準提聖人?

聽到自家師尊開口便叫破了七彩神光的來曆。

玄誠子頓時心中一凜,一瞬間便想到了很多。

之前他就好奇前世記憶中,燃燈道人在闡教大勝之後為何還要帶人叛出闡教,轉投西方教?

是闡教不香嗎?

還是嫌副教主之位低了?

可他去西方教之後也冇見得得到更多,反而連露麵的機會都冇了!

之前玄誠子想不明白,但此刻聽到“準提”二字,猛地想到一種可能,會不會這燃燈道人本就是準提派來的臥底呢?

他的猜測並非無的放矢。

燃燈道人作為先天神聖,修行無數歲月至今還是大羅金仙。

雖然拜師同輩有些不要臉,但他想要尋求突破這也無可厚非,可以理解。

隻是他本就是紫霄宮中客,學的都是玄門三千大道,如果隻是為了尋求突破而拜師的話,顯然脫離了玄門三千大道,自創八百旁門的西方教二聖更加符合他的胃口纔對。

這麼一想,他拜入闡教的動機就值得好好推敲了。

再聯想到前世記憶中三清分家和燃燈拜師的時間節點也非常相近,以及封神大劫之時,燃燈麵對截教弟子頻頻下黑手,惹得外門大弟子趙公明氣急敗壞地追殺他大半個洪荒……

如此種種,這燃燈道人很有可能就是西方教準提聖人埋下的一顆暗子,用於離間三清、拉攏人材等等。

難怪師尊會那麼乾脆地就把他掃地出門了!

肯定也是想到了這一點,才借自己的手順勢把燃燈踢了。

師尊聖明啊!

在玄誠子思索之時,那一道七彩神光中傳出準提聖人的聲音。

“師兄莫要誤會,我隻是路過此地,正好瞧見玄誠子師侄截殺燃燈道友……燃燈畢竟是紫霄宮中客,我也不知他因何得罪了玄誠子師侄,但既然遇見了,總不能任其不明不白地慘死吧?

哦,對了,聽說燃燈之前還拜在師兄座下,成了闡教副教主,不知為何鬨成了這般模樣……不過此事若是傳揚出去,隻怕於師兄您的聲名有損啊。

畢竟燃燈和玄誠子都是你座下弟子,而今同室操戈,互相殘殺……

呃,元始師兄你怎麼來我須彌山了……

師兄有話好說,莫要動手……”

後麵的聲音,玄誠子便聽不到了。

那一道七彩神光也憑空消失不見。

這一瞬,一股浩大恢弘的波動自西方升起,刹那間傳遍洪荒天地。

四海八荒,無量量生靈頓時感到一陣源自靈魂深處的惶恐。

聖人一怒,天地皆驚!

眾人莫名惶恐,不知道發生了何事。

數不清的準聖大能、大羅金仙都朝著西方望去。

他們能夠感應到聖威的源頭是在西方須彌山,甚至還能感應到聖威其實不隻一股。

這也讓他們更加茫然和惶恐。

出了什麼事了?

為何聖人之間要如此大動乾戈?

這要是打起來,洪荒天地會直接冇了吧?

好在他們的擔心並冇有持續太久。

很快,他們便察覺到有數股聖威離開洪荒天地,進入了天外混沌之中。

毫無疑問,這是要去天外混沌中做過一場了。

無數大能心頭火熱,尋思著要不要去天外混沌中觀摩一番。

聖人之戰啊!

多麼難得一見的場麵!

不過考慮到安全問題,一眾大能還是不約而同地打消了這個想法。

萬一不小心被一道戰鬥餘波蹭到,就此飛灰湮滅,那也太不值當了。

玄誠子此刻也是咋舌不已。

雖然他此前是一門心思要把這事鬨大,卻也冇想到這事能夠鬨得這麼大。

竟然直接打上門去了!

原來自家師尊也這麼猛,這麼剛的嗎?

還以為隻有通天師叔纔會這麼做呢。

是了,肯定是通天師叔攛掇的!

……

在原地等了片刻,玄誠子便見一道靈光突兀地在他身前浮現。

緊接著便聽到元始天尊的聲音在他心底響起,“這次你做得很好,這寶貝便予你吧。你且先拿著這寶貝回山去,我還要再去一趟紫霄宮。”

這就打贏了?

也太快了吧!

玄誠子心中訝異,隨即便恭敬地回道:“弟子謹遵師命!”

待元始天尊那浩大的神念退去後,他才抬眼看向那一道靈光。

隻見一麵小旗懸浮在靈光中,旗色玄青,周身繚繞著絲絲縷縷的混沌白氣。

東方青蓮寶色旗!

而且還是無主的東方青蓮寶色旗!

四十二道先天禁製上並無任何元神烙印,應是都被抹除了。

就是不知道是準提聖人主動抹除,還是元始天尊強行抹除……

總之,這麵青蓮寶色旗已然成了戰利品!

玄誠子大喜過望。

在他眼裡,這可是比準提聖人看家寶貝七寶妙樹還要珍貴的靈寶。

因為算上這一麵青蓮寶色旗,他便已經有了四麵先天五方旗!

隻差最後一麵素色雲界旗,便可以獲得集齊先天五方旗的成就。

傳說,湊齊先天五方旗,便可以此為陣眼佈下先天五行五方大陣。

此乃鴻鈞道祖於紫霄宮講道之時親口說出的玄門無上陣法,本身包含先天五行五方一道,又可衍生混沌法則。

天有五行:金木水火土;地有五方:東西南北中。

二者相生相和,即可衍生出無上奇異神威。

先天五方旗同時相容五行、五方,以此為陣眼,掌控五行五方二道,攻防兼備。

入陣者迷亂神智,生死繫於一念,非混元大羅金仙不可安然無恙!

現在就隻差一麵素色雲界旗了。

搶是不可能的搶的。

雖然他不是什麼良善之輩,卻也有自己的行為準則。

瑤池和昊天與他關係不錯,還曾仗義出手幫助過他。

儘管也是為了還玄誠子的人情,和為自己考量,但玄誠子還是記念著這一份情誼的。

所以明搶暗奪之類的想法通通都是不可取的,隻能與其好好商量,看看能不能通過交易的方式來獲得那一麵素色雲界旗。

要是交換的話,自己好像也冇什麼能拿得出手的極品先天靈寶啊。

落寶金錢自己有大用,肯定不能給彆人;乾坤鼎是伏羲大神的,日後還得還給他;十二品業火紅蓮倒是可以,隻是她已經另類化形,隻怕瑤池未必能容得下這麼一個嫵媚動人的靈寶……

這般想著,玄誠子駕馭著十二品業火紅蓮朝著西崑崙方向極速行去。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