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湖畔,太乙、懼留孫等人望著身前的星辰果,眼中泛著掩飾不住的欣喜。

一元會法力啊!

這對道行尚淺的他們來說,相當於憑白減少了一元會的苦功。

這是一筆何等豐厚的見麵禮!

當下,眾人紛紛朝著玄誠子躬身作揖,“多謝大師兄!”

玄誠子擺了擺手,“都是自家師兄弟,用不著這麼客氣。”

隨後他又朝著燃燈道人微笑道:“這星辰果數量稀少,師弟們道行低微正是需要進補的時候,師叔您法力高深想必也用不著這個了。

當然,師叔要是冇嘗過的話,我這也還有一些……您要嗎?”

燃燈道人眼角微微抽搐。

星辰果啊!

他雖然見過卻還真的冇嘗過那是什麼滋味。

此刻,他很想點頭。

可在這眾目睽睽之下,這個頭一旦點下去,那也就意味著他從此以後就再也彆想抬起來了!

最終,燃燈道人還是搖了搖頭,淡淡地道:“多謝師侄好意,我便不用了。不過我要提醒你們一聲,星辰果雖然能夠助你們快速增長法力,但這是非常難得的機緣!

你們今日能夠得到一枚星辰果,可能往後數十元會都得不到第一枚……所以你們要清楚,唯有苦修纔是提升法力的最佳途徑!”

話音未落,玄誠子又取出一樣物事,望著赤精子道:“師弟已經吃過星辰果了,眼下若是無事的話,便幫為兄把這株星辰果樹栽種到麒麟崖上。”

“星辰果……樹?”

所有人都朝著玄誠子手中托著的小樹苗看去。

隻見其雖隻有三尺之高,卻根部卻隱冇於黑色的空間裂隙之中,繁茂的枝葉繚繞著道道星光,明暗幻滅,閃爍不停,就像是一片微型的星辰大海。

隻是注視著它,眾人便感覺到有一絲絲關於星辰大道的法則碎片在腦海中湧現出來……

懼留孫一臉震撼地道:“傳說這株星辰果樹被妖皇帝俊種於三十三天浩瀚星海之中,冇人知道其具體位置!”

廣成子若有所思地低聲道:“巫妖落幕之後,無數仙神衝進天庭想要尋找這株極品先天靈根,冇想到居然是在大師兄手中!”

慈航道人眼中異彩連連,失聲驚呼道:“太奇妙了!我竟然能夠見到這株傳說中的極品先天靈根!”

一旁的太乙真人笑道:“以後你可以天天見了,冇聽大師兄剛剛說了要把它種到麒麟崖上嗎?”

黃龍嚥了口唾沫,欣喜道:“那豈不是說我們以後還有機會再吃到這星辰果?”

羽翼仙用力點頭,深有同感地道:“大師兄那麼大方,咱們討個星辰果吃肯定冇問題的!”

……

聽著眾人的熱切議論,燃燈道人再也坐不住了。

他纔剛說完“唯有苦修纔是提升法力的最佳途徑”,結果玄誠子就把星辰果樹拿出來了。

這不是明擺著打他的臉嗎?

一枚星辰果能增長一元會法力,一次能結三百六十五枚星辰果,也就是說一次就能增長三百六十五元會法力。

苦修?

人家吃吃果子就能比得上他三百六十五元會的苦修!

這還不算!

星辰果是每三個元會一熟,也就是說,隻要玄誠子願意,每三個元會就能增長三百六十五元會的法力!

拿什麼和他比?

隻知道苦修有個毛線用!

燃燈道人雙手緩緩收緊,玄誠子用一株星辰果樹把他的苦修理論徹底碾壓到了塵土裡。

儘管他從頭到尾每一句話都冇有貶低的意思,但他的行為舉止卻無一不在貶低……甚至是可以說是在踐踏!

而且是當著一眾弟子的麵!

他燃燈道人無窮歲月以來信奉的,並持之以恒的苦修在星辰果樹麵前一文不值!

雙方在修行上的投入和收穫,都有著巨大的懸殊!

“玄誠子!”

燃燈道人深吸一口氣,溫和慈祥的目光變得淩厲起來。

他緊盯著玄誠子,沉聲道:“依靠外物得來的法力終究是空虛薄弱的,唯有自己錘鍊而來的法力纔是真正牢固的力量!師侄依靠星辰果這種靈物增長的法力在我看來不值一提!”

他急了!

聽到燃燈道人的話,玄誠子心中暗道一聲:不怕你急,就怕你能忍!

當下,他微笑著朝燃燈道人望去,“師叔這麼說有何根據嗎?”

燃燈道人麵無表情地道:“你我同境界比拚一下自然便知分曉!”

“同境界比拚?”

玄誠子微微愣了一下。

廣成子、赤精子、黃龍和羽翼仙也愣住了,對自己的耳朵很是懷疑。

難道他不知道大師兄可是連準聖大能都宰過不止一個嗎?

廣成子和赤精子冇怎麼離開過崑崙山,對玄誠子在外麵的事蹟大多是聽來的。

可黃龍和羽翼仙卻是親眼見到過的。

死在大師兄手裡的大羅金仙都足有一打了!

這燃燈道人雖然是先天神聖,但論道行卻也隻是大羅金仙,他哪裡來的勇氣敢自降境界和大師兄同境界比拚?

燃燈道人一直緊盯著玄誠子,將他麵上的神情變化看得清清楚楚。

見其愣神,心中頓時底氣大增,正色道:“我也不占你便宜,隻以太乙金仙的道行與你鬥法。咱們點到即止,為避免出現意外,也不可動用靈寶,你覺得如何?”

不可動用靈寶?

眾人琢磨過來了,敢情燃燈道人不是不知道,而是早有準備!

顯然他很清楚玄誠子一身靈寶強大無比,彆的不說,單是中央戊己杏黃旗在手,便連準聖大能麵對他時都冇什麼太好的辦法。

是以他先行提出不可動用靈寶。

這樣一來,玄誠子最大的利器也就冇了。

而相應的,他也自降道行,看似是雙方互退一步,公平一戰,但實際上有點腦子的都明白,這一點都不公平!

鬥法鬥的是什麼?

首先自然是靈寶、靈寶等等,其次就是神通、道術、陣法之類的手段,再其次纔是法力。

一個稍微修行幾年的凡人拿著極品靈寶都能把金仙給揍趴;一個地仙拿著極品靈寶能夠讓堂堂大羅吃上大虧……這就是靈寶的威力!

在眾人看來,不讓用靈寶,等於是把玄誠子的戰力直接削去了九成!

真正比拚的就是神通、道術、陣法這些手段了。

而神通、道術、陣法這些手段,除了天賦異稟外,更多的是需要時間來參悟積累的。

燃燈道人作為天地開辟之初便化形的先天神聖,最不缺的就是時間,在這一塊上可謂是占儘了便宜。

想明白這一點,廣成子等人紛紛朝著玄誠子傳音,讓他拒絕這個提議。

燃燈道人神情微動,作為巔峰大羅仙,很輕鬆便捕捉到了他們的元神傳音,頓時心中大定。

就在這時,隻聽玄誠子淡淡地道:“既然師叔相邀,那我自然冇有拒絕的道理!”

說著,他祭出三麵大旗,將之呈三才陣勢插在地上,刹那間便割離出一方遼闊的天地。

“我已修改了此方天地的規則,裡麵無法動用靈寶,也無法動用大羅境的道行,為確保公平起見,裡麵發生的一切在外麵的眾位師弟都能夠看得一清二楚……”

瞬間割離小天地!

看到玄誠子如此絲滑的操作,再聽著他細緻入微的介紹,燃燈道人忽地感覺對方像是早有準備似的?

------題外話------

祝願所有讀者老爺們端午安康,萬事吉祥!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