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對清淨平等的世界是不可能存在的!”

金靈冷冷地道:“便如同這座幽穀中冇有兩片葉子是相同的!隻要存在差異,便不可能絕對平等!而不平等的世界,又如何能談得上清淨?”

“不錯。”

赤精子頷首笑道:“照這麼說的話,所謂極樂淨土不過隻是一個虛假的謊言。”

藥師、大勢至等人臉色微微一變,顯然“謊言”這個字眼讓他們很不舒服。

多寶眉頭皺了皺,望向藥師道:“赤精子師弟說話向來直來直去,若有得罪之處,還請諸位不要見怪。”

聽到這話,赤精子不悅地瞥了他一眼,想要說些什麼卻被廣成子輕輕拉住了衣角。

同時,廣成子的聲音在他心底響起,“莫要在外人麵前起爭執,讓他們看了笑話。”

赤精子微哼一聲,神情陰鬱地點了點頭,忍不住傳音道:“這廝居然教訓我,還稱我為師弟!我看他就是趁著大師兄不在,想要表現自己!”

廣成子微微頷首,傳音道:“心中有數便是。有外人在,咱們總不好和他起爭執。”

且不提這對師兄弟間的竊竊私語,此時藥師、大勢至等西方弟子全都肅容而立,不再前行。

“看來諸位師兄對吾師所開辟的極樂淨土多有誤解,不如咱們就在此處論道一番,也好讓諸位師兄對我西方的神通妙法有所瞭解,諸位師兄覺得如何?”

這是在挑戰嗎?

聽到藥師的話,多寶心中本能地冒出這樣的想法。

“如此也好,如今師尊和諸位師伯、師叔們也在論道,咱們自當效仿。”

說著,多寶作了個請的手勢,淡淡地道:“諸位師弟,請坐。”

話音剛落,眾人便發覺自己的身後不知何時多出了一個蒲團,而他們竟是毫無感覺。

隻這一手,藥師等人看向多寶的目光便多出了一絲凝重之色。

眾人盤坐於蒲團之上,分左右兩邊,恰好一邊都是五人。

藥師率先開口道:“適才金靈師姐和赤精子師兄對我西方極樂淨土頗有誤解,便讓吾來為諸位師兄、師姐開釋一二,不知諸位覺得可否?”

多寶微微頷首,“善。”

金靈、無當默不作聲。

廣成子、赤精子二人一副無所謂的模樣。

藥師微微一笑,接著道:“吾之所以說極樂淨土冇有貪癡嗔三毒,是因為登臨極樂淨土的生靈,思衣得衣,思食得食,一切自然俱足,自然也就無貪;而能夠登臨極樂淨土的生靈皆為善人,互相愛護,因此也無嗔;極樂淨土內的眾生,日夜聞聽吾師妙法,心開意解,是以無癡。

故,吾言極樂淨土冇有貪癡嗔三毒。

此外,極樂淨土廣大無邊,無量遼闊,冇有四季、寒暑、陰雨的變化,永遠是那麼涼爽舒適,令人心曠神怡。

登臨極樂淨土的生靈皆為眾生相,無有愛慾情事,無有冤仇憤恨,故極樂淨土才能成為一個絕對清淨平等的世界,億萬生靈俱都六根清淨。”

說完,藥師微笑著望向多寶等人,眼中稍顯得色。

下一瞬,卻聽赤精子輕笑道:“既然極樂淨土這麼好,你們為何不呆在裡麵?”

藥師微笑道:“尚未度儘這塵世之中的芸芸眾生,我等豈能獨享極樂?”

“度儘眾生?”

赤精子揶揄地笑了笑,“任你極樂淨土千般好,但口說無憑,既然你要度儘眾生,那我也算眾生之一,你倒不如把我度入極樂淨土,讓我瞧瞧是否真如你所說那般美好!”

藥師微笑搖頭,“我西方講究緣法。有緣,方可度;無緣,莫強求。”

“這麼說,我與極樂淨土無緣?”

赤精子笑了笑,伸手一招,遠處水潭中一條何羅魚淩空飛來,落入他的手中。

“那這條魚你能否度之?”

藥師瞥了眼他手中的何羅魚,麵上微微一笑,“倘若我說能度,師兄隨手間便可將其化作塵埃……那我還是認輸吧,我度不了這條魚。”

赤精子麵色一變,寒聲道:“師弟是在譏諷我冇有度量嗎?”

藥師連忙道:“師兄勿怪,我並冇有這個意思。”

多寶微微皺眉,不悅地望向赤精子,“師弟此舉有失待客之儀!”

赤精子撇撇嘴,微哼了一聲,卻也冇有再多說什麼。

這時,彌勒微笑道:“適才赤精子師兄出了個問題,那我也出個問題,請師兄賜教。”

說著,他伸手一引,遠處樹葉上落下來的一滴露珠被他牽引而來,懸在手掌上空。

他托著露珠,目光望向赤精子,“這樣一滴露珠,怎樣才能讓它永不乾涸?”

“簡單。”

赤精子隨口答道:“隻要用法力形成屏障,將露珠包裹起來,避免它與陽光、土壤接觸,它自然不會乾涸。”

彌勒搖了搖頭,微笑道:“此舉或者保住它一時,但師兄總不能為了一滴露珠時刻浪費法力吧?”

赤精子皺了皺眉,“那你說怎麼辦?”

“簡單。”

彌勒學著他的話輕笑道:“隻要把它放入江河湖海之中,它自然就不會乾涸。”

“你這是詭辯!”

赤精子霍然起身,冷冷地盯著他,“兩位師叔教給你們的就是這些嗎?”

彌勒也站起身來,淡淡地道:“論道而已,師兄何必動怒?”

隨著兩人起身,場間氣氛瞬間變得劍拔弩張起來。

……

八景宮內,聽完女媧對於大道的領悟,準提忍不住讚歎道:“師姐果真尋到了自己的道,走在了我們的前麵,看來是要先一步成聖了。”

通天微微頷首,“師妹這造化之道已近乎圓滿,應是師尊之後第一人了。”

元始眼中閃過一抹隱晦的焦躁,“師妹已經尋到了自己的道,想必距離成聖已不遠了吧?”

女媧搖了搖頭,“老師說過,明悟自己契合的大道之後,還需以此證道,可我至今尚未想到該如何證道。”

老子淡淡地道:“師妹莫急,師尊賜下鴻蒙紫氣予我等,言說我們可以藉此成聖,或許等你將造化大道參悟圓滿,證道之法便會自行顯現。”

女媧微微頷首,“說的也是,多謝大師兄提醒。”

“該道謝的是我。”

老子微笑道:“聽了師妹的造化之道,我也有所領悟。恰好前些日子煉了一爐大丹,便聊作謝禮,還請師妹與諸位師弟品鑒一番。”

未等女媧開口,準提便微笑道:“大師兄煉的丹,那自是不能錯過……”

他頓了頓,似是感應到了什麼,目光望向元始和通天,歉意地笑道:“兩位師兄勿怪,我那幾個劣徒不知進退,竟是惹惱了赤精子師侄,我這就將他們打發回去。”

元始麵無表情地微“哼”一聲,不怒自威。

“赤精子心境不足,與他人無關……師弟,有心了!”

通天也道:“後輩弟子間論道,理念不合也屬平常,隨他們去吧。倒是師弟這幾個弟子調教得不錯,真是有心了。”

“哪裡哪裡,他們和兩位師兄的弟子比起來還是差了許多。”

準提麵露微笑,顯然剛剛的“致歉”也隻是做做樣子。

聽到這話,元始眼中的怒意一閃而過。

剛纔弟子之間的論道,分明是赤精子駁無可駁,辯無可辯,最終失了平常心。

如果這是一場比試的話,赤精子已經輸了。

可這準提這般言語卻顯得好像他元始輸不起一樣!

不就是比徒弟嗎?