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族內亂了!”

“這是個絕佳的機會!我們上,先誅殺帝俊和太一!”

“殺!”

共工高聲怒吼,掀起萬重葵水巨浪拍向天空。

九天之上,東皇太一手握繚繞著凶戾血煞之氣的屠巫劍,遙遙指著下麵的巫族,冷厲喝道:“殺!”

“殺~”

“殺!”

“我妖族一統洪荒的時刻到了!”

“我妖族當為天地主角!”

……

一道道喊殺聲中,三百六十五部天兵天將在億萬金甲妖神的統領下朝著下麵飛射而下,結成一座座戰陣,絞殺前方的一切。

“轟——”

無數巫族勇士和妖族天兵天將碰撞在一起,血浪瞬間濺起萬丈之高。

隻一瞬,兩族便有億萬族人隕落。

帝江無視空間阻隔,直接出現在妖族戰陣最中央,手持戮妖幡微微一晃,身周無數妖族天兵天將和金甲妖神瞬間化為齏粉,元神也被吸入戮妖幡中,使得這麵黑幡凶煞之氣更濃。

“殺啊!”

無數巫族勇士齊聲怒吼,腳踏大地,施展法天象地神通,化作一群身高萬丈的巨人,戰鬥力直線飆升。

大開大合之間,將一個個妖族天兵震得形神俱滅。

戰鬥越發地趨向白熱化。

此刻巫妖兩族腦海中隻有一個念頭——殺戮!

不是殺人就是被人殺。

殺得不周山天上雷聲陣陣,地上血浪滾滾。

東皇太一麵色冷峻,身影在空中劃過一道虹光,手中屠巫劍瞬間劃過共工的身軀。

“噗——”

鮮血飛濺,共工的身上頓時出現一個巨大的傷口,祖巫精氣噴湧而出,被那屠巫劍所攝取。

“太一小兒!”

共工祖巫發出一聲怒吼,一拳轟出萬重浪,猛地將東皇太一打飛出去。

這時,燭九陰趕來,時間大道的無上偉力發動,東皇太一頓時如陷泥沼,難以動彈分毫。

燭九陰大笑道:“冇有了混沌鐘,在我麵前你不過隻是一隻螻蟻!”

話音未落,被他禁錮住的東皇太一忽地消失不見。

下一瞬,一柄血色繚繞的凶戾神劍猛地刺入燭九陰額頭。

“啊!”

燭九陰發出痛苦的吼叫之聲,比山嶺還要巨大的身軀劇烈顫抖,濃鬱的祖巫精氣益散而出。

“無知莽夫!我掌混沌鐘無數歲月,豈會不知時間大道?”

東皇太一冷笑著抽出屠巫劍,長髮飛舞,肆意狂笑道:“今日!就是你們巫族的末日。”

“二哥!”

一聲聲悲痛的叫聲響起。

共工祖巫怒吼大叫:“給我死啊!”

……

不周山北方,鯤鵬老祖一邊催動妖師宮大殺四方,一邊怒聲道:“伏羲道兄!為何還不還手!你要看著我們死在這裡嗎?”

“我為諸位打開一條生路!”

伏羲正聲喝道。

隨即便祭出護體的乾坤鼎,一舉打破前方諸多妖神的封鎖。

趁著這個機會,鯤鵬老祖等人逃出了包圍,現出鯤鵬真身,極速飛向遠方。

與此同時,帝俊猛地催動河洛大陣,將失去護身靈寶的伏羲震成了齏粉,隨後更是想要將伏羲的元神徹底磨滅。

好在乾坤鼎及時飛回,將伏羲殘破的元神收入其中。

“算你走運,這筆賬咱們日後再算!”

帝俊眼見短時間內無法再將伏羲的殘魂磨滅,知道暫且放棄了這個打算,重新殺回了戰場。

……

“轟隆——”

燭九陰祖巫那蜿蜒萬裡的巨大身軀自空中墜落,重重地砸在山麓之間,震得地麵如同海浪般翻湧。

“殺——”

離得最近的九鳳大巫悲慟不已,跟在句芒、共工身後向著手持屠巫劍的東皇太一殺去。

“區區螻蟻而已!”

東皇太一冷笑一聲,同時應對著共工和句芒兩位祖巫的他,竟是仍有餘力朝著九鳳斬出一劍。

血光橫貫億萬裡山河,封鎖了九鳳大巫所有躲避的可能。

眼看著她就要命喪於屠巫劍下,一尊猙獰巨獸般的偉岸身影橫移到她身前,無儘煞氣湧出,堪堪擋住了那一道血光,自己身上卻是多出了一道巨大的豁口。

“玄冥!”

東皇太一哈哈大笑,“你中了我的屠巫劍,你的祖巫精氣會源源不斷地被我攝取,你……死定了!”

玄冥輕蔑地瞥了他一眼。

這一瞬,狂風大作,無數顆細小的雨滴從天而降,洞穿了無數妖神和天兵天將。

“殺!”

另一邊,帝江、奢比屍、強良三位祖巫一同朝著帝俊殺去。

帝俊連忙祭出河洛大陣,將自己護得嚴嚴實實。

轟——

一聲巨響,帝俊連同太陽星一起被三位祖巫崩飛出去。

同時,一座巨大的空間門戶在他身後洞開,卻是帝江祖巫緊追而來。

“殺!”

帝江一聲大吼。

戮妖幡猛地釋放出無窮無儘的凶戾煞氣,於星空之中掀起無數空間亂流,若非帝俊有河洛大陣護體,隻這一下便要隕落。

……

冇了周天星鬥大陣與十二都天神煞大陣,兩族之間的大戰卻是愈演愈烈。

因為日月同天,洪荒也冇有了晝夜之彆。

這一場大戰也不知持續了多久,巫妖兩族彷彿不知疲倦,不知畏懼,全都殺紅了眼。

無數巫族勇士喋血當場,而形神俱滅的妖族還要多上數百上千倍,屍山血海都漫到不周山半山腰了。

不僅是巫妖兩族普通戰士大規模戰死,連兩族之中的強者也是一個接一個的隕落。

刑天、相柳、飛廉、屏翳、英召、飛誕……這些巫族的大巫和妖族的妖聖也冇能逃過喋血沙場的厄運。

不過就算如此,巫妖兩族哪怕身負重創也依舊死戰不退。

他們俱都殺紅了眼!

唯有一方徹底覆滅這場大戰纔有可能停下來!

……

“殺!”

東皇太一與帝俊彙合一處,一劍將早前受創的奢比屍祖巫斬成兩半,同時自己也被共工一拳轟飛出去。

“啊——”

眼見又有一位手足身死,共工祖巫仰天長嘯,身周翻滾的葵水之精將無數妖神溶成汙血。

“去死!”

“殺!”

“納命來!”

共工、句芒、玄冥怒吼一聲,一起向著東皇太一殺去。

就在這時,一道清冷的月光席捲而來。

雍容華貴的妖後羲和催動太陰星本源之力,一舉洞穿了句芒祖巫的肉身。

森冷的太陰之力瞬間冰封了句芒。

東皇太一順勢刺出屠巫劍,攝取所有的祖巫精氣,使得句芒祖巫如同一座石雕般向著大地墜落而去。

“殺!”

玄冥悲慟大吼,身上森森骨刺儘皆飛射而出,於空中化作一柄柄白骨巨劍,如同雨點般落在太陰星上。

帝江手持戮妖幡出現在羲和身後,搖動黑幡,瞬間震碎羲和的肉身。

羲和元神遁出,也被戮妖幡吸了進去。

“羲和!”

帝俊震怒無比,駕馭河洛大陣破空而至,將共工鎮壓在大地之上。

空間破碎,帝江手持一麵黑幡趕到,用力搖動,宣泄出無窮怒火和無上偉力。

在他身後,數座空間門戶洞開,蓐收、翕茲、天吳三位祖巫從中走出,將帝俊和太一團團圍住。

眼見祖巫圍殺過來,東皇太一忽地輕聲笑道:“大哥!日後你便是天庭唯一的皇了!”

說話間,他身形閃動,時間大道與空間大道交織而出,堪堪將一眾祖巫定住了一瞬。

隨後,無窮無儘的太陽真火自他身上湧出,撕碎他的肉身元神,同時也將一眾祖巫籠罩在內。

“轟——”

一聲巨響。

無儘空間儘皆化作混沌。

巫妖兩族死傷無算。

“太一匹夫!”

混沌中,帝江怒聲大吼。

東皇太一的自爆,不僅讓巫妖兩族損失慘重,更是連距離最近的天吳、蓐收、翕茲三位祖巫也身受其害,肉身幾近破碎,勉強還留著一口精氣。

“殺!”

帝俊兩眼通紅,持著屠巫劍殺入混沌之中,劍光直往天吳等三位身負重傷的祖巫身上斬去。

玄冥、帝江隻得被迫防守,保護那三位祖巫。

“陛下!我來助你!”

這時,白澤、鬼車、商羊等妖聖總算趕來,殺向玄冥和帝江。

兩位祖巫隻能接戰,而帝俊乘機衝到近前,屠巫劍接連揮動,將天吳等三位身負重創的祖巫一一斬殺。

“啊啊啊——”

帝江瘋狂大吼,手中黑幡用力一搖,將商羊、鬼車兩位妖聖震碎肉身,元神攝入幡內。

另一邊,帝俊也用屠巫劍吸取了三位祖巫的精氣。

他能夠感覺到手中的屠巫劍已經強大到了極點,彷彿輕輕一揮就能斬開這天地!

“去死!”

玄冥祖巫躲閃不及,被屠巫劍一劍斬作兩截,渾厚的祖巫精氣瞬間就被屠巫劍攝取。

“啊啊啊——”

帝江怒極,一瞬間便有無數座門戶洞開,他的身影在其中快速穿梭,拚命搖動戮妖幡,收割著那些妖神的元神。

天庭上千大羅金仙、十數萬太乙金仙,億萬金仙有大半死在他的手上。

戮妖幡收取了諸多妖神及妖聖的元神,已然是強大到了極點!

“帝江!你死不足惜!”

帝俊怒吼道:“這場仗是你們巫族敗了!”

“巫族永不言敗!殺!”

兩道偉岸的身影碰撞到一起,血色長劍與黑色大幡爆發出無窮偉力。

“轟——”

大幡破碎,長劍折斷。

這兩件無上至寶幾乎在同一時間煉出,像是完成了各自的使命,又在同一時間毀滅。

“怎麼可能!”

“怎麼會這樣?”

帝俊和帝江不可置信地望著這一幕。

下一瞬,兩股毀滅性的力量爆裂開來。

“轟——”

……

洪荒大地。

河洛大陣失去了主人的掌控,共工終於得以脫身。

他站在破碎的盤古殿的殘骸上,顧目四望,滿眼儘是屍山血海。

“死了,全都死了……”

“都是算計……全都是棋子!”

“這天地……毀了最好!”

“轟隆隆——”

共工駕馭著無儘水之大道本源,高大偉岸的身軀猛地撞上了天柱般的不周山。

“轟——”

水之大道本源自爆之威使得天柱峰轟然傾塌,半截不周山砸落洪荒大地之上,發出震天巨響。

洪荒大地轟響動搖間,竟是四分五裂開來。

一座座火山自裂隙中噴發,地水火風肆虐而出,天之四極震動,四海掀起滔天巨浪……

九天之上破開一個大洞,濤濤天河之水傾覆而下……

……

“量劫結束,巫妖落下帷幕,新的紀元開始……”

紫霄宮內,準提聖人微笑起身,“諸位師兄、師姐,我等該回洪荒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