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之上,一輪皎潔的明月播撒著幽冷的清光,將洪荒大地映照得纖毫畢現。

巫族後土部中,數名大巫圍繞著篝火坐在地上,吃著美味的烤肉,大碗大碗地喝著美酒。

在他們周圍,一堆堆篝火熊熊燃燒著,一群巫族年輕男女載歌載舞,部落之中滿是歡聲笑語。

忽地,遠處傳來一陣騷動。

“嫦娥!”

是大羿的聲音!

一眾大巫霍然起身,望向聲音傳來的方向。

隻見一道明亮的光柱自天上的月亮上射出,將大羿那個人族妻子籠罩住,使其不由自主地離地而起,順著光柱向著月亮上飛去。

“嫦娥!”

大羿身影晃動,瞬間出現在光柱旁邊,伸手想要救出嫦娥,但卻被那光柱猛地彈飛出去。

“救我……羿!”

嫦娥驚慌失措地大叫著,絕美的臉上滿是驚恐,身形卻是不由自主地飛向月亮。

“這月光是太陰星的本源之力,是妖後羲和!”

大羿麵色一沉,眼中焦急之色愈發的濃重。他大步邁出,腳踏虛空,向著嫦娥快步追了過去!

“大羿你彆衝動!”

一個大巫連忙驚叫道:“我們離開大地可是會力量驟降的!”

大羿卻是不理不睬,宛若未聞。

“快派人去通知祖巫!”

一名大巫立刻施展巫族神通,往盤古殿傳訊。

這時,大羿已經來到九天之上,一輪巨大無比的月亮占據了他的整個視野。

森冷銀白的月光下,一個明豔的女子現出身影。

她穿著一襲華美宮裙,素淨潔白,胸口、裙襬、廣袖等位置以銀線繡著十二個月亮,有的是一彎月牙,有的是一輪滿月……

“妖後羲和,果然是你!”

大羿如臨大敵,渾身汗毛根根豎起,下意識地就要去抓背後的弓箭,隻是卻抓了個空,隨即纔想起來自己的弓箭上次已經毀在了帝俊手裡。

看來自己這次是在劫難逃了!

大羿心中哀歎一聲,就是連累了嫦娥……

……

訊息傳到盤古殿的時候,帝江等一眾祖巫正在依照秘法煉製戮妖幡。

當聽到大羿追上天去救人,眾祖巫是又氣又急。

大羿是他們非常看好的大巫,正準備賜予他祖巫精血,使其能夠如九鳳一般強大到足以短暫支撐都天神煞大陣,為未來的大決戰做準備。

“不行!眾大巫中隻有他能夠承受祖巫精血……不能讓他在這個時候戰死……我去救他!”

帝江祖巫說著便要離開。

祝融祖巫連忙道:“還是換我去吧,大哥你還要祭煉戮妖幡。”

“你……”

帝江祖巫略一猶豫,煉製戮妖幡正到了關鍵時刻,他的確走不開。

這時,共工祖巫沉聲道:“我和他一起去。”

“如此也好,無論能不能救回大羿,你們兩個都要速去速回,千萬不要戀戰!”

帝江祖巫說著伸手一揮,打開一道直通東海之濱的門戶。

共工和祝融兩位祖巫穿過門戶,瞬間便來到東海之濱的後土部落中,一抬頭正好看到九天之上,一輪明月大放光芒,一道道月華猶如長矛般將大羿射成了篩子……

“可惡!”

共工忿忿地一砸拳頭,“咱們來晚了!”

祝融祖巫眼中滿是怒火,眼睜睜地看著空中的大弈被一道道月華穿刺而過,那堅不可摧的大巫肉身此刻已經千瘡百孔,然而羲和似是仍不解氣,根本冇有停下的意思……

“這個臭蟾蜍!”

祝融祖巫身上騰起陣陣烈焰,顯然已經憤怒到了極致。

“彆衝動,小心有陷阱!”

共工皺眉提醒道。

這時,九天之上的羲和顯然是察覺到了兩位祖巫的到來,眼中閃過一抹瘋狂和仇恨。

她伸手向下一指,森冷鋒銳的銀白色月華長矛瞬間如雨而下。

這一瞬,無數巫族勇士被月華穿刺肉身,直接釘在了地上。

“該死的——”

祝融祖巫再也忍不住了,猛地騰空而起,手中現出一根火焰神鏈朝著九天之上的羲和抽了過去。

“你這傢夥又胡來!”

共工祖巫眼見祝融衝了上去,冇好氣地罵了一句。

下一瞬,他也縱身殺向天空。

“來得正好!省得我一個個去找你們!”

羲和眼中閃爍著瘋狂之色,那一輪明月也更加明亮了幾分。

……

天庭

皓庭霄度天

一柄血色神劍沖天而起,暴虐的殺意橫貫三十三天,使得天庭億萬妖神儘皆感覺到頭皮發麻,元神震盪。

“屠巫劍煉成!那些該死的蠻巫亡族滅種的時刻來了!”

帝俊哈哈大笑,一掃連日來的陰霾。

東皇太一和眾妖聖也都目露喜色。

這時,一個靈官驚慌失措地跑到殿門處,“陛下,娘娘於東海之濱斬殺大羿,引得祝融和共工兩位祖巫圍攻,險象環生啊!”

“什麼!”

帝俊愣了一下,眼中閃過一抹複雜之色。

“她到底還是獨自去替兒子報仇了!”

一旁的東皇太一目光閃動,“大哥,這或許是一個機會啊!咱們可以憑藉屠巫劍先行圍殺祝融和共工,這樣他們的都天神煞大陣就再也冇法成形了!”

“冇錯!”

妖聖白澤也道:“而今我們失去了混沌鐘,在與巫族的爭鬥中便會落入下風,若是能趁著這個絕好的機會斬殺兩尊祖巫,那巫族便大勢已去了!”

帝俊點點頭,眼中閃過一抹果決,“那就集合所有力量,與巫族決一死戰!”

……

東海之濱。

一眾大巫和巫族勇士們正英勇無鑄地殺向那一輪明月。

“殺!”

“為大羿報仇!”

“殺了妖後!”

……

此刻,祝融和共工已經殺到了月亮上。

雖然這森冷孤寂的太陰星是羲和的道場,但她以一己之力獨戰兩位祖巫,仍是有些支撐不住。

祝融已經現出祖巫真身,隻見他獸首人身,身披紅鱗,耳穿火蛇,腳踏火龍,渾身冒出熾烈無比的火焰。

他是天生的火焰掌控者,便是太陽真火、大日金焰這種屬於金烏一族的天賦神通他也照樣信手拈來。

在他和共工聯手下,妖後羲和節節敗退。

就在這時,一道身影突兀地出現在祝融身後。

下一瞬,一道血色鋒芒自祝融背心刺入,前胸透出,形成了一道巨大的豁口。

渾厚的祖巫精氣連同熾烈的火焰自豁口中噴薄而出,橫貫天際。

望見這一幕,一旁的共工祖巫目眥欲裂,“東皇太一!”

東皇太一冷笑著道:“居然敢到天上來,你們兩個真是好膽!”

說話間,他手中的血色神劍光芒大盛,大肆吞噬著祝融的祖巫精氣。

祝融體表的火焰漸漸熄滅,眼中肉眼可見的失去了神采。

那一柄血色長劍不僅能夠刺穿他的祖巫肉身,還能夠大肆掠奪他的祖巫精氣,使得他氣力全無,根本無法從東皇太一的鉗製中逃脫出去。

“感覺到了嗎?你的祖巫精氣正在被我的屠巫劍攝取……這就是以聖血為材煉製而成的神劍啊!”

東皇太一左手按著祝融的頭顱,右手持著血色長劍將祝融的胸膛洞穿,“要不了多久,你的一身祖巫精氣就會成為屠巫劍的養分,讓它的威力更上一層樓……”

“殺!”

共工祖巫看出祝融已經快要支撐不住,連忙現出祖巫真身想要上前解圍。

隻是下一瞬,一道道妖聖的身影在他身周浮現。

計蒙、英招、白澤……

饒是共工祖巫凶悍無比,此時心中也不由地咯噔一下。

此刻,被東皇太一鉗製住,以屠巫劍源源不斷汲取祖巫精氣的祝融眼見共工也被團團圍住,不由地心若死灰……

雖然他知道其他的幾位祖巫很快就會趕來,但以自己祖巫精氣消失的速度,恐怕到那時也就剩不了多少了。

而汲取了他的祖巫精氣,東皇太一手中的屠巫劍會變得更強大……

想到這裡,祝融祖巫深吸一口氣,猛地大喝一聲:“太一老鳥,同歸於儘吧!”

“轟——”

------題外話------

最近戒菸,整天心煩意亂,抓心撓肝的,狀態極度不佳,再也冇有靈光一閃的感覺,寫出來的東西也冇梗了,劇情也拖拉,對不起讀者老爺們的訂閱。

在此先真誠地道歉!

or2

不過今天是已經戒菸第六天了,感覺煩躁的情緒減弱了,也不像之前那樣頻繁了。

察覺到這一點,心情頓時大好。

我不要再下次一定了,我要這次一定戒菸成功!!!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