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虛宮

玄誠子的目光在雲中子的身上多停留了片刻。

隻見他穿著一襲雲紋八卦袍,劍眉星目,麵容極是英俊,整個人看起來飄逸俊朗,仙風道骨,帶著一股超脫凡俗的氣質。

當然,這樣的顏值也就隻是玉虛門下弟子的平均水平。

此刻的玉虛宮內,上到教主玉清元始天尊,下到白鶴童子,清一色都是高顏值,讓人不得不懷疑闡教擇徒的條件裡是否還有顏值這一條。

要不然怎麼清一色全都是大帥哥呢?

等等……

玄誠子的目光落在慈航道人的身上。

丹鳳眼,柳葉眉,瓊鼻薄唇,麵龐嬌俏白皙,透著淡淡的紅潤,氣質陰柔,身段窈窕,穿著一襲纖塵不染的中性白衣,這份姿容和氣質勝過了他見到過的九成九的女仙。

可惜,不是真正的坤道。

倒不是玄誠子有什麼彆的心思,而是單純地覺得闡教弟子陽氣過重,應該招幾個坤道入門調劑一下。

帶著紛亂的念頭,玄誠子朝著最後一個陌生人望去。

這個陌生人麵相老邁慈祥,身形乾瘦細長,眼中帶著溫和的笑意,穿著一身青灰色道袍,大袖飄飛,也有幾分仙風道骨的問題。

“玄誠子。”

元始天尊的聲音響起。

“這位是燃燈道人,曾經的紫霄宮中客,現已入我闡教,任副教主之職,你當稱一聲師叔。”

果然是他!

玄誠子對這個名字可是印象深刻。

相傳,此人乃是四大先天靈燈之一的靈柩燈化形,乃是一位開天辟地之初便誕生的先天神聖。

他也曾是紫霄宮中三千客,與冥河、紅雲等人都以道友相稱。

而後不知為何突然就加入了闡教,成為了副教主。

基本上闡教大事小事都由他來處置,在封神大劫中擁有著出色的發揮。

其中最讓玄誠子印象深刻的,便是他定下計策,以道行低微的門人弟子為炮灰,最終大破十絕陣。

可以說封神大劫之中,闡教諸弟子的行動都由他來主持大局。

隻是最後闡教大獲勝利之時,他卻帶著懼留孫、文殊、普賢和慈航投靠了西方教。

此中種種眼下雖然還未發生,卻也讓玄誠子不得不小心對待。

他朝著燃燈道人恭敬地作揖一禮,口中鄭重道:“玄誠子見過師叔。”

“不用多禮。”

燃燈道人麵帶微笑,溫和慈祥的目光落在玄誠子身上,“雖然咱們是初次見麵,但你玄誠子大名可是早就聽得我耳朵起繭了。”

說著,他盯著玄誠子仔細打量了兩眼,讚歎道:“果然是品貌非凡,徳才兼備,難怪能得師尊青眼看中,列入門牆。”

師尊?

聽到這個字眼,玄誠子稍稍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對方口中的師尊指的正是元始天尊。

他下意識地朝著上首的元始天尊看了一眼。

此刻這位玉清聖人麵無表情,隻在他看來之時,目光與他短暫交彙了一下便移向了彆處。

這一瞬之間,玄誠子便獲取到了許多資訊。

燃燈道人是主動來拜師的。

在三清歸來之後不久,他便趕到了崑崙山,直接闖過了山門處的大陣,求玉清聖人將他收入門下。

當初元始天尊佈下大陣之時便有言在先,任何人穿過大陣皆可成為其親傳弟子。

隻是當時的他還未證道成聖,也不曾算到在他成聖之後竟然會有一個紫霄宮故人跑來拜師。

從這一點,也能看出燃燈道人的確是求道若渴,已經全然不顧自己的麪皮了。

可以想象,一旦他拜師元始天尊的訊息傳遍洪荒,以往那些紫霄宮中客將會以什麼樣的眼光來看他?

趨炎附勢、不要麪皮都是輕的!

元始天尊也不想收這麼個徒弟,奈何自己有言在先,不認賬是不可能的。

考慮到燃燈道人身份特殊,他便給了其副教主的職位,這樣雙方仍算是同輩,既有師徒之實,也可避免一些尷尬。

奈何燃燈道人也是個狠人,無論元始天尊是否當麵,隻要提起勢必口稱師尊,態度虔誠無比。

現在的結果就是,玄誠子管燃燈道人叫師叔,燃燈道人卻又和他一樣稱元始為師尊。

一個字——亂!

玄誠子收了收紛亂的思緒,望著一句話捧了兩個人的燃燈道人,心中暗暗警醒著自己。

此人能夠不顧麪皮,拜師元始,足可見其心智堅韌;麵相雖然溫和慈祥,實際上卻是能把同門弟子當炮灰的狠人。

麵對這種人,能不招惹就儘量不招惹。

一旦招惹上,便勢必不能留手!

帶著這樣的想法,玄誠子微笑著迴應道:“師叔繆讚了,倒是師叔您道行高深,當為我等楷模。”

“哪裡哪裡,師侄過譽了。”

所謂高手過招,點到即止。

兩人互相捧了一手,並無再多言語。

心中卻都已經知道對方是個什麼樣的路數。

這時,元始天尊淡淡地道:“今日就到這裡吧,爾等回去後靜心體悟,每日早課切莫中斷。玄誠子留下。”

“謹遵師尊教誨!我等告退!”

除玄誠子外,眾弟子一齊躬身行禮,隨即向外退去。

待眾人離去之後,玄誠子取出早已準備好的果籃雙手捧著呈到元始天尊麵前,“師尊不在家的這段時間,弟子尋到了不少靈果,一直等著您回來一起享用。

元始天尊低頭瞥了一眼,果籃裡裝著的星辰果、人蔘果、蟠桃等等靈果全都在閃爍著誘人的光澤。

“你倒是有心了。”

元始天尊自然知道這些靈果都是玄誠子從天庭弄來的,隻是卻冇想到這都快上萬年過去了,他竟然還都留著,直到此刻才獻寶似的拿來與自己分享。

他略微猶豫了一下,伸手拈起一枚星辰果,在玄誠子期待的目光中送入嘴中。

隨著香甜的汁液在味蕾上綻放,元始天尊麵上也流露出一絲淡淡的笑意。

這自然不是星辰果的滋味能夠讓一尊聖人都感到迷醉。

玄誠子笑著道:“師尊喜歡這星辰果的口味真是太好了,正巧弟子還把星辰果樹帶回來了,師尊您看看栽種在什麼地方比較合適?”

元始天尊眼中閃過一抹詫異,隨即他心念一動便已知悉了前因後果,微笑道:“這也是你的機緣,你自己做主便是了。”

“那弟子就把它種在麒麟崖上了啊。”

“隨你。”

“好勒。師尊您再嚐嚐這人蔘果……要是味道還行的話,弟子想辦法去萬壽山看看能不能借一株幼苗回來培育。”

“……”

元始天尊瞪了他一眼,像是忽地想起一事般望著他道:“玄誠子,你可願去做那天帝?”

玄誠子:Σ(っ°Д°;)っ

------題外話------

這個月小六想要一千月票去抽獎,懇請讀者老爺們支援!

求月票!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