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高地闊,白雲悠悠。

一輛七香車劃過天際向著崑崙山的方向慢慢悠悠地行去。

玄誠子端著悟道茶輕啜了一口,目光望向窗外的藍天白雲,心情格外舒暢。

天地重新穩定下來之後,洪荒的空氣都變得格外清新。

天顯得很高很藍,天空晴朗,再也看不到以往時常出現的滾滾妖雲。

像藍寶石一樣的天空中,一朵朵潔白柔軟的雲朵像棉花糖般層層堆積,在天空中無憂無慮地飄動……

寧靜,閒適。

大地上冇了凶蠻暴戾的巫族,天空中少了殘忍狡詐的妖族,洪荒一下子從以往那種緊張的氛圍中解脫了出來。

這種感覺絕不隻是玄誠子一人獨有。

這幾千年來,他親身體會到了這樣的變化。

強搶豪奪的現象明顯變得少了!

這一點從玄都的稽查隊三千多年隻出動了十五次便可見一斑。

這就是量劫的力量。

因果被清算,渾濁的世間再現朗朗乾坤!

現在就差一個新的秩序了,不然很快就會湧現出新的“巫妖”。

事實上,在巫妖兩族落幕之後,洪荒萬族都在蠢蠢欲動,伺機取代巫妖成為新的洪荒霸主。

不過這些不是他玄誠子該操心的事。

他現在要做的事就是享受自己的神仙生活,順便推行一下功德錢幣,經營功德錢莊等等,爭取利用這個項目把三教弟子都緊密團結起來。

隻要三教弟子通過功德錢莊,成了利益共同體,以後還會打生打死嗎?

嗯……這個好像說不準。

說不定還會為爭奪利益而鬥得更加厲害了。

所以,必須製定一個嚴格的利益分配方案,並且把這團體的掌控權牢牢地掌控在自己手中。

這樣的話,他們就算想爭鬥,也必須要按照自己的規則來。

誰敢破壞自己的規則,就把他踢出去?

……

數年後,七香車飄飄蕩蕩終於回到了崑崙山。

路過那造型簡潔樸素的山門時,玄誠子驚喜地發現,竟然已經有十數個仙神等在門外想要凝鍊功德錢幣。

有相熟的尋寶客,也有不認識的仙神。

他們都是為了相互之間能夠更好的交易纔來的。

玄誠子連忙祭出落寶金錢,供他們凝鍊功德錢幣,同時心中也生出一個主意。

他把之前在天庭煉製的道宮寶殿取出來安置在山門旁,望著無當道:“這裡以後就是功德錢莊的總部了,師妹可以甄選些師兄弟輪流駐守,平時有薪資,每一元會進行一次分紅……”

無當不住點頭,把他的話都用心記下。

穿過山門,七香車加快了速度,不一會便抵達了麒麟崖。

“師尊!”

一隻白鶴飛來,在半空化作粉雕玉琢的童子,喜出望外地道:“師尊您可回來啦!您不知道,咱們崑崙山上又多了好多位師叔。”

“嗯?”

多寶、金靈和無當三人麵色齊齊一變。

“可是我師尊又收弟子了?”

白鶴童子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三老爺的確收了很多弟子,不過弟子剛剛說的是我家老爺收的弟子。”

得到確切的訊息,多寶眼角跳了跳,眼中露出一絲無奈。

玄誠子看了他一眼,倒是冇想到他對通天師叔收徒還挺有意見的。

不過想想也是,通天師叔主張有教無類,收徒向來是不挑的,也就導致入門的弟子良莠不齊。

之前就因此鬨得不可開交,還是玄誠子定下種種規矩,對違反者施以嚴懲,才肅清了一大批品性不佳的弟子。

多寶現在已經正式開始履行他截教首徒的職責,眼下這些新入門的弟子都要交由他來調教了。

也難怪他會不喜歡。

這時,多寶平靜下來,好奇地望著白鶴問道:“又有人闖過二師伯佈下的大陣了?他叫什麼名字?”

“這幾千年來一共有十位師叔闖過了大陣,多寶師叔想知道哪一位師叔的名字?”

“十位?”

多寶等人全都吃了一驚。

對於元始天尊的擇徒方式,他們自然都是瞭解的。

雖然也有些不以為然,但卻也知道能夠闖過大陣的勢必都是根腳不俗,氣運深厚之輩。

隻是之前好幾個元會過去,總共也隻有廣成子、赤精子和黃龍三人闖過了大陣,為何最近幾千年的時間就有十人闖陣成功了?

多寶想了想,疑惑地道:“該不會是二師伯偷偷降低了大陣的難度吧?”

“該打!”

玄誠子笑叱一聲,伸手在多寶腦門上敲了一個爆栗。

多寶也自知失言,連忙麵朝著玉虛宮的方向作揖一禮,“弟子多寶出言無狀,請二師伯賜罰!”

玄誠子笑道:“放心吧,師尊他老人家寬宏大量,不會把你這小小冒犯放在心上的。”

說完,他在心裡補充一句:你要是不知悔改,一再冒犯,那就不一定了。

與多寶等人道彆,玄誠子駕著祥雲落在玉虛宮門前,整了整衣襟,躬身拜道:“弟子來給師尊請安了。”

“吱呀——”

宮門應聲而開。

玄誠子邁步走入玉虛宮,雖然已經有段時間冇來了,但眼前的一切還是半點都冇有改變。

除了人變多了。

來之前他就聽白鶴說了,元始天尊開講玉清大道,眾弟子都在座下聽講。

此時進入宮內,玄誠子便看到十數道身影整齊有序地盤坐在宮內。

隨著他的到來,元始天尊停下了講道,抬眼朝他看來。

同時下方的十餘位弟子也都朝著玄誠子望了過來。

玄誠子快走兩步,恭恭敬敬地大禮參拜,“弟子拜見師尊,願師尊聖壽無疆!”

元始天尊嘴角微微上揚,伸手虛扶,“起來吧。”

“多謝師尊!”

玄誠子順勢起身,目光朝著眾人望去。

廣成子、赤精子、黃龍、羽翼仙四人率先起身作揖,“見過大師兄!”

餘下眾人也都起身作揖,依次行禮。

“懼留孫見過大師兄!”

“太乙見過大師兄!”

“靈寶見過大師兄!”

……

玄誠子一一回禮,目光落在第十人身上。

“雲中子見過大師兄!”

玄誠子心中一動,一股熟悉又陌生的感覺油然而生。

“雲中子師弟,歡迎入我玄門!”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