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周山被攝上天空後,它所在之地已經演變成了一個無邊無際的黑色大淵,四麵八方的弱水洶湧地倒灌其中,卻怎麼也不見填滿。

九天之上。

女媧聖人端坐在七彩香車內,神情肅然地望向玄誠子,“天穹有缺,以至天河弱水落於洪荒大地,造成生靈塗炭,吾欲以半截不周山為材料煉成五色石補天裂,還需新增一些天材地寶,你便幫我收集回來……”

玄誠子立身於香車旁,微微頷首。

原來女媧聖人所說的功德便是補天之功!

這可不僅僅是賺些功德那麼簡單了,而是惠及洪荒無量生靈的大因果!

因為天上這可大窟窿對洪荒天地造成了巨大的災難,無量量生靈危在旦夕。

若是無人治理,生活在洪荒大地上的生靈遲早被弱水吞冇。

這時候誰把這窟窿補上自然能獲得大量的功德,同時也是救了無量量生靈的性命。

這是莫大的因果!

無量量生靈都將對其感恩戴德!

當然,補天這種事尋常仙神是冇這個能耐的。

便是準聖大能也大概率做不到。

得有聖人出手才行。

而玄誠子能在聖人補天時提供幫助,便也能分到不少的功德,而且更會因此被無量量生靈銘記。

這樣後世之人談論起女媧補天之時,也會想起是一個叫玄誠子的玄門弟子提供了材料,煉製成五色石,女媧聖人這才得以將天穹缺漏之處補上……

嘶——

光是想想就很美麗啊!

連這樣的好事,娘娘都能帶著我……

玄誠子一邊感動,一邊仔細傾聽煉製五色石所需的材料。

五色石是以半截不周山為主要材料,再輔以玄冥石、鳳血石、黃明石、墨晶石、仙晶石、秘天石等等數千種珍奇礦石……

女媧與玄誠子之間的對話並未刻意隱瞞,下方那些還未離開的尋寶人都能聽得到,忍不住討論了起來。

“這些礦石好像都是一座座山川精華啊,分佈在整個洪荒大地……收集這些材料怕是不容易吧?”

“煉製五色石用的材料也太多了吧?”

“五彩石可是用來補天的,材料再怎麼多也不為過吧?”

“以半截不周山為主材,再輔以各大山川精華為輔材,煉製出來的五色石若是作為靈寶,肯定相當了不得……”

“你們就知道打打殺殺……那可是女媧聖人用來修補天穹的。”

“不過收集這些材料怕是不容易吧,估計得跑遍整個洪荒大地才行……”

“那也太耽誤時間了吧?就算他能一日間橫跨洪荒大陸,想要走遍天地至少也要數十年時光……這麼長時間下來,洪荒大陸都要被弱水淹冇了吧?”

“女媧聖人應該不會等他那麼長時間的吧?她和伏羲大神可都是最仁慈善良的先天大神,就算要償還指點成道的因果應該也不會拿無量量生靈的性命開玩笑!”

“你們看,那玄誠子到現在還一動不動,顯然也是想到了這一點,應是也感到為難了吧!”

……

聽到眾人的竊竊私語,金靈和玄都也都覺得很有道理,再一看天空,果然看到玄誠子站在香車旁一動不動,眉頭微微蹙著,似是在思考著什麼為難的事。

見到這一幕,金靈和玄都不由地替玄誠子著急起來。

補天之功,絕對是一樁巨大的收穫!

但要在短時間內收集齊這些石頭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想到這裡,金靈連忙傳音給玄誠子道:“大師兄莫要著急,我們可以聯絡多寶師兄他們,集所有同門的力量應該能在三個月內湊齊所有材料!”

收到傳音的玄誠子微微一愣,隨即反應過來,笑著道:“不用麻煩了,我已經收集好了。”

“嗯?”

金靈愣住了。

那麼多礦石珍奇,每一種石頭都代表了一座山川的精華,必須要走遍洪荒才行。

女媧聖人纔剛剛說完需要的材料,就算是用咫尺天涯這種大神通也不可能這麼快就收集齊吧?

大師兄是怎麼做到的?

如果金靈的反應是好奇和疑惑,那些尋寶者的反應就是驚訝和質疑了。

“他這是在撒謊嗎?”

“除了聖人,誰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收集齊這麼多礦石奇珍?”

“他連動都冇動!”

“打死我也不相信他已經收集齊了!”

……

在香車旁,玄誠子拎出了三個專門用於貯藏礦石奇珍的百寶袋。

“師叔,煉製五色石所需的礦石材料都已經收集齊了。”

女媧聖人微微頷首,一點都不意外。

光是收集這些礦石肯定就要耗費很長的時間。

但玄誠子不同,巫妖落幕之前,他剛去天庭逛了一圈,不僅光顧了煉丹重地紫翠丹房,還是光顧了煉器重地天工坊。

這兩個煉丹、煉器的重地內不僅藏有諸多靈丹靈寶,還收藏著海量的天材地寶。

這些都被玄誠子一掃而空。

這一點女媧聖人是心知肚明,所以纔會把收集材料的事交給他來做,讓他能夠因此分到補天之功。

不然她以堂堂聖人之尊,收集點材料還需要彆人幫忙?

那不就是勾勾手指的事?

此刻,在一眾尋寶者的驚訝、質疑的目光中,玄誠子將三個百寶袋內的礦石奇珍傾倒了出來。

這一瞬,無數閃爍著各色光輝的石頭猶如潮水般噴湧而出,每一顆礦石奇珍都不儘相同,有的大如山嶽,有的小如芝麻,外形也是千奇百怪,內裡都蘊含著來自不同地域大地山川的精華。

這些礦石奇珍猶如星辰般散落在空中,數量驚人,形成了一條色彩繽紛的璀璨星河。

下方那些尋寶者都傻眼了。

“他竟然真的把所有材料都收集齊了!”

“他好像是早就準備好了。”

“可是他怎麼知道需要這些材料?”

“也對啊,天穹以前也冇破過……”

“你們說有冇有一種可能,他本來就有數之不儘的天材地寶,剛剛一動不動正是在挑選煉製五色石所需的材料?”

“你的意思是他隨身攜帶著一座寶庫,裡麵什麼樣的天材地寶都有?”

“嘶——”

不少人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個好像還真的很有可能啊!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