

也不怪呲鐵妖聖會疑神疑鬼。

上次九嬰妖聖被玄誠子一劍斬殺的景象還曆曆在目。

任何人麵對玄誠子,恐怕都要打起十二分警惕。

誰知道他還藏有多少能夠斬殺準聖的手段。

但這首陽山不打是不行的。

兩位陛下已經下了禦令,今夜無論如何都要斬殺人族收集聖血。

看下方的情況,那玄誠子竟然想把所有人族都收進山河社稷圖中。

要是讓他成功救走所有人,他們還怎麼收集聖血?

想到這裡,呲鐵妖聖又把青羅神君喚來,吩咐道:“你率大軍衝陣,本座在後方替爾等破其靈寶!”

“呃……”

剛纔呲鐵妖聖的小動作,青羅神君都看在了眼裡,大概也猜到了一些對方的想法。

不就是想讓他們打頭陣當炮灰嗎!

堂堂妖聖竟然被一個太乙金仙嚇成這樣,真是丟臉!

雖然青羅神君心中百般腹誹,但還是恭恭敬敬地應聲道:“卑職謹遵妖聖大人之命。”

說完,他便吩咐下去命全軍出擊。

“咚咚咚——”

一個個戰鼓被敲響,一麵麵令旗被搖動,數不清的天兵天將在一個個金甲妖神的帶領下,結成一座座陣勢,像是一根根鋒利的長矛朝著下方刺去。

這樣的場麵自入夜以來,玄誠子也見過不知多少次了。

身周,中央戊己杏黃旗和南方離地焰光旗無風自動。

一朵朵金花和一團團焰光在空中綻放,將那一根根由無數天兵天將組成的鋒利長矛抵住。

這時,一道烏光朝著玄誠子急速砸來,卻是呲鐵妖聖自極遠處祭出了自己的狼牙棒。

還真夠小心謹慎的。

玄誠子心中微動,座下的十二品業火紅蓮泛起一團團業火,形成一道琥珀似的屏障。

“轟隆——”

狼牙棒撞在業火屏障上,發出一聲暴鳴。

硬抗了這勢大力沉的一擊,琥珀似的業火屏障卻是完好無損,反倒將那狼牙棒彈飛了出去。

這一幕讓不少妖神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居然連準聖大能的一擊都毫無作用,這靈寶也太強了吧!

玄誠子心中跟明鏡似的。

能夠輕鬆地擋下這一擊,固然是十二品業火紅蓮防禦力驚人,同時也是因為呲鐵妖聖的狼牙棒是一件靈兵,而非是靈寶。

他把靈兵當做靈寶來用,威力自然要打了折扣。

這一擊隻是試探。

眼見並未異狀發生,呲鐵妖聖伸手接住狼牙棒,一步踏出,身影瞬間出現在玄誠子身前,狼牙棒閃爍著冷厲的光澤,朝著玄誠子當頭砸去!

一道幽冷的聲音響起,“等你很久了!”

聽到這個聲音,呲鐵妖聖毫不猶豫地扭頭就走。

“哪裡逃!”

兩道血芒自十二品業火紅蓮中電射而出。

霎時間,急速後退的呲鐵妖聖猛地僵在原地,隻覺全身血脈凝滯,元神如至寒窟,氣機牽引下,竟是連一根手指也動彈不得。

等他強運元神,掙脫束縛時,卻見一道血色人影已經出現夜空中。

身形矮小,其貌不揚,眼中閃爍著冰冷冷的殺機。

“冥河!”

呲鐵妖聖眼中閃爍著畏懼之色,強自鎮定道:“你不躲在幽冥血海,居然還敢跑到這裡露麵,真是不知死活!東皇陛下即刻就到,看你能逃到哪裡去!”

“是嗎?”

冥河老祖眯起雙眼,元屠、阿鼻自他身後浮現而出,遙遙地指向呲鐵妖聖,氣機鎖定下,讓後者再次體會到如墜冰窟的感覺。

隻聽他冷笑道:“本座就怕他東皇太一不敢來!”

在他說話之時,元屠、阿鼻二劍齊震,放出漫天血氣,讓首陽山上空陷入一片血色世界。

“殺!”

元屠、阿鼻立時化作兩道毫光,內含無限殺機,直指呲鐵妖聖眉心而去。

後者連忙揮動狼牙棒擋在身前。

“叮叮咚咚——”

一瞬間,元屠、阿鼻也不知道刺出了多少劍,隻聽得兩件靈寶不斷地與狼牙棒碰撞,聲音都連成了一條線。

呲鐵妖聖在冥河老祖的搶攻之下,毫無還手之力,數次想要撕裂空間逃走,卻都被一劍斬滅空間又給逼了回來。

冥河老祖屹立在空中,遙遙地催動著元屠和阿鼻,看上去輕鬆寫意。

望著他那不急不慢的模樣,玄誠子忍不住提醒了一聲:“時間差不多了。”

冥河老祖會意地點點頭,沉聲喝道:

“殺!”

隨著這一聲冷喝。

夜空中刹那間風起雲湧,那厚厚的妖雲全都籠罩在無限殺機之中。

無數天兵天將同時感到一陣心悸,源自靈魂的恐懼在他們心中滋生。

元屠、阿鼻兩大上品先天靈寶釋放出億萬道血光,連天上的妖雲遇到這血光也在瞬間消融。

這一瞬間,數不清的天兵天將被血光射中。

他們的肉身在短短一瞬間便融化了,渾身精血連同元神在內都融入了血光之中。

天空驟然變得明亮起來,卻是妖雲被消融了數十萬裡方圓,使得星光能夠灑落下來。

在星光的照射下,隱約能夠看到夜空中還有著幾千個驚魂未定的金甲妖神,而那百萬天兵天將,俱都喪命在血光之下!

隨後,這億萬道血光,連同著百萬天兵天將的精血和元神彙聚成一線毫光,閃電般射向呲鐵妖聖。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