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崖上,巍峨雄偉的玉虛宮昂然屹立,霞光騰萬丈,功德垂九天

門前,燃燈道人的目光從白鶴童子身上移開,落在了麵色慘白的玄誠子身上,眼中滿是不甘和憤怒,以及一抹濃濃的不解。

明明他們之間無冤無仇,為何偏偏要如此針對他!

難道是自己已經暴露了?

不可能的,那位曾說過,便是聖人也不可能窺探到他真實的內心,更加不可能推衍他真實的過去和未來!

而且真要被髮現了,自己也不可能僅僅是被掃地出門那麼簡單。

想到這裡,他連忙收攝心神,恭恭敬敬地朝著玉虛行禮,“燃燈謹遵聖人喻令!”

行完禮後,他環視一圈眾人,目光在玄誠子身上稍作停留。

“日後有緣再見!”

說完,他微微一晃,便已消失不見。

在他離開後,眾人都朝著玄誠子看來。

包括廣成子在內,他們都冇想到燃燈道人會被直接掃地出門!

師尊也太疼大師兄了吧!

在眾人羨慕的注視下,玄誠子擺了擺手,留下一句“我先回去休息”,也瞬間消失不見。

……

似火驕陽下,玄誠子踏著十二品業火紅蓮朝著神念鎖定的方向極速而行。

此行,他要去截殺燃燈!

了結這段因果!

不然他親手種下的因,日後指不定會結出什麼樣的果!

玄誠子不喜歡把事情留到將來,他更喜歡把握住現在。

他對燃燈道人的惡感,很大程度來自於前世的記憶,也就是未曾發生的事。

如果換作一個品性高潔,為人善良的人,比如伏羲大神那樣,肯定不會因為一個未必能夠發生的未來就動殺心。

但玄誠子從來都不是一個善良的人。

他可以心安理得地設計坑害燃燈道人,也可以在其被掃地出門後第一時間追了出來,準備截殺!

除惡務儘?

不對!

燃燈道人並無大惡……至少目前玄誠子不知道他有什麼大惡。

因此,此刻玄誠子的行為充其量就是斬草除根!

甚至於,僅僅隻是為了念頭通達罷了!

兩人之前在小天地中有過長時間的交手,玄誠子能夠用神念鎖定燃燈道人的方位。

此時他能夠清楚地感應到燃燈道人正駕馭著一朵橘黃色祥雲向著南方極速行去。

速度很快,但玄誠子有十二品業火紅蓮在,速度還要稍勝一籌。

他不知道的是,此刻有三道目光正在遙遙地注視著他。

“看來玄誠子坑害燃燈果然另有目的。不過,這小子做什麼事情都不與二兄你事先商量一下,等他回來應當好生懲治一番!”

“到時你再趁機蠱惑,讓他改換門庭,拜入你座下?”

“瞧二兄這話說的,我座下弟子可是有數千之眾……”

“卻冇有一個比得上玄誠子!”

“……”

“這話我得記錄下來,待玄誠子回來,我讓他也聽聽他師尊是如何誇讚他的!”

“……”

“你彆太過分!”

“是你先過分的!”

“我說的是實話!”

“難道我說的是虛言不成?”

“……”

……

勃齊山

位於崑崙山脈的南方,無草木,無水源。

玄誠子依靠著十二品業火紅蓮的極速,先一步抵達此山。

隨後他便收起寶貝落入山中,斂去所有氣息。

時間一點一滴流逝,天空像他預計的一樣慢慢黑了下來。

絲絲月光透過雲霧,在地麵灑下無數若隱若現的光斑。

四圍很安靜,玄誠子的心也慢慢靜了下來,一切都將在片刻之後接曉。

在他的神念感應之中,一道流星般璀璨的身影正極速劃破空間,朝著這邊行來。

氣息越來越強,人也越來越近。

玄誠子全神貫注,待那個騎著梅花鹿的燃燈道人進入他預定好的位置時,他猛地騰空而起,同時抬手祭出一枚通體青翠的寶印。

翻天印在他的催動之下,刹那間穿破空間阻隔,落在了正在趕路的燃燈道人頭頂上。

一切都隻在刹那之間發生。

饒是燃燈道人對玄誠子的惡劣已經有了一定的認知,卻也冇想到對方竟會跑到他前麵埋伏起來了,更加冇想到翻天印會直接無視空間阻隔,直接出現在他的頭頂上。

等他再想祭出寶貝擋下這一擊時,卻是已經來不及了。

隻聽“噗”的一聲,燃燈道人的腦袋直接被砸進了脖子裡。

突然受此重擊,他的肉身本能地緊繃起來,卻是可憐他胯下那一頭梅花鹿,竟是被他兩腿一夾,直接慘死當場。

“玄誠子!”

燃燈道人那破碎了大半的腦袋從脖子裡擠出來,紅的白的順著臉頰淌下來。

不過他卻恍若未覺,瞪著通紅的眼珠直勾勾地望向緊隨著番天印疾衝而來的玄誠子,怒吼道:“殺!”

他此刻真的是出離的憤怒了。

羞辱他、踐踏他、陷害他也就罷了,而今居然還跑來截殺他!

到底什麼仇什麼怨?

大喝聲中,一朵橘黃慶雲自他頭頂浮現,三朵道花在慶雲之中搖曳。

其中左右兩朵道花上各自懸浮著一把玉尺和一盞琉璃燈,而中間那朵道花之中緩緩探出一顆交織著秩序和法理的眼眸。

眸光開闔間,一股宛若漣漪般的波動向著四麵八方盪漾開來。

這一瞬,疾衝過來的玄誠子立刻被定格在了空中。

“你如何能與我鬥!”

燃燈道人冷笑一聲,心頭格外暢快。

就在這時,一抹清之又清的玉清神光在他背後綻放出無限光華。

那慶雲中的眼眸與玉清神光一觸便化作了齏粉,使得燃燈道人猛然色變,下意識地催動玉尺朝著後方出現的第二個玄誠子砸去。

這乾坤尺乃上品先天靈寶,合陰陽造化,融乾坤一氣,蘊含著莫大的威能。

玄誠子也不敢硬接,隻得催動十二品業火紅蓮,燃起無邊業火化作屏障。

誰知那乾坤尺速度極快,劈頭蓋臉打來,僅一刹那便有千萬擊落在了業火屏障上,猶如擂鼓一般“砰砰”直響。

眼見這寶貝威力不俗,玄誠子略一沉吟便打出了落寶金錢。

隻聽嘩啦啦錢幣滾落之聲響起,乾坤尺便換了主人。

足足花了玄誠子差不多300萬功德錢幣,不過其中有90萬是被落寶金錢吸了去,待會還能再取回來,真正到燃燈道人手裡的隻有210萬。

竟然把這一茬給忘了!

突然失去看家寶貝,燃燈道人又驚又怒,心中惱恨不已。

這時,卻見之前被自己定住的“玄誠子”也催動番天印再度襲來。

他下意識地就想催動慶雲上的那一盞靈柩宮燈,隻是乾坤尺的下場還曆曆在目,頓時又猶豫住了。

高手對決,這樣猶豫的結果就是被番天印瞬間呼在臉上。

隻聽“噗”的一聲,燃燈道人整個腦袋直接爆碎開來。

一道元神從血霧中顯化,隨後金光閃過,燃燈道人重塑了新的身軀,又驚又怒地瞪著玄誠子,眼中還帶著一絲掩飾不住的恐懼。

馭使靈寶的玄誠子比他想象中還要強大的多!

速度也比他更快!

打不過,也逃不掉,自己的靈寶還不能動用……而且對方明顯是存了殺心,不然也不會出現在這個地方。

現在該如何是好?

玄誠子可不知道他的心路曆程,他的目的就隻有一個,那就是殺了燃燈。

不過大羅金仙不是那麼容易殺的。

他左手青冥劍,右手番天印,背後懸著中央戊己杏黃旗,腳下踩著十二品業火紅蓮,身旁飄著九九散魂葫蘆和水火葫蘆;而玄黃功德道體則現出三頭六臂神通,六隻手中分彆握著乾坤尺,落寶金錢,落魂鐘、攝魄磬、南方離地焰光旗和北方玄元控水旗。

四麵八方早已被封困,在兩個玄誠子的前後夾擊之下,一次又一次打碎其肉身,撕裂其元神,將之一點一點地打入乾坤鼎中。

這也是他斬殺大羅仙最快的手段。

否則便是要將其先封印,再帶入某一方小千世界,再徐徐煉化,麻煩得很。

在他的不懈努力下,不過盞茶功夫,已經有小半個燃燈道人進了乾坤鼎。

相信要不了多久,就能讓完整的燃燈全都進去享受一下被混沌靈光煉化的快感。

然而就在這時,一道七彩神光突兀地出現,輕輕地在乾坤鼎上一刷,便將裡麵的小半個燃燈刷了去,隨後再一刷,把外麵的大半個燃燈也刷了去,隨後再一刷,把玄黃功德道體手中的乾坤尺也給刷了去……

玄誠子還冇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那一道七彩神光便已經裹挾著燃燈道人向西而去。

就在這時,一道威嚴的聲音響起。

“準提,你好大的膽子!”

……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